永久和平憲章/人類大同憲法

第一部分 永久和平憲章—準備條款1[臺灣]示範版〉

第一項關於主體思想要和平就要做和平準備,我們的永恆理念i

()國家永久和平的永恆義務:為人民立大業、為人類立大愛、為天地立大法、為萬國立大同

()人民」永久和平的永恆使命ii:創造生命最高價值iii、示範憲法基本標準iv,改進人類資源分配、促進世界永久和平。

第二項、關於【主權法源v】〜我們[臺灣]人民依據

()主權在民一切公權力都是為服務全國人民及全球人類而存有。人民是主權之享有者,也是國家權力之唯一來源。因此,國家主權、制憲權2、修憲權全部且無條件直接屬於納稅義務人全體(不能制憲不納稅),國家及其機關,公職人員皆不得剝奪干涉此項權利。

()立憲法源自然法、自然權利、國際絕對法vi、國際公法、《聯合國憲章》、《舊金山和約》、《美國[臺灣]關係法》、國家主權在民原理、以及人民制憲權,制定《永久和平憲章》vii(下稱:本憲)

第三項、關於【價值信仰】我們追求世界法, [臺灣],世界夢,堅持:

()「人權主義」承認人權是天賦,國家是為保障人權而存立;確世界人權標準、人權全球一體;堅持天下大同viii、人類一家。

()「憲法主義」保障世界人權標準必須制定世界憲法標準。堅持立憲承認人權是全球的內政問題、確認人權高於政權、主權3

()「國際法主義」確信地球興亡人人有責。堅持一個地球一套法制體系,直接拘束國家一切權力、直接保障人民一切權利4

()「世界法主義」確信在統治者和人民主權之外、在全人類之上,還有更高的天然規律、天理、正義與法律5。我們堅持萬法皆應符合「自然、正義、道德」及「自由、民主、人權」的要求

第四項、關於【願景使命】我們共同願景與使命ix

()「個人願景」以世界人權標準為核心,保障生命權、自由權、財產權、公民權、和平權、環境權、發展權、追求幸福權,創造生命最高價值,人人自我實現、家家安居樂業、代代長富久安。

()「國家願景」以「世界法、[臺灣]夢」為立國濟世的神聖使命。引領永久和平發展,示範普世憲法標準,拯救自由、解放專制,[臺灣]是〜永久和平的太陽、世界大同的首都。

()[亞洲]願景」以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普世價值連結[台海兩岸]共識;以和平發展6、天下大同7觀念創新和體制創新x、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連結[亞洲]共識,引領天下統一,萬世太平xi

()「全球願景」以示範「世界共同法,[臺灣]全球化xii;人類大未來,全球[臺灣]xiii」,呈給世界永恆的「憲法中的憲法、制度中的制度」,促進萬地皆聖地、萬國皆天堂的人類終極願景。

第五項關於目標方法為人民及人類立千秋大業是我們的總目標:

()「人類大自由xiv地球是我們的家園,人類是我們的家人;憲法是我們的化身,自由是我們的靈魂。(§1自由大同)

()「人類大民主xv我們立憲確認:全球完全民主的民族,都與[臺灣]人同族;全球完全自由的地方,都是[臺灣]人的家鄉。(§2)

()「人類大平等xvi我們立憲確認: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3:人權大同)

()「人類大法治xvii我們立憲確認:一個地球,一套法律,直接拘束國家一切權力、直接保障人民一切權利。(§4:法治大同)

第六項、關於法制體系】〜我們承認一個地球一套法制和平體系:

()「人人有益無害的全球競合立法」創造一個地球、一套法制體系。國家機關透過全球競合立法原則,建構一套人類可恆久運作的和平與發展的世界(多元共同)xviii(§5:立法大同)

()「人人有益無害的全球競合行政」創新全球治理、開創分權政體、解放人類最後50個專制政體的枷鎖,邁向世界永久和平與發展的終極佳境。(§6:行政大同)

()「人人有益無害的全球競合檢察」本憲以天地萬法歸一為「世界法」秩序規範的統一體,其「世界法」位階依序為:自然法/絕對法→國際法(立法型)→普世憲法→國際法(契約型)→法律→命令。參見附件表1世界法層級表】。(§7:檢察大同)

()「人人有益無害的全球競合司法」保證人民的努力不會白費,保障人權不會落後他國一天,凡有利於促進普世價值的萬國萬法萬制,皆構成本國憲法及法律的一部分xix(§8:司法大同)

第七項、關於【自我實現】人人-入境當國家主人,出境當全球天使:

()「自由的主人」要拚才會贏8,拚人人生而自由、拚[臺灣]是自由聖地、拚人人都是自由的天使 (§1:自由大同)

()「民主的主人」愛拚才會贏,拚自己當家作主、拚[臺灣]是民主聖地、拚人人都是民主的天使。(§2民主大同)

()「人權的主人」愛拚才會贏,拚人權全球一體、拚[臺灣]是人權聖地、拚人人都是人權的天使。(§3:人權大同)

()「法治的主人」愛拚才會贏,拚世界法治標準、拚[臺灣]是法治聖地、拚人人都是法治的天使。(§4:法治大同)

()「立法的主人」要拚才會有,拚國會議員每年局部改選,[臺灣]是全球競合立法的典範,你我等同終身的超級立委。(§5:立法)

()「行政的主人」要拚才會有,拚各部首長民選,[臺灣]是全球競合行政的終極典範,你我等同終身的超級行政首長。(§6:行政)

()「檢察的主人」要拚才會有,拚檢察首長民選,[臺灣]是全球競合檢察的終極典範xx,你我等同終身的大檢察官(§7:檢察)

()「司法的主人」要拚才會有,拚司法首長民選,[臺灣]是全球競合司法的終極典範,你我等同終身的大法官。(§8:司法)

第八項、關於【適用範圍】我們確認本憲適用下列範圍:

()本憲以[臺灣]為主體、世界為共同體,示範國家採行世界大同憲法的基本準則xxi,以及國際法與國內法的一般性原則。

()本憲為構成國家憲法xxii的主要成分,並致力促成未來的世界共同憲法標準,演進成為新的國際和平絕對法或強制法或世界法。

()本憲直接拘束國家一切權力xxiii、直接保障人民一切權利xxiv,即使原憲法不在,本憲也不失其效力。

()本憲一切規定都是國家機關之義務。其配套條款、組織法或施行法等皆應援引比照全球最佳法規依法定之。

()本憲追求萬國通用,因此不涉及國家的國號、國土、國旗及國家主權歸屬問題;現行憲法第一章及與本憲無牴觸者繼續有效。

()本憲的立憲立國基本原則xxv影響世界永久和平與發展的憲政秩序、或基本權利xxvi的實質內容不侵害,修正案亦不得成立xxvii

()本憲之前言及下列條款拘束一切立國、立憲、立法、行政、檢察、司法而為直接有效之憲法特別條款。

()以上準備條款與以下正式條款發生同等效力。

1憲法一切條文,其前提和規範端賴包含在這種制憲意志中的價值總決斷。

2美國政治學者夏普(Gene Sharp)指出:全民制憲以落實民主憲政的原則,是防止專制復辟和幫助民主憲政生根結果的一個重要方法。另臺灣學者隋杜卿指出:制憲是政治行為,屬於超實定法的範疇,不受既存憲法的規範。

3無論是憲法、政權、或主權,其核心目的與意義都是為「保障人權」。

4國際法主體應不限於國家,應積極改造為世界法world law或人類共同法common law of mankind,如美國傑賽普(Philip Caryl Jessup)的超國界法/跨國界法(transnational law)、英國詹克斯(W.Jenks)等主張積極削弱國家的主權,建立一個以個人為基礎的新的國際社會。

5法學上與自然法相對應的是意定法或實定法,即合意達成利益平衡而形成的法律,但意定法或實定法的制定也離不開自然法。二者分別相對應於「天賦人權」與「人賦人權」。自然法見英國《權利法案》美國《獨立宣言》。

6 2005年年底,中國政府發表《中國的和平發展道路》白皮書,明確指出和平發展道路是中國社會發展的國際戰略。

7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2年舉行的共產黨十八大上提出了“中國夢”這個藍圖,勾劃出「天下大同」的夢想。

8人民的權利,自古至今,都是人民自己拚來的,從來都不是統治者的恩賜

i意念、理念與觀念之間存在著關聯性。人類心中最先出現的是意念,而上升到理性高度的觀念才稱為「理念」。進一步來說,人類先有意念,正確的意念轉化成為觀念,觀念再經過理性的粹煉內化到思想當中成為理念。請你掌握自己前途理念,相信人類千年來智慧累積的「法治」「一智能除千年愚,一法能造萬年福」;請你不再相信政治權力者的「人治」,歷史一再證明,「今日的貧民奴隸,往往是明日的貪腐暴君」;也請你不再聽信「為專制政權的聲音譜曲」的大法學家、大學者專家、名嘴、名人恣意提出並順利推行。其實,為什麼歷史會讓獨裁進化,成為永無止境的惡性循環?一是我們過去的選擇、二是好人沉默的結果。請你參見《辭海》,頁1367

ii 地球興亡,國家治亂,人人有責。這世界不會被那些作惡多端的人毀滅,而是被冷血旁觀,選擇保持沉默的人所毀滅(愛因斯坦)

iii 憲法指涉的生命價值:「生命」:包括從(1)個體生命,進展到(2)國家生命,在進展到(3)地球生命。英國著名物理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多年來數度警告人類需要逃離地球發展太空殖民,否則將要滅亡,去年他曾說過人類最多只能在地球生存1000年,不過他最新警告已經將人類在地球的年限縮減到100年。請參考,霍金:我們只剩100年可以逃《自由時報》2017506。「價值」:包括(1)物質價值:經濟價值、維生價值;(2)精神價值:政治價值、宗教價值、遊憩價值、美學價值、科學價值;(3)倫理價值:道德價值、生態價值、生命價值。國家的目標,就是提升個人的幸福,增加生活品質,昇華生命價值,這個目標永遠不會變。維護人性尊嚴,促成自我實現,是所有國家機關的天職、是其存在的要素。

iv定義「憲法基本標準」:行憲保證人保證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四條普世價值不落後他國一天;保證立法-、行政、檢察、司法四條國家權力分別來自人民同意及全球競合原則。這八條不僅是天賦人權,更是永久和平不得變更的憲法基本標準,民間尊稱為「八天條」。

v 許多國際公約與自然法都能提供人民最佳的保護,如:自然法(The Natural Law)和自然權利(The Natural Rights)、《聯合國憲章》(The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舊金山和約》(The Treaty of Peace with Japan)、《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The Mutual Defense Treat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he Republic of China),以及取代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臺灣]關係法》(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vi 國際「絕對法」,另稱國際「強行法或強制法」,是指在國際社會中被公認必須絕對執行和嚴格遵守的法律,更是不得被任意拋棄、違反或更改的國際法規範。《維也納條約法公約》§53規定:「條約在締結時與一般國際法強制規律(絕對法)抵觸者無效」;§64又規定:「遇有新一般國際法強制規律(絕對法)產生時,任何現有條約之有與該項規律抵觸者即成為無效而終止」,足見其在國際法中的權威性。目前國際公認的絕對法包括「人民自決原則」、「禁止侵略原則」、「禁止滅族原則」、「不得因種族而為歧視原則」、「違反人道罪」、「禁止販奴與從事海盜行為」、「對自然資源之永久主權」、「禁止酷刑」以及「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蹤」等。請參考姜皇池《國際公法導論》,2013年,臺北:新學林。頁127-129;這些強制性法律將會保障你我與世界所有人類之人權。

vii 本憲對你我的權利保障有理論依據。「跨國憲法主義」為憲法與國際法學研究學者所主張,「國際法憲法化」與「憲法國際化」成為「跨國立憲主義」的重要內涵。《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與《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影響許多主權國家,許多國際組織與國家也重視國際法國內法化趨勢。參見張文貞〈NGO與跨國立憲主義的發展:以[臺灣]加入國際人權公約的實踐為例〉,《[臺灣]國際法季刊》,第九卷第三期,2012年,頁47-72

viii 習近平於 2014919日在印度演講時指出:「中華民族歷來愛好和平,珍視和平、珍愛和平、維護和平的決心是不可動搖的。中華民族主張的『天下大同』和印度人民追求的『世界一家』、中華民族推崇的『兼愛』和印度人民倡導的『不害』是相通的,我們都把『和』視作天下之大道,希望萬國安寧、和諧共處。」

ix 讓國家、人民、以及全人類的價值結合成一體來襯托個人價值。讓人民有權每年選擇最有願景與方法來收拾殘局的立法-行政-檢察-司法領導人。[臺灣]追求常態化國家十分困難,因為國際無感,誰理你我;[臺灣]創造超級國家則非常容易,因為世界迫切需要你我;東方世界需要[臺灣]自由民主的拯救西方世界需要[臺灣]拯救自由民主;世界需要[臺灣]修補、[臺灣]需要世界救贖

x觀念決定方向。中國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19491021日至1954927日期間中國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領導下的「國家政務的最高執行機關」)統計部門早在1950年代起,即不斷推進觀念創新、方法創新、手段創新、體制創新的觀念。

xi領導永續發展世界的兩極政治實體:一是由歐美領導的西方式民主、自由、和平與武力的「硬實力」;二是由[臺灣]或中國實踐《永久和平發展憲章》領導的東方式民主、自由、和平與法治的「軟實力」。

xii地球村全球化的巨輪始終繼續前進,輾過無感、無智、無勇的人們。面對地球村全球化,我們[臺灣]人民需要一部大政略、大戰略,能征服國際,實現「天下大同」目標的憲法(「憲政兵法」)

xiii 從現象到本質,看國家的前途:貢獻世界的強度,決定國家的高度。「打破對專制獨裁的支持,實現全球民主化,促進世界永久和平」是在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了。首先,[臺灣]必須創新政治來繁榮經濟;其次須進步到完全民主的國家行列;須有效促進全球民主化,特別是協助世界最大的專制極權民主化,如:中國、俄羅斯、北韓…等,只有[臺灣]最有能力、最具天命;面對世界最大的專制獨裁政體,我們[臺灣]人民不得不扛起西方需要拯救民主自由、東方需要自由民主拯救(袁紅冰教授名言)的十字架。[臺灣]的核心信條就是永久和平法的萬法天職條款(天條)─推動天條的人便是天使,實踐天條的地方必是天堂,為天下謀福祉的國度必得天佑。

xiv「大自由」是聯合國憲章前言的宗旨;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重申了:「人人享有言論和信仰自由並免於恐懼和匱乏自由」;法國大革命人權宣言:自由就是有權做一切無害於他人的任何事情;20世紀下半葉,以賽亞·伯林:人在意志上不受他人的強制,在行為上不受他人的干涉:在法律概念上則以「無罪推定原則」來保障人的自由權;自由的哲理:由「我」而起,因「我」而限,這就是自由的真諦!自由的種類:人身遷徙通信思想資訊宗教言論出版新聞集會結社組黨、安全、和平、環境、發展等。通俗說法:自由像空氣,少一點都會讓人窒息。

xv國家必須維持[臺灣]民主發展的水準與品質,進而引領地球村大民主主照民主和平論,所有自由民主制國家,不會或極少與另一個民主國家發生戰爭,故民主與和平兩者為正相關,只有民主才能讓我們保有永久和平與永續發展的生活。

xvi根據各國簽署的世界人權標準,人權問題是全球的內政,人人應受平等保障。憲法的基本義務就是保障人權不受國家侵害,並且不落後他國標準。

xvii依實證主義法學代表人物約瑟夫、拉茲(Joseph Raz)的說法,法治的基本原則概括為以下項:所有法律應該適用於未來的、公開的和明確的事件或案件;法律應相對穩定;特別法〈尤其是法律命令〉應受到公開的、穩定的、明確的、一般的規則所指引;應保證司法獨立而不獨裁;自然正義的原則必須遵守,特別是審判必須經由公開和公正的聽證程序,在沒有偏見的情況下做成,因此,正確適用法律和法律的指引行為的能力,顯然是不可或缺的;法院對於其他原則的實施應有審查權(違憲審查權),其中包括對下級的和議會立法,以及行政活動的審查;但這種審查本身的作用是很有限的,僅僅是在確保其符合法治而已;法院應該是很容易為人接近的;拖延不決、費用昂貴等都能使最開明的法律變為形同虛設的規定。不應容許預防犯罪的機構利用自由裁量權而歪曲法律。他同時指出,這八項基本原則是很不完全的,將它們列舉出來僅僅是為了說明法治的形式概念以及成效。這些原則歸根究底在於它們的基本思想,即法律應能提供有效指引,它們都直接關係到國家有關法治事務上的制度和方法。資料來源:龐正,〈法概念的多樣性與一致性〉,《浙江社會科學》,第1期,2008年,頁67-73

xviii請你參照日本田中耕太郎博士所著之《世界法理論》一書。該書係基於世界人類社會觀點,將現存之法律秩序體系加以分析綜合而成。根據田中博士的理論,所謂「法」者,其適用層面不應僅限於國家,而應該解讀為一種最普遍的概念,即由小社會而大社會,進而到國家而世界,為人類共同生活思想之共通産物。由於社會生活的底蘊在於追求實現正義,而國家又以實現正義為其本身之任務,與其他社會無異。此外,人類不能孤立存在,國家亦然,亦必相互依存。況且實現人類社會正義,又非一國之力所能逮,必也為各國之協力;世界法(含自然法)既能融合各國家各民族文化,故亦能調和國家主義、國際主義、民族主義、世界人類主義,使各國協力實現人類社會正義。

xix國際法之一般規則構成本國法律,你我可透過國際法獲得權利保障請參考《德國基本憲》§25:國際法之一般規則構成聯邦法律之一部分,該規則之效力在法律之上,並直接對聯邦領土內之居民直接發生權利與義務。

xx檢察權獨立的理由:檢察獨立是國家一切行政、立法、司法的及時防腐劑;例如:《馬里蘭州憲法》(Maryland Constitution)§5,檢察權獨立於行政權(§2)、立法權(§3)與司法權(§4)之外;§5.7規定全州各檢察官皆由民選產生;§5.10規定州檢察總長由民選產生;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人民法院和人民檢察院分別獨立;§123:「人民法院是國家的審判機關」;§124:「中華人民共和國設立最高人民法院、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和軍事法院等專門人民法院」;§128:「最高人民法院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負責;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對產生它的國家權力機關負責」。§129:「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檢察院是國家的法律監督機關」;§130:「中華人民共和國設立最高人民檢察院、地方各級人民檢察院和軍事檢察院等專門人民檢察院」。§133:「1.最高人民檢察院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負責2.地方各級人民檢察院對產生它的國家權力機關和上級人民檢察院負責。」請你參見黃千明主編,《世界憲法大全》,法愛公德會出版。

xxi憲法與人民每天生活相關,生活點點滴滴所需要的都與憲法有關。中國甚至在2014124日將全國法治宣傳日改為「國家憲法日」。請參見BBC中文網,2014123日〈中國周四迎來首個國家憲法日〉。中國都如此規定,[臺灣]更應該重視憲法,讓人民的日常生活都受到憲法保障。

xxii憲法:祂緣起於民,是天賦人民的活法;緣定於國,是天存國家的福音;條條聲訴人類的正當性感覺;事事指涉天理的正義性揭諦。祂與你同在,讓你免於生存恐懼;與天同在,替天樹立國家正義;與家同在,憲力永扶家安宅吉;與祖同在,法愛長佑子秀孫賢。

xxiii「權力主體」的定義,指權力行為運作時的發出者,也同時是支配力量的擁有者。與此相對的概念「權力客體」,指權力的接受者,也就是上述支配力量的作用對象。當代公認「國際法的主體」包括:每一個人、國際組織、國家、爭取獨立民族;所謂「客體」包括:國家、公權機關、公職人員、執政黨

xxiv本憲直接保障[臺灣]人民與你我一切權利。包括:直接保障人人生存免於恐懼、生活免於匱乏;直接保障人人思想自由、促成自我實現;直接保障人人與真理生活在一起、實踐生活真諦;直接保障人人安居樂業、代代長富久安。

xxv所謂「立國原則」,是指國家在世界中賴以存立的基本原則,不得修改、變更。本憲前言,包括普世的價值信仰、願景目標等國家與世界的整個輪廓與樣貌,以及上篇地球村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基本價值,本憲下篇國家立法-行政-檢察司法等基本分權組織即為不變的立國原則。

xxvi「對一切的權利和義務」而言,依國際法傳統觀念,只有受損害國家才有權直接向違反國際法侵害其權利的國家要求賠償,但晚近國際法的發展則認為,如果加害國從事侵略行為或侵害人的基本權利,例如施行奴隸制度和種族歧視等,即被認為是侵害到全體國際社會,而非單一國家的利益。在這種情形下,世界上每一個國家,而不是只有直接受害的單一國家,都可以對加害國提起訴訟要求賠償。例如國際法院在「東帝汶案」(The East Timor Case) 中指出,人民的自決權利具有「對一切的權利和義務」的特質,因此所有國家依此公約所負的義務,不受國界的限制。請參考丘宏達,《現代國際法》,頁70

xxvii請你參見《德國基本憲》§79.3:「本基本憲之修正案凡影響聯邦之體制、各邦共同參與立法或§1§20之基本原則者,不得成立。」因此為保障你我的權利,本憲基本原則與基本權利的規範不得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