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貝多憲法
The Constitution of Barbados
2007年 修正

巴貝多憲法
第1條 憲法至上
1.本憲法是巴貝多的最高法。根據本憲法的規定,如果任何其他法律與本憲法相衝突,本憲法優先適用,其他法律應在相衝突的範圍內無效。
第2條 於1966年11月30日成為公民的人
1.出生於巴貝多,且在1966年11月29日具有聯合王國與殖民地公民身分者,均於1966年11月30日成為巴貝多公民。
2.出生於巴貝多境外,且在1966年11月29日具有聯合王國與殖民地公民身分者,如果依本條第1.的規定,其父親成為或若非死亡本可成為巴貝多公民的,則其於1966年11月30日成為巴貝多公民。
3.在1966年11月29日具有聯合王國與殖民地公民身分者,若是:
3.1.因在《1948年英國國籍法》生效前已在巴貝多被歸化為英國國民,從而依據該法而取得聯合王國與殖民地公民身分;或
3.2. 根據該法在巴貝多被歸化或登記而取得聯合王國與殖民地公民身分,於1966年11月30日成為巴貝多公民。
第3條 有權登記為公民的人
1.任何於1966年11月29日嫁給或已經嫁給下列人員的婦女:
1.1.根據本法第2條成為巴貝多公民;或
1.2.已於1966年11月30日之前死亡,若非死亡,其本可根據本法第2條的規定成為巴貝多公民,在提出申請後,並且,如果其為受英國保護的人或外國人,在作效忠宣誓後,有權登記為巴貝多公民。
2.任何屬於大英國協公民(因其為巴貝多公民而取得大英國協公民身分的除外)且具有以下情形者:
2.1.在1966年11月30日之前的任何時間已在巴貝多經常居住連續達七年或七年以上;和
2.2.由於在巴貝多居住期間,而使得其在該日期之前在巴貝多以外經常居住的時間連續不滿七年或七年以上,在提出申請後,有權被登記為巴貝多公民。
3.任何於1966年11月29日嫁給或已嫁給在此後根據本條2.登記成為巴貝多公民的人的婦女,在提出申請後,並且,如果其為受英國保護的人或外國人,在作效忠宣誓後,有權登記為巴貝多公民。
4.根據本條規定提出的任何登記申請應以有關該申請的規定的方式做出;但是,未滿十八歲者和未婚婦女不可以提出此種申請,而應由其父母或監護人代表其提出。
5.根據本條規定被登記為巴貝多公民的權利應受出於國家安全或公共政策之考慮而規定的例外和資格的限制。
第3-1條 有權登記為公民的其他人
1.符合以下情形者亦有權在提出申請後被登記為巴貝多公民,即:
1.1.在提出申請前,已在巴貝多經常居住滿十年(或規定的更長時期)者;
1.2.在提出申請前,已與巴貝多公民結婚且已與該公民共同居住達到規定期間者。
2.因與巴貝多公民結婚而根據本條第1.2.之規定享有被登記為巴貝多公民的權利者,如果其配偶在該項規定的期間屆滿前死亡,其不喪失該權利。
3.根據本條第1.2.已被登記為巴貝多公民者,若其離婚或其婚姻被有管轄權的法院宣布布無效,並不影響其巴貝多公民資格。
4.根據本條規定被登記為巴貝多公民的權利應受出於國家安全或公共政策之考慮而規定的例外和資格的限制。
5.未滿十八歲者和未婚婦女不可依本條規定提出登記申請;應由其父母或監護人為其提出申請。
6.依本條規定提出的登記申請應以規定的方式提出。
7.在依本條的規定而向某人頒發巴貝多公民資格證書或其他官方標誌前,其必須在以治安法官身分工作的移民部的官員面前作效忠宣誓。
第4條 1966年11月29日後出生在巴貝多的人
1.於1966年11月29日之後出生在巴貝多的人,從出生之日起即成為巴貝多公民。
但是,如果在其出生時具有以下情形,則不可依本條之規定而成為巴貝多公民:
1.1.其父親作為巴貝多政府所承認的另一主權國家派駐的外交使節而享有免於訴訟和法律程序的豁免權,且其父母均非巴貝多公民;或
1.2.其父親為敵國公民,且其在當時的敵占區出生。
第4-1條 巴貝多外交官等的特別規定
1.於1966年11月29日之後出生在巴貝多境外的人,如果其父或母為巴貝多公民,且在其出生時為巴貝多派駐國外的外交官員或領事,則依第4條的規定,其自出生之日起被視為巴貝多公民。
第5條 1966年11月29日後在巴貝多境外出生的人
1.於1966年11月29日之後出生於巴貝多境外的人,如果在其出生時其父親非根據本條或第2條第2.而成為巴貝多公民的,則其自出生之日起成為巴貝多公民。
2.基於第1.之規定,且在不違背或以任何方式影響該款規定之效力的情況下,於1966年11月29日之後出生於巴貝多境外的人,如果在其出生時其父母中至少有一人是在巴貝多出生的巴貝多公民,則其自出生之日起成為巴貝多公民。
第6條 與巴貝多公民結婚
1.於1966年11月29日之後嫁給是或成為巴貝多公民的任何婦女,在按照規定的方式提出申請後,並且,如果其為受英國保護的人或外國人,在作效忠宣誓後,有權登記成為巴貝多公民。
2.根據本條規定登記成為巴貝多公民的權利應受出於國家安全或公共政策之考慮而規定的例外和資格的限制。
第7條 公民身分的放棄
1.任何年滿十八歲的巴貝多公民,且:
1.1.同時為任何其他國家的公民或國民;或
1.2.打算成為任何其他國家的公民或國民,有權以規定的方式做出聲明並予以登記,放棄自己的巴貝多公民身分。
2.第1.之規定於下列情形不適用之:
2.1.如果在其登記放棄公民身分的聲明之日,尚不是任何其他國家的公民或國民,且自登記之日起六個月內未成為任何其他國家的公民或國民,則儘管其已做出了放棄公民身分的聲明並予以登記,其仍是並被視為一直是巴貝多公民。
2.2.任何人在巴貝多進行任何戰爭期間宣布放棄其巴貝多公民身分的權利,應受出於國家安全或公共政策之考慮而規定的例外或資格的限制。
第8條 聯邦公民
1.每一個根據本憲法或任何議會法律而具有巴貝多公民身分的人,或根據本條規定所適用的任一國家當時有效的任一法律而具有該國公民身分的人,依其公民身分而具有聯邦公民的地位。
2.根據《1948年英國國籍法》為英國國民但不具有英國公民資格者,根據該法第2條之規定持續為英國國民,或根據《1965年英國國籍法》為英國國民的,依該國民地位,而具有聯邦公民的地位。
3.本條適用於有關聯邦成員資格的議會法律中規定或確定為聯邦成員國的國家。
第9條 議會的權力
1.議會可以:
1.1.就未能根據本章規定成為巴貝多公民者如何取得巴貝多公民資格做出規定;
1.2.就依據本法第2條第1.或第2.或第4條、第5條規定以外的原因剝奪巴貝多公民的公民資格做出規定。
第10條 解釋
1.在本章中,
1.1.「外國人」係指除聯邦公民、受英國保護的人或愛爾蘭共和國公民以外的人;
1.2.「受英國保護的人」係指《1948年英國國籍法》規定的受英國保護的人;
1.3.「規定的」係指由任何議會立法所規定的或依據議會法律的規定。
2.本章中所稱某人的父親,對於在1966年11月30日之前的非婚生者來說,應解釋為指該人的母親。
3.為適用本章之目的,在境外出生於某一登記的船舶或航空器上或在境外出生於屬於任一國家政府但未登記的船舶或航空器上者,視為出生於該船舶或航空器的登記地或(視具體情況)該船舶或航空器的所屬國。
4.本章中所稱在某人出生時其父親的國民地位,對於在其父親死後才出生的人,應理解為指其父親死亡時的國民地位;如果其父親於1966年11月30日之前死亡,而其於1966年11月29日之後出生,則其父親若於1966年11月30日死亡所應具有的國民地位應被視為其父親實際死亡時的國民地位。
第11條 個人的基本權利和自由
1.鑒於巴貝多的每一個人均享有個人的基本權利和自由,即,無論其種族、出生地、政治觀點、膚色、信仰或性別為何,只要尊重其他人的權利、自由和公共利益,其即享有下列每一項權利:
1.1.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的權利;
1.2.保護家庭隱私和其他財產的權利,且在未予補償的情況下不被剝奪財產;
1.3.受法律保護的權利;和
1.4.良心自由、表達自由、結社和集會自由。
2.本章下文的規定旨在保護這些權利和自由,但下文的這些規定中也包含對此種保護的限制,這些限制的目的在於確保任何個人享有上述權利和自由時不得損害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以及公共利益。
第12條 生命權的保護
1.除根據巴貝多法律被定罪而執行法院的死刑判決的情況外,任何人不得被故意剝奪生命。
2.如果一個人的死亡是由於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和情形下基於下列正當理由而使用暴力造成的,則對該人生命的剝奪不應視為違反了本條的規定:
2.1.為保護任何人免受暴力或為保護財產;
2.2.為執行合法的逮捕或阻止被合法拘留的人逃逸;
2.3.為鎮壓騷亂、暴動或兵變;或
2.4.為合法地阻止該人實施犯罪行為。
第13條 人身自由權的保護
1.除非在下列情形下獲得法律許可外,任何人不得被剝奪人身自由:
1.1.因不適於對刑事指控做出答辯,或在已被定罪的情況下正在執行巴貝多法院或其他國家法院的判決或命令;
1.2.為執行高等法院或上訴法院或議會規定的其他法院的命令,以懲罰其藐視任一前述法院或其他法院或法庭的行為;
1.3.為執行法院所作的命令,以確保其履行法律賦予他的義務;
1.4.為將其帶至法院以執行法院的命令;
1.5.根據巴貝多法律,有合理的理由懷疑其已實施或將要實施某種犯罪;
1.6.對未滿二十一歲的人,根據法院命令或經其父母或監護人同意,為其教育或福利;
1.7.為防止傳染性疾病的傳播;
1.8.對於精神失常或有合理的理由懷疑其精神失常、吸毒成癮、酗酒者、流浪者,為了對其加以照顧、治療或保護社會;
1.9.為阻止其非法進入巴貝多,或為執行將其驅逐出境、引渡,或其他合法的將其逐出巴貝多的行為,或在其作為罪犯而被從一國引渡,或驅逐至另一國的過程中,途經巴貝多時為了限制其人身之目的;或
1.10.為執行要求其留在巴貝多境內指定區域或禁止其停留在此種區域的合法命令所必要的範圍內,或者在具有正當根據的情況下對其提起訴訟程序,以做出任何此種命令或在該命令做出後予以適用,或者在具有正當根據的情況下將其限制在允許其逗留的巴貝多境內的任何地方,否則,由於任何此種命令的適用,其在該地方的出現將會是違法的。
2.任何人被逮捕或拘留後,應僅可能快地以其能夠理解的語言告知其被逮捕或拘留的理由,並允許其立即自行選擇聘請一位法律顧問以及與該法律顧問進行私下的交談,被聘請者須為具有在巴貝多執業資格的律師,聘請的費用由其自行承擔;若被逮捕或拘留者未滿十六歲,應為其提供合理的機會以與其父母或監護人溝通。
3.任何因以下原因而被逮捕或拘留者:
3.1.為將其帶至法院以執行法院的命令;或
3.2.有合理理由懷疑其已經實施或將要實施犯罪,
若未被釋放,應儘可能快地將其帶至法院;如果因懷疑其已經實施或將要實施犯罪而被逮捕或拘留者未在合理的時間內受到審判,則在不損害可能對其提起的任何進一步的訴訟的情況下,應將其無條件地或依合理的條件釋放,特別包括那些為確保其在此後進行庭審或庭審前的預備程序中能夠到庭所合理必要的條件。
4.任何被他人非法逮捕或拘留者應有權就此從該他人處獲得賠償。
5.在公共緊急狀態期間,為應對該緊急形勢而依據法律授權合理採取某些正當措施的情形下,該授權法律所規定的內容或依該法律授權所採取的措施,不應被認為與本條中前述規定不一致或違反了前述規定。
6.如果某人依據本條第5.中所稱之法律而被拘留,則以下規定應予適用:
6.1.在對其拘留開始後應儘可能快地,在任何情況下均不應超過五日,以其能夠理解的語言為其提供一份書面聲明,說明其被拘留的理由;
6.2.在拘留後十四日內,應在公報上發布布一份通告,說明其已被拘留,以及將其拘留所依據的具體法律規定;
6.3.其可隨時請求根據第6.4.的規定對其案件予以審查,但是,在其提出此種審查請求後的三個月內,不得再次提出同樣的請求;
6.4.如果其根據第6.3.提出審查請求,則應在請求提出後的一個月內,由一個依法成立的、獨立且公正的法庭對其案件予以審查,法庭由首席大法官從巴貝多的執業律師中任命的人主持;和
6.5.應為其提供合理的便利,以便其向自己選擇的法律顧問進行諮詢和陳述案情,聘請法律顧問的費用由其自行承擔,被聘請者應為具有前文所述執業資格的律師。應允許其與法律顧問向被指定審查其案件的法庭提供書面或/和口頭陳述。
7.法庭在根據本條第6.對被拘留者的案件進行審查後,可以向做出拘留命令的機構提供有關繼續拘留的必要性或適當性的建議。但是,除非法律另有規定,該機構並無據此建議而行為的義務。
8.當任何人依據本條第5.中所指之法律而被拘留時,在拘留開始後三十日內,首相或首相授權的大臣應向議會兩院提交報告,說明前述被拘留者的人數以及做出拘留命令的機構未按照依據本條第6.之規定而任命的法庭建議來行為的案件數量。再次向兩院作此種報告的,應在前一次報告後的三十日內提出。
在計算本項中所規定的任何三十日的期限時,議會休會或解散的期間不應計算在內。
第14條 保護免受奴役和強迫勞動
1.不得將任何人作為奴隸或進行奴役。
2.不得強迫任何人進行勞動。
3.就本條而言,「強迫勞動」 一詞不包括:
3.1.法院判決或命令要求從事的勞動;
3.2.要求被合法拘留者從事的勞動,雖然該勞動不是法院判決或命令所要求的,但是,是為衛生起見或為維護拘留場所所合理必需的;
3.3.紀律部隊成員為履行其義務所需從事的勞動,或者對於因道義或宗教原因而拒絕在海軍、陸軍、空軍部隊中服役的人,法律要求從事的以代替服役的勞動;或
3.4.在巴貝多處於戰爭或發生颶風、地震、火災或其他類似的威脅生命或社會安康的災難時,在具有合理的正當根據的範圍內,在前述戰爭或災難期間所存在或造成的形勢下,為應對該形勢而要求從事的勞動。
第15條 保護免受非人道的待遇
1.對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非人道的、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懲罰。
2.在1966年11月30日前,在巴貝多依法施以之任何懲罰或者所施以的任何合法的待遇,不應被認為與本條之規定不一致或違反了本條之規定。
3.以下情形不應被認為與本條之規定不一致或與本條之規定相牴觸:
3.1.處死刑判決或執行這一判決;
3.2.對根據巴貝多法律被定罪者所處死刑判決在執行上的延遲;
3.3.在2002年9月5日之前,對於已在監獄中關押的或以其他方式被合法拘留的人,在等候執行對該人處的死刑判決期間,根據:
3.3.1.當時生效的《監獄法》規定的;或
3.3.2.以其他方式在巴貝多施行的,
與此種在獄中或被拘留的人有關的條件,對其施加的控制。
第16條 保護免受剝奪財產
1.任何類型的財產均不應被強制占有,且對任何類型財產上之利益或權利亦不得強制取得,但是基於成文法的授權除外,且適用於此種取得或占有的規定源於符合以下情形的成文法:
1.1.規定了對此種強制取得或占有應給予補償的原則與補償的方式;和
1.2.規定提出此種補償請求的任何人有權直接或透過上訴的方式請求高等法院確認其對於財產的利益或權利以及補償的數額。
2.在以下情形下或範圍內,法律所規定的內容或依照法律授權採取的措施不應被認為與本條之規定不一致或相牴觸:
2.1.該法律規定占有或取得財產是:
2.1.1.為徵繳任何稅收、關稅、費用或其他稅款;
2.1.2.對違法者施以懲罰或因其違法而沒收其財產;
2.1.3.伴隨某一租約、租賃、抵押、擔保、賣契、質押、契約、授予或許可而附帶發生的;
2.1.4.為執行法院在確定民事權利或義務的訴訟程序中所作的判決或命令;
2.1.5.因財產處於危險狀態或對人類、動物或植物有害,因而有合理的必要這麼做;
2.1.6.由於有關訴訟時效的法律適用的結果;或
2.1.7.為進行檢查、調查、審判或詢問所必需,或為在土地上進行土壤保護、或其他自然資源的保護、或開展有關農業開發、或改善的工作所必需;或
2.2.該法律規定的占有或取得的對象是:
2.2.1.敵人的財產;
2.2.2.已死亡、精神失常或未滿二十一歲者的財產,為對該財產享有受益權的人的利益而管理該財產;
2.2.3.被判決無力償債的自然人或正在清算中的法人的財產,為了該無力償債的自然人或法人的債權人的利益以及為了對該財產享有受益權的其他人的利益而管理該財產;或
2.2.4.信託財產,根據創設信託的文件,或由法院或依法院命令將財產授予指定的受託人,以使信託生效。
3.在以下範圍內,法律規定的內容或依法律授權的行為不應被認為與本條之規定不一致或相牴觸:該法律規定的對於農產品或礦物的銷售、生產、種植或提取或為銷售而準備的或為此而生產的任何物品,或者為保護他人的利益或保護承租人、被許可人,或對此財產享有權利的其他人而合理地限制對財產的使用。
4.在以下範圍內,法律規定的內容或依法律授權的行為不應被認為與本條之規定不一致或相牴觸:該法律規定為公共利益而強制占有財產、或為公共利益而強制取得該財產上的利益或權利,該財產、利益或權利由依法為公共目的而設立的法人所擁有,該法人僅由議會或在前巴貝多殖民地所建立的任何立法機構的投資設立。
第17條 保護免受任意搜查和進入
1.除經本人同意外,對任何人的人身和財產不得進行搜查,不得進入他人房屋。
2.在法律規定的為以下情形而合理需要進行搜查或進入的範圍內,法律規定的內容或依法律授權的行為,不應被認為與本條之規定不一致或相牴觸:
2.1.為了國防、公共安全、公共秩序、公共道德、公共衛生、城鄉規劃、礦產資源的開發或利用、或以促進公共利益的方式對任何其他財產的開發或利用;
2.2.為保護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
2.3.為授權巴貝多政府、地方政府當局或為公共目的而直接依法設立的法人的官員或代理人進入任何人的房屋,以對該房屋或其上的任何物品進行檢查,以便徵繳任何稅、關稅、費用、地方稅或任何其他稅款,或開展與合法地存放於該房屋且屬於巴貝多政府、地方政府當局或法人的任何財產相關的工作;
2.4.為執行法院在任何訴訟程序中做出的判決或命令而允許依據法院命令進入任何房屋;或
2.5.為阻止或偵查犯罪而允許進入任何房屋。
第18條 確保獲得法律保護的規定
1.任何被指控犯有刑事罪行的人,除非指控被撤銷,應在合理的時間內,將案件提交依法設立的、獨立且公正的法庭進行公正的聽審。
2.每一個被指控犯有刑事罪行的人:
2.1.在其被證明有罪或作認罪答辯前,應被假定無罪;
2.2.應在儘可能快的時間內,以其能夠理解的語言詳細地告知其被指控罪行的性質;
2.3.應給予其足夠的時間和便利來辯護;
2.4.應允許其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或由其選擇的一位法律代表為其辯護;
2.5.應為其提供便利,以在法庭上親自或由其法律代表對控方傳喚到庭的證人進行詢問,並適用於控方傳喚的證人相同的條件,傳喚本方證人到庭並對其進行詢問以為其作證;和
2.6.如果其不能理解庭審中所使用的語言,應允許其免費獲得一名翻譯的幫助,並且,除經其同意外,不應在其缺席時進行審判,除非由於其自己的行為使得訴訟程序無法在其出席的情況下進行,且法院已裁定在其缺席的情況下進行審判。
3.當一個人因犯罪而受到審判時,被告或由其為此而授權的任何人,如果其要求並按照法律規定支付合理的費用,應在判決後的合理時間內為其提供一份由法庭製作的訴訟紀錄,以供被告使用。
4.任何人不應因在發生時並不構成犯罪的任何行為或疏忽而被認定有罪,對任何犯罪處的刑罰不應在程度或性質上超出在該犯罪發生時對該罪行可能處的最嚴厲的懲罰。
5.能夠表明其已因某一罪行而在有管轄權的法院受到審判並被定罪或被宣判無罪的人,不應因該罪行或在對該罪行的前次審判中可能會被認定的任何其他罪行而再次受審判,但是,在就該定罪或宣告無罪而提起的上訴程序中,依據上級法院的命令而再次進行審判的除外。
6.能夠表明其所犯的某一罪行已獲赦免者,不得因該罪行而受到審判。
7.因犯罪而受到審判者,不得強迫其在審判中提供證據。
8.確定公民權利和義務的存在與否或其範圍的任何法院或法律規定的其他裁判庭應依法設立,並應是獨立且公正的。若此種民權確認訴訟是由任何個人在此種法院或其他裁判庭提起的,應在合理的時間內對案件舉行公正的聽審。
9.每一法院的所有訴訟程序,以及在任何其他裁判庭進行的確定公民權利或義務的存在與否及其範圍的訴訟程序,包括對法院或其他裁判庭判決的宣布布,均應公開進行。但訴訟所有各方當事人均同意不公開的除外。
10.本條第9.的任何規定不應阻止法院或其他裁判庭在以下範圍內將訴訟當事人及其法律代表以外的人排除在訴訟程序之外:
10.1.法律允許法院或其他裁判庭這樣做,或者法院或其他裁判庭認為在下列情形下這樣做是必要和適宜的:公開審判將會損害司法公正;在進行中間程序;出於禮儀、公共道德、未滿十八歲者的利益或為保護訴訟程序中的相關人的隱私的需要;或
10.2.出於國防、公共安全或公共秩序的需要而由法律允許或要求這麼做。
11.法律規定的內容或依法律授權的行為:
11.1.在該法律賦予任何受到刑事指控者以證明特定事實之義務的範圍內,不應被看作與本條第2.之規定不一致或相牴觸;
11.2.在該法律規定若被告傳喚本方證人為其作證,而該證人的費用將由公共基金支付時必須符合的條件範圍內,不應被看作與本條第2.5.之規定不一致或相牴觸;或
11.3.該法律授權法院因刑事犯罪而審判紀律部隊的成員,而不管是否根據該紀律部隊的紀律法已對該成員進行了審判並予以定罪或宣告無罪,但是,對該成員進行審判並予以定罪的法院在對其量刑時,應考慮根據該紀律部隊的紀律法已經對其處的懲罰。在此範圍內,不應被看作與本條第5.之規定不一致或相牴觸。
12.本條第2.4.之規定不應被解釋為賦予一個人以公共費用獲得法律代理的權利。
第19條 良心自由的保護
1.除經本人同意之外,不得阻礙任何人享有良心自由。就本條而言,該良心自由包括思想、宗教自由,改變其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以禮拜、教導、練習和儀式的方式,單獨或與他人一起,公開或私下地表明和宣傳其宗教或信仰的自由。
2.每一個宗教團體應有權自費建立和維護學習場所,管理完全由其維護的任何學習場所。
3.不得阻止任何宗教團體以該團體提供的任何學習課程的方式為該團體的成員提供宗教教導,無論該團體是否收到用於全部或部分支付該學習課程費用的任何政府補助、撥款或其他形式的經濟資助。
4. 除經本人同意(或者,未滿二十一歲者經其監護人同意)外,在任何學習場所參加學習的人不應被要求接受宗教教育或參加任何宗教儀式,如果該教育或儀式與其本人信仰的宗教以外的其他宗教有關。
5.任何人不應被強迫作違背其宗教或信仰的宣誓,或以違背其宗教或信仰的形式作任何宣誓。
6.在法律做出如下規定的範圍內,該法律所規定的內容或依據該法律授權的行為不應被認為與本條之規定不一致或相牴觸:
6.1.該法之規定是為以下目的所合理需要的:
6.1.1.為了國防、公共安全、公共秩序、公共道德或公共衛生;或
6.1.2.為了保護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包括遵守和踐行任何宗教而不受任何其他宗教的成員未被請求之干涉的權利;或
6.2. 該法就有關學習場所所要求的標準或資格作了規定,包括在此種場所提供的任何教導(非宗教教導)。
7.本條中所指宗教應被解釋為宗教派別,同類的語詞也應作相同的解釋。
第20條 表達自由的保護
1. 除經本人同意外,不得妨礙任何人享有表達自由的權利。就本條而言,該自由包括持有意見而不受干涉的自由、不受干涉地接受思想和資訊的自由、不受干涉地傳達思想和資訊的自由,以及通信或其他通信手段不受干涉的自由。
2.在法律做出如下規定的範圍內,該法律所規定的內容或依該法律授權的行為不應被視為與本條之規定不一致或相違背:
2.1.該法之規定是為國防、公共安全、公共秩序、公共道德或公共衛生之利益所合理要求的;或
2.2.該法之規定是為保護其他人的權利、名譽和自由或訴訟程序中相關人的隱私,阻止披露秘密收到的資訊,維護法院的獨立和權威,規範電話、電信、郵政、無線電廣播、電視或其他通信手段的管理和技術操作,或規範公共展覽,或公共娛樂所合理要求的;或
2.3.該法之規定是對公職人員或紀律部隊的成員加以限制。
第21條 集會和結社自由的保護
1.除經本人同意外,不得妨礙任何人享有和平集會和結社的自由,即,與其他人自由集會和結社的自由,尤其是組成或加入政黨的自由,或者組成或加入工會或其他旨在保護其利益的社團的自由。
2.在法律做出如下規定的範圍內,該法律所規定的內容或依該法律授權的行為不應被視為與本條之規定不一致或相違背:
2.1.該法之規定是為國防、公共安全、公共秩序、公共道德或公共衛生的利益所合理要求的;或
2.2.該法之規定是為保護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合理要求的;或
2.3.該法之規定對公職人員或紀律部隊的成員加以限制。
第22條 遷徙自由的保護
1.任何人不應被剝奪遷徙自由,即,在整個巴貝多境內自由遷徙的權利,在巴貝多境內的任何地方居住的權利,進入巴貝多的權利,離開巴貝多的權利,以及免於被驅逐出巴貝多的權利。
2.由於合法的拘留而導致的對個人移動自由的限制不應被視為與本條之規定不一致或相違背。
3.在法律做出如下規定的範圍內,該法所規定的內容或依該法授權的行為不應被視為與本條之規定不一致或相違背:
3.1.該法對任何人在巴貝多境內的遷徙、居住或者任何人離開巴貝多的權利做出限制規定,而該限制是為國防、公共安全、公共秩序的利益所合理要求的;或
3.2.該法對一般人或某一階層的人在巴貝多內的遷徙、居住或者離開巴貝多的權利做出限制規定,而該限制是為國防、公共安全、公共秩序、公共道德或公共衛生的利益所合理要求的;
3.3.該法對非巴貝多公民在巴貝多境內的遷徙、居住或者對此種驅逐做出限制規定;
3.4.該法對巴貝多境內的土地或其他財產的取得或使用做出限制規定;
3.5.對於根據巴貝多法律已被認定有罪者,或為保證在此後就其所犯該罪進行審判,或進行審判前的預備程序,或在有關將其引渡或合法驅逐出巴貝多的程序中能夠到庭,該法規定可依法院命令對其在巴貝多境內的遷徙、居住或者離開巴貝多的權利加以限制;
3.6.該法對公職人員或紀律部隊的成員在巴貝多境內的遷徙、居住或者離開巴貝多的權利做出限制規定;
3.7.該法規定將具有以下情形者驅逐出巴貝多:
3.7.1.因犯罪而將在其他國家依該國法律接受審判或懲罰;
3.7.2.根據巴貝多法律被認定犯有某一罪行,為執行有關該罪的法院判決,其將在某一其他國家受到監禁;
3.7.3.為使得根據巴貝多法律所作的有關特定年齡以下犯罪人之待遇的法院命令生效,而將其在某一其他國家予以拘禁;或
3.7.4.根據巴貝多法律將具有精神缺陷或疾病者限制在醫院或其他場所,依法對其進行護理或治療;或
3.8.對任何人離開巴貝多的權利做出限制規定,而該限制是為確保實現法律賦予其的義務所合理要求的。
4.如果一個人的遷徙權因為第3.1.之規定而受到限制,則下列規定應予適用:
4.1.在對其限制開始後應儘可能快地,在任何情況下不超過五日,以其能夠理解的語言向其提供一份書面說明,告知其被限制的理由;
4.2.在對其限制開始後十四日內,應在公報上發布布一份通告,說明其的遷徙自由已受到限制,並具體說明對其加以限制所依據的法律規定;
4.3.其可隨時要求根據第4.4.之規定對其案件予以審查,但是,如果其已經提出審查請求,則在其提出該請求後的三個月內不得再次提出審查請求;
4.4.若其已依據第4.3.提出審查請求,則在請求提出後一個月內,應將案件提交一個依法設立的、獨立且公正的法庭進行審查,法庭由首席大法官從巴貝多的執業律師中任命一人主持;和
4.5.應為其提供合理的便利以向其自己選擇的法律顧問進行諮詢和陳述案情,聘請法律顧問的費用由其自行承擔,被聘請者應為具有巴貝多執業律師資格者,應允許其與其法律顧問向指定的審查其案件的法庭提供書面或/和口頭陳述。
5.法庭在根據本條第4.對遷徙自由受限制者的案件進行審查後,可以向做出限制命令的機構做出有關繼續限制之必要性或適宜性的建議,但是,除非法律另有規定,該機構不負有依此建議而行為的義務。
第23條 保護免受基於種族等的歧視
1.基於本條規定:
1.1.任何法律不應做出任何其本身或在效力上具有歧視性的規定;和
1.2.任何人不應被他人依據任何成文法、或在履行任何公共職務、或行使公共權力時,以歧視的方式對待。
2.在本條中,「歧視性的」意指對不同類型的人,完全或主要地因為其在種族、出身、政治意見、膚色、信條等方面的不同而給予不同的對待,由於這種對待,一種類型的人被認定無資格或受到限制,而另一種類型的人卻不會,或者一種類型的人被授予特權或利益,而另一種類型的人卻不會被授予。
3.本條第1.1.不適用於任何法律,如果該法律的規定:
3.1.是有關非巴貝多公民的;
3.2.是關於收養、婚姻、離婚、喪葬、死後財產轉移,或其他屬人法上的事務;
3.3.據該法律規定,本條第2.中所提及之某一類型的人可能被認定為無資格或受到限制,或可能被授予任何特權或利益,而考慮到其性質或與這些人或任何其他類型的人有關之特殊情況,這些無資格、限制、特權或利益的規定是具有合理正當性的;
3.4.是關於根據巴貝多簽署的國際協定,將依照法院或法庭在行使其刑事管轄權的過程中做出的命令而被拘禁在監獄、醫院或其他場所的人在巴貝多和其他國家間轉移;
3.5.是為授權在公共緊急狀態期間採取為應對該緊急狀態而具有合理正當根據的措施;或
3.6.是有關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徵繳稅收或收入的撥付。
4.如果某一法律規定被任命擔任公務部門的職位、紀律部隊的職位、地方政府機構的職位或依法為公共目的而設立的法人的職位者應具備的任職標準或資格(並非專門關於種族、出生地、政治意見、膚色或信條的標準或條件),則該規定不應被認為與本條第1.1.之規定不一致或相違背。
5.本條第1.2.之規定不適用於本條第3.、第4.中所指之法律規定明示或必然暗示許可的事項。
6.如果某一法律規定,對本條第2.中所提及之某一類型的人依據本憲法第17條、第19條、第20條、第21條或第22條所享有的自由和權利可予以限制,此種限制由第17條第2.、第19條第6.、第20條第2.、第21條第2.或第22條第3.所許可,則在此範圍內,該法之規定或依該法授權的行為不應被視為與本條之規定不一致或相違背。
7.本條第1.2.之規定不影響任何人根據本憲法或任何其他法律的規定在任何法院提起、進行或終止民事或刑事訴訟裁量權。
第24條 保護規定的執行
1.基於本條第6.的規定,如果任何入主張本憲法第12條至第23條之任何規定在其身上已經、正在或可能被違反(或者,對於被監禁的人,任何其他人主張這些規定在其身上被違反),則在不損害其就該同一事項可合法採取的任何其他措施的情況下,其(或該其他人)可以聲請高等法院給予救濟。
2.高等法院對下列事項享有初審管轄權:
2.1.審理並裁決任何人根據本條第1.提出的聲請;和
2.2.裁決依據本條第3.之規定提交給其的對任何人來說可能產生的任何問題;
高等法院還可在其認為合適的情況下為執行或確保執行本憲法第12條至第23條之規定而做出命令、簽發書狀和給予指示;
但是,如果高等法院確信某人根據其他法律能夠或者已經獲得了足夠的救濟,則其不應依據本項之規定行使權力。
3.如果在隸屬於高等法院的任何法院的訴訟程序中,產生了有關違反本憲法第12條至第23條之規定的問題,則主持該法院的人應將此問題提交高等法院,除非其認為該問題是毫無意義的或僅是無理纏訟。
4.如果已根據本條第3.將問題提交給高等法院,高等法院應做出裁決,產生該問題的法院應據此裁決處理該案。如果高等法院的裁決根據本憲法被上訴至上訴法院或加勒比法院,則產生該問題的法院應根據上訴法院或加勒比法院的裁決來處理該案。
5.除本條所授予的權力外,議會還可授予高等法院在其看來為必要或適當的額外權力,以使得最高法院能夠更為有效地行使本條授予其的管轄權。
6.議會可就以下程序做出規定:
6.1.高等法院行使本條授予其的管轄權和權力的程序;
6.2.高等法院和上訴法院處理有關將高等法院行使此種管轄權做出的裁決上訴至上訴法院的程序;和
6.3.上訴法院和加勒比法院處理有關將上訴法院行使此種管轄權做出的裁決上訴至加勒比法院的程序;
6.4.下屬法院依據本條第3.將問題提交高等法院的程序。
還包括有關提出聲請、提交問題或提起上訴應遵守的時間的規定;並且,在遵守這些規定的前提下,對前述事項也可由法院規則做出規定。
7.在本條中,「上訴法院」與其在第87條中的意思相同。
第25條 緊急時期
1.在本章中,「公共緊急狀態期間」係指處於以下情況的任何時期:
1.1.巴貝多在進行戰爭;或
1.2.總督發布布的宣布存在公共緊急狀態的聲明,在該聲明的有效期間;
1.3.議會每一院中全體成員三分之二以上投票通過一項決議,宣布巴貝多的民主制度受到顛覆的威脅,在該決議有效期間。
2.本條第1.中所稱之總督所作的聲明,除非在做出聲明時,總督確信公共緊急狀態的發生是基於以下事項,否則不應有效:
2.1.巴貝多與其他國家之間即將發生戰爭或發生了地震、颶風、洪水、火災、瘟疫爆發、傳染病爆發或其他災難,無論是否與前述類似;或
2.2.任何人,由於其性質以及廣泛的規模,很可能危及公共安全,或使得全社會或社會的很大一部分無法獲得生存必需品,該種人已經採取了措施或已受到該種人的直接威脅。
3.本條中所指總督所做的聲明,除已被撤銷外,應保持一個月有效或在眾議院全體成員半數以上同意通過的決議中確定的更長時間內有效,但最長不得超過六個月。
任何此種聲明可隨時以類似的方式通過決議將其有效期延長至不超過六個月的期限,同樣也可以隨時由眾議院全體成員半數以上同意通過的決議予以撤銷。
4.為第1.3.之目的,由議會一院通過的決議亦可隨時由該院全體成員半數以上同意通過的決議予以撤銷。
第26條 現行法的保留
1.任何成文法所規定的內容或依該法授權的行為不應被認為與本憲法第12條至第23條之規定不一致或相牴觸,如果該法:
1.1.於1966年11月30日之前通過或制定並且自該日起一直作為巴貝多法律之組成部分(在本條中稱為「現行法」);
1.2.未加改動的撤銷或重新制定了某一現行法;或
1.3.對某一現行法作了修改,且並未因此使得該法與第12條至第23條之任何規定不一致。
2.本條第1.3.中所指的對現行法的修改,包括廢除該法和以修改或用不同的條款來替代的方式對該法予以重新制定,以及直接修改該法;本條第1.中所稱之「成文法」,包括任何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在本項和第1.中所指的對現行法的廢除和重新制定亦對應地作此解釋。
第27條 解釋
1.在本章中:
1.1.「牴觸」,就任何要求而言,包括未能遵循該要求。
1.2.「法院」係指除依據紀律法設立的法院之外的、在巴貝多享有管轄權的法院,包括加勒比法院,和:
1.2.1.第12條,第13條,第14條,第18條的第2.、第3.、第5.、第8.、第9.、第10.,第22條和第23條第7.中,就違反紀律法的行為而言,包括依此種法律設立的法院;和
1.2.2.在本法第13條、第14條和第23條第7.中,就違反紀律法的行為而言,包括被授權對此種違法行為行使管轄權的任何人或機構。
紀律法指規範紀律部隊之紀律的法律。
1.3.「紀律部隊」係指:
1.3.1. 海軍、陸軍和空軍;
1.3.2.警察機關;
1.3.3.監獄管理機構;或
1.3.4.消防服務機構。
1.4.「法律代表」,就任何法院或其他裁判庭而言,指有權作為律師在此種法院或裁判庭執業的人。
1.5.「成員」,就紀律部隊而言,包括根據規範該部隊之紀律的法律規定受該紀律約束的任何人。
2.第12條、第13條、第17條、第22條所指之刑事犯罪應被解釋為包括違反紀律法的行為。第18條第2.至7.中所指之犯罪,對於在根據紀律法設立的法院進行的訴訟活動而言,應作同樣的解釋。
3.對於根據巴貝多之外的任何國家的法律徵募的紀律部隊的成員,並在巴貝多合法存在的任何人,該紀律部隊之紀律法所規定的內容或依該紀律法授權的行為不應被認為與第12條至第23條之任何規定不一致或相牴觸。
第28條 總督職位的設立
1.應設立巴貝多總督一職,任職者應由女王陛下任命,其任職期間由女王陛下而定,為女王陛下在巴貝多的代表。
第29條 代理總督
1.當總督的職位空缺,或該職位的就任者不在巴貝多或因為其他原因不能履行其職責時,總督的職責應由下列人員行使:
1.1.當時由女王陛下為此而指定的在巴貝多能夠履行總督職責的人;或
1.2.當在巴貝多沒有如此指定的,並能夠履行總督職責的人時,由首席大法官履行;或
1.3.在第1.2.所指之情況下,當大法官的職位出現空缺,或大法官的就任者不在巴貝多,或因為其他原因不能履行總督職責時,由參議院議長行使總督職責。
2.當存在根據第30條指定的總督代理人時,總督或根據本條第1.1.或第1.2.指定的任何人,不應被認為不在巴貝多或不能履行總督的職責。
第30條 總督代理人
1. 當總督:
1.1.需要離開巴貝多一段時間,且他有理由相信此次離開是短期的;或
1.2.正在患病,且他有理由相信這次患病持續時間較短,則他可以根據首相的建議,以加蓋公印的文書,指定在巴貝多的某人作為在其缺席或患病期間的代理人,以其名義代表其履行總督職務,授權代理人履行的職務可具體列舉在該加蓋公印的文書中。
2.總督的權力和權威不因根據本條對代理人的指定而受削減、更改或以任何方式受到影響。在行使可由總督自行裁量而為、經諮詢任何人或機構後而為的任何職能時,代理人應遵守總督給予其的任何指示,以類似的方式而為。
但是,代理人是否遵循了總督給予指示的問題,不受任何法院的調查。
3.根據本條規定被指定為代理人者應在指定其的文書規定的期間內就任,總督可以隨時根據首相的建議撤銷對他的指定。
第31條 總督的個人工作人員
1.議會可以規定組成總督個人工作人員的職位,支付給職員的薪金和津貼,以及其他基於總督職位而發生的相關費用。
2.本條第1.規定的任何薪金或其他費用從統一基金中提取和支付。
3.在遵守本條第4.規定的前提下,任命擔任本條第1.規定的總督個人工作人員之職務的權力,撤銷任命以及行使對擔任這一職務者的紀律管制的權力,在此授予總督基於自己的裁量權行使。
4.總督可自行決定將其從公共服務委員會提交的名單中挑選出的公職人員任命擔任本條第1.中規定的職位,但是:
4.1.依此任命的官員在作為總督的個人工作人員履行職務而非作為公職人員履行職務時,應適用本條第3.的規定;
4.2.依此任命的官員在持續作為總督的個人工作人員期間,不應再履行任何公共職位的職責;和
4.3.依此任命的官員,如果公共服務委員會如此推薦,可隨時由總督任命承擔或恢復承擔公職職能,為此,他應辭去作為總督個人工作人員的職位,但是,總督可自行決定在任命其承擔公職職能時不辭去作為其個人工作人員的職務。
5.本條第1.規定的所有作為總督個人工作人員的職位,在適用本憲法第八章時,應被視為公職。
第32條 總督職責的行使
1.總督在行使其職責時,應根據內閣或根據內閣的一般授權而行事的大臣的建議行為,但總督行使以下職責的除外:
1.1.明確規定(不論以何種用語表達的)由其根據內閣以外的任何人或機構的推薦或建議、或經此種人員或機構的同意、或經與此種人員或機構協商後履行的職責;和
1.2.明確規定(不論以何種用語表達的)由其基於自己的裁量而履行的職責。
2.第1.之規定不適用於本憲法下列條款賦予總督的職責,即:
2.1.第66條第2.(要求總督在一定情況下撤銷首相的任命);
2.2.第61條第2.的但書(要求總督在一定情況下解散議會);和
2.3.第84條第4.(要求總督在一定情況下解除某一法官的職務)。
3.如果總督被指示按照任何人或機構的建議履行任何職責,其應根據此一建議來履行此職責;但是:
3.1.在其根據該建議行動前,其可以根據自己的判斷將該建議返還做出該建議的人員或機構重新考慮一次;和
3.2.如果該人員或機構在根據第3.1.之規定重新考慮了最初的建議後,以另一不同的建議代替了最初的建議,則本項之規定應像適用於最初的建議一樣適用於該項不同的建議。
4.如果總督被指示在與任何人或機構協商後行使任何職責,則其無義務根據該人員或機構的建議來行使該職責。
5.如果總督被指示根據任何人或機構的建議或推薦、經任何人或機構的同意、或在與任何人或機構協商後行使任何職責,其是否已經依此行使該職責的問題不應受到任何法院的調查。
6.如果總督被指示根據首相的建議並經與反對黨領導人協商後行使任何職責,應採取以下步驟:
6.1.首相應先與反對黨領導人協商,然後向總督提交其建議;
6.2.總督隨後應將該建議告知反對黨領導人,如果反對黨領導人同意該建議,總督應根據該建議行事;
6.3.如果反對黨領導人不同意該建議,總督應將此告知首相,並將該建議返還給首相;
6.4.首相隨後應向總督提供建議,總督根據其建議行事。
7.本憲法所指的總督職責應被解釋為指其在行使巴貝多行政權力時的權力和義務,以及由本憲法或任何其他法律授予總督的權力和賦予總督的義務。
第33條 公印
1.總督應保存和使用公印,以密封所有應加蓋公印之物。
第34條 總督應做的宣誓
1.被任命擔任總督職務或根據本憲法第29條承擔總督職責的人,在開始履行其職責前,應作效忠宣誓以及正當執行總督職務的宣誓,並簽署誓詞,誓詞格式規定在附件一中。宣誓由首席大法官或首席大法官指定的其他法官主持。
第35條 議會的設立
1.應設立巴貝多議會,由女王陛下、參議院和眾議院組成。
第36條 參議院
1.參議院由具備本憲法規定的參議員資格,並根據本條之規定被任命的二十一位成員組成。
2.十二位參議員由總督根據首相的建議,以加蓋公印的文書任命。
3.二位參議員由總督根據反對黨領導人的建議,以加蓋公印的文書任命。
4.七位參議員由總督根據自己的裁量,以加蓋公印的文書任命,代表宗教、經濟或社會利益以及總督認為應該被代表的其他利益。
但是,在根據本項進行任命前,總督應根據自己的裁量諮詢那些其認為能夠代表這些利益並應該被諮詢的人。
第37條 參議院成員的資格
1.在遵守本憲法第38條之規定的前提下,任何人,在任命之日:
1.1.為年滿二十一歲或大於二十一歲的巴貝多公民;和
1.2.在之前的十二個月即已經是巴貝多的普通居民,即具有被任命為參議員的資格。
第38條 參議院成員資格的喪失
1.下列人員不應被任命為參議員:
1.1.是眾議員;
1.2.基於自己的行為,承認效忠、服從或忠誠於某一外國政權或國家;
1.3.擔任法官、刑事檢控專員、審計長或正履行這些職位之職責;
1.4.在擬被任命為參議員之日的前十年內,曾被有管轄權的法院認定犯有任何涉及不誠實的罪行,並且他:
1.4.1.對該定罪未曾提出上訴;
1.4.2.已經對該定罪提出了上訴,且上訴已被駁回;和
1.4.3.其罪行未得到赦免;
1.5.被聯邦之任何地方的法院處死刑,或正在執行由該法院所判處的,或由其他具有相關權限的機構將該法院判決的某種其他刑罰替換為六個月以上的監禁刑(無論名稱為何),或者已被判處監禁刑,但被暫停執行;
1.6.根據巴貝多有效的法律被證實為精神病人,或以其他方式被認定為精神失常的人;
1.7.已根據巴貝多有效的法律被裁決或以其他形式宣布破產,並尚未被免除債務;
1.8.因被認定或被報告在選舉中犯有貪腐罪行或有不法行為,根據巴貝多有效的法律被剝奪了眾議員資格。
2.在不損害第1.3.之規定的原則下,在遵守議會規定之例外和限制的前提下,議會可以規定具有以下情形的人不具備擔任參議員的資格:
2.1.該人正在議會單獨規定的或作為一類職位規定的任何職位上任職;
2.2.該人屬於巴貝多任何軍隊的成員或屬於某一類被包括在該軍隊中的人;或
2.3.該人屬於巴貝多任何警察機關的成員或屬於某一類被包括在該警察機關中的人。
3.為適用第1.5.之目的:
3.1.兩個或兩個以上要求連續執行的監禁刑,如果每一個刑期均不超過六個月,則應被視為不同的刑罰,但是,如果其中一個刑期超過六個月,則它們應被視為一個刑罰;和
3.2.作為支付罰金的替代方法或因不履行支付罰金而被處的監禁刑,不應被考慮在內。
第39條 參議員席位的任期
1.在下列情況下,參議員的席位成為空缺:
1.1.在其被任命後的下一次議會解散時;
1.2.經參議員本人同意,其被提名為眾議院選舉的候選人;
1.3.在參議院開會期間,其離開巴貝多連續超過四十日而未經議長根據第2.之規定給予准許;
1.4.其不再是巴貝多的公民;
1.5.在遵守本條第3.之規定的前提下,發生了某種情形,如果其本不是參議員,該情形將致使其根據第38條第1.2.至1.8.或依據第38條第2.制定的任何法律不具備被任命為參議員的資格;
1.6.在某一參議員是根據首相的建議或根據反對派領導人的建議而任命的情況下,總督根據首相的建議或根據反對派領導人的建議,以加蓋公印的文書宣布該參議員的席位空缺。
2. 參議院議長可以准許任何參議員離開巴貝多,每次期限不超過六個月。
3.1.如果因為參議員被認定犯有涉及不誠實的罪行、被處死刑或監禁性、被裁決為精神失常、被宣布破產、被認定或被報告在選舉中有貪腐或違法行為,從而導致發生了本條第1.5.中所指之情況時,如果該參議員可對該判決提出上訴(須經過法院或其他機構准許,或者無須此種准許),則其應立即停止履行參議員的職責,但是,在遵守第3.2.的前提下,在其停止履行參議員職責後三十日期滿前,其席位尚未被空出。
參議院議長可以隨時應該參議員的請求,將該期限再次延長三十日,以使該參議員能夠對判決提出上訴,但是,在未經參議院以決議形式批准的情況下,如此延長的期限總計不應超過一百五十日。
3.2.如果在對上訴進行出決定後,此種情況繼續存在,並且該參議員已不可以提出進一步的上訴,或者,由於提出上訴或上訴通知的期限已到期,或者上訴請求未被准許或者由於其他原因,該參議員已不可提出上訴,則其應立即空出其席位。
3.3.如果在參議員空出其席位前的任何時間上述情況消除,則其席位在第3.1.中所稱之期限到期時不應成為空缺,其可繼續履行作為參議員的職責。
第40條 參議院的議長和副議長
1.當參議院在議會解散後舉行第一次會議時,在進入到對任何其他事務的處理常式之前,應選舉一位參議員(大臣或政務次官除外)作為參議院的議長。當議長的職位因議會解散以外的原因而空缺時,參議院應在空缺出現後其舉行第二次會議以前,選出另一位參議員擔任該職務。
2. 當參議院在議會解散後舉行第一次會議時,應儘可能快地選舉一位參議員(大臣或政務次官除外)作為參議院的副議長。當副議長的職位因議會解散以外的原因而空缺時,參議院應儘早選出另一位參議員擔任該職務。
3.在下列情況下,參議院議長或副議長應空出其職位:
3.1.其宣布辭去在參議院的職務,或者通過將其親筆書寫的辭呈提交給參議院的秘書長(議長提交辭呈的情況下)或提交給主席(副議長提交辭呈的情況下。如果議長的職位空缺或議長不在巴貝多,則提交給參議院秘書長),而辭去該職務;
3.2. 其不再是參議員;
但是,在議會解散後參議院舉行第一次會議前,議長不應僅因為其在議會解散後不再為參議員而空出其職位;
3.3.其被任命為大臣或政務次官;
3.4.根據本憲法第39條第3.,其被要求停止履行參議員的職責;
3.5.對於副議長,如果其當選為議長。
第41條 眾議院
1.眾議院由二十四位成員或議會規定的更多數量的成員組成。
2.眾議員(應被稱為「議會的成員」),應是根據本憲法的規定具有選舉資格,以本憲法規定的方式當選的人。
第41-1條 選舉和邊界委員會
1.應設立巴貝多選舉和邊界委員會(在本節中稱「委員會」)。
2.委員會由主席、副主席和三位其他成員組成。
3.委員會主席和兩位其他成員由總督在與反對派領導人協商後,根據首相的建議以加蓋公印的文書任命,副主席和另一位其他成員由總督在與首相協商後,根據反對派領導人的建議以加蓋公印的文書任命。
4.大臣、政務次官、眾議員或參加眾議院選舉的候選人、參議員以及公職人員,均不具有擔任委員會成員的資格。
5.基於本條之規定,在以下情況下,委員會成員的職位變為空缺:
5.1.從其被任命之日起滿五年或任命其的文書規定的較短期限到期;但是,其具有再次被任命的資格;
5.2.出現了某種情形,如果其本不是委員會的成員,該情形將致使其不具有作為委員會成員的資格;或
5.3.其親自書寫辭呈提交給總督辭去職務。
6.當委員會主席以外的成員因為患病或任何其他原因不能履行其職責時,總督可根據本條第3.規定的方式任命一人為委員會的臨時成員,並授權其履行該職位的職責。
7.如果主席因為患病或任何其他原因不能履行其職責,由副主席履行主席的職責。
8.第105條的規定(與免職有關)應適用於委員會的成員,為該條第4.之目的,規定的機構應為首相,他應在與反對派領導人協商後行事。
9.在委員會的任何會議上,如果有三位成員出席,即為達到法定人數;並且,如果有法定人數出席,委員會不因成員職位的空缺或任何成員的缺席而喪失處理事務的資格,即使有一些無權參加的人參加了委員會的議程,該議程依然有效。
10.委員會可以規定自己的議事程序。
11.提交委員會會議上解決的問題應由出席委員會會議並投票的成員過半數同意決定,如果在任何問題上贊成票和反對票票數相等,由主持會議的成員投決定票。
第41-2條 委員會的工作人員
1.應為委員會提供足以使其有效履行其職責的工作人員。
2.委員會的工作人員的薪金和津貼從統一基金提取和支付。
3.儘管有本條的規定,總督仍可根據委員會的建議,在取得首相同意的情況下,賦予任何公職人員或任何政府機構某些權力和義務,以履行委員會的職責。
第41-3條 委員會的職責和自治
1.每一選區的選民登記和選舉行為,或委員會認為附屬於此或伴隨而生的任何事項,應接受委員會的指示和監督。
2.委員會在根據本條規定行使其職權時,不受任何人或機構的指示或控制。
第41-4條 選區邊界的審查程序
1.委員會應當根據本條審查在巴貝多劃分的選區的數量及其邊界,並向大臣提交報告,以便大臣根據本條規定向議會兩院進行陳述,報告應:
1.1.說明其建議巴貝多應被劃分為多少個選區,以使得本法附件三中規定的規則生效;或者
1.2.根據委員會的意見,闡明不需對現有的選區數量和邊界做任何改變,以使得第1.1.中所稱之規則生效。
2.第1.中的報告應由委員會:
2.1.對於第一份報告,從委員會成員被任命之日起滿一年以後至滿五年之前提交;
2.2.對於任何隨後的報告,從提交上一次報告之日起滿二年以後至滿五年之前提交。
3.在委員會根據第1.1.提交報告後二個月內,大臣應向議會兩院各提交一份為使報告中的建議生效而由總督擬訂的命令草案,以獲得議院的批准。
4.如果請求批准根據本條而擬訂的任何命令草案的動議被任何一院拒絕,或經兩院同意而撤回,大臣應修改草案並在該草案被拒絕或撤回之日後二個月內,將修改後的草案提交給每一院。
5.如果根據本條而擬訂的任何命令草案被議會兩院以決議批准,大臣應將草案提交給總督,總督應根據草案做出命令,該命令應在下一次議會解散之時生效,並且在被總督根據本條規定做出的新的命令撤銷前,一直具有法律效力。
6.第5.的任何規定不應被解釋為阻止根據總督依該款規定在議會解散前做出的命令公布選民登記或與選民登記有關的任何其他要求。
7.計畫由總督依本條規定做出的、闡述其草案已被議會兩院通過決議予以批准的任何命令是否有效的問題,不受任何法院的調查。
第41-5條 選舉和邊界委員會免受法律訴訟的保護
1.對於下列問題:
1.1.委員會是否已經有效地履行了本憲法賦予其的職責;
1.2.委員會的成員或其他人或機構是否已經有效地履行了與委員會的工作有關的任何其他職責,不受任何法院的調查。
2.本條之任何規定不應被解釋為:
2.1.不得因為眾議員的選舉行為與規定眾議員選舉的法律不一致而質疑該選舉;或
2.2.不得因為違反選舉法或選舉眾議員的法律而質疑委員會成員或其他個人或機關的行為。
第42條 選舉法
1.眾議員的選舉應在委員會的指示和監督下進行。
2.任何規定眾議員選舉的法律應特別:
2.1.規定依據第41-4條提交的報告在巴貝多進行選區的劃分;
2.2.規定確保在眾議員選舉中具有投票資格的人儘可能都有合理的投票機會;
2.3.就有關眾議員選舉的行為做出規定,包括關於選民確認的規定,旨在確保沒有下列人員在眾議員選舉中投票:
2.3.1.不具有投票權利的人;
2.3.2.當其不具有投票權利時;或
2.3.3.在其不具有投票權利的地方;和
2.4.包含有關允許或限制政治廣播以及對各政黨廣播時間的分配的規定。
第43條 眾議員的資格
1.在遵守第44條規定的前提下,任何符合下列情形者具有當選為眾議員的資格:
1.1.年滿二十一歲或二十一歲以上的巴貝多公民;和
1.2.通過在巴貝多居住與巴貝多有著議會規定的聯繫。
第44條 眾議員資格的喪失
1.下列任何人員不具有當選為眾議員的資格:
1.1.基於自己的行為,承認效忠、服從或忠誠於某一外國政權或國家;
1.2.擔任法官、刑事檢控專員、審計長或正在履行該職位之職責;
1.3.(已被1981-24號法廢止)
1.4.已被聯邦任何地方之法院處死刑,或正在執行由該法院判處的,或由具有相關權限的機構將該法院處的某種刑罰替代為六個月以上的監禁刑(不論名稱為何),或已被判處監禁刑,但被暫停執行;
1.5.依據巴貝多有效的法律已被證實為精神病人或以其他方式被裁決為精神失常;
1.6.根據巴貝多有效的法律已被判決或以其他方式被宣布破產,且尚未被免除債務;
1.7.因被認定或被報告犯有選舉中的任何貪腐罪行或違法行為,根據巴貝多生效的法律而被剝奪了眾議員資格;
1.8.因已被認定在選舉資格上作了虛假聲明,而根據法律被剝奪了眾議員資格;
1.9.基於本項前述規定中沒有提及的任何理由,而不具有擔任眾議員的資格,此種理由是根據在1966年11月30日之前即在巴貝多有效的任何法律(《1957年人民代表法》除外)而不具有眾議員資格的理由。
2.在不損害第1.2.之規定的情況下,議會可以規定,具備下列情形者不具有當選為眾議員的資格,但議會可以對此規定例外和限制:
2.1.該人正在議會單獨規定的或作為一類職位規定的職位上就任;
2.2.該人屬於巴貝多任何軍隊的成員或者屬於某一階層的成員,而該階層的人為巴貝多軍隊的組成部分;或
2.3.該人屬於巴貝多警察機關的成員或者屬於某一階層的成員,而該階層的人為巴貝多警察機關的組成部分。
3.為本條第1.4.之目的:
3.1.兩項或兩項以上要求連續執行的監禁刑,如果每項刑期都不超過六個月,應視其為不同的刑罰,但是如果其中一項刑期超過六個月,則應視其為一個刑罰;和
3.2.作為支付罰金的替代刑或因不履行支付罰金而被處的監禁刑,不應被考慮在內。
第45條 眾議員席位的任期
1.在下列情況下,眾議員的席位成為空缺:
1.1.在其被任命後,下一次議會解散時;
1.2.其以在巴貝多生效的法律或眾議院依這些法律發布的議事規則規定的形式辭去作為眾議員的職位;
1.3.該人在眾議院開會期間缺席的時間達到了在巴貝多生效的法律,或眾議院依據這些法律發布的議事規則規定的期間;
1.4.該人不再是巴貝多公民;
1.5.該人違反了第59條的規定(關於作效忠宣誓),或在巴貝多生效的任何法律中所作的要求其在參加眾議院的議事程序前做出選舉資格聲明的任何規定;
1.6.在遵守本條第2.之規定的前提下,發生了某種情形,如果該人本不是眾議員,根據第44條第1.或第2.制定的任何法律,該情形將使得其不具有當選為眾議員的資格;
1.7.根據與眾議院有關的任何立法以及眾議院的議事規則,該人被驅逐出眾議院。
2.1.如果因為眾議員被判決犯有涉及不誠實行為的任何犯罪、已被處死刑或監禁刑、被判決精神失常、被宣布破產、被判決或被報告犯有在選舉中的貪腐罪行或違法行為、或作了虛假的資格聲明,從而發生了本條第1.6.中所稱之情形,如果該眾議員對此種判決可以提起上訴(不論是需要取得法院或其他機構的允許,還是不需要此種允許),其應立即停止履行作為眾議員的職責,但是,根據第2.2.,在其停止履行眾議員職責後的三十日內,其席位不應被空出。
但是,眾議院議長應該眾議員的要求,可隨時將該期限再次延長三十日,以使得該眾議員能夠對判決提出上訴,但是,如果未經眾議院以決議的形式批准,延長的期限總計不應超過一百五十日。
2.2.如果在法院對上訴做出決定後,此種情形繼續存在並且對於該眾議員來說已不可再提出上訴,或者如果由於提出上訴或上訴通知的期限已到期,或上訴請求被拒絕,或由於任何其他原因,而使得該眾議員已不可再提出上訴,則其應立即空出其席位。
2.3.如果在該眾議員空出其席位前的任何時間前述情況停止存在,則其席位在第2.1.中所稱之期限到期時不應成為空缺,其可繼續履行作為眾議員的職責。
第46條 參議員和眾議員資格問題的確定
1.任何下列問題:
1.1.某人是否已被有效地任命為參議員;或
1.2.某人是否已經空出其作為參議員的席位,或根據本法第39條第3.1.被要求停止履行其作為參議員的職責,應由高等法院判決,且其判決為終局判決。
2.任何下列問題:
2.1.某人是否已被有效地任命為眾議員;或
2.2.某人是否已經空出其作為眾議員的席位,或根據本法第45條第2.1.被要求停止履行其作為眾議員的職責,應由在巴貝多生效的法律規定的一個或多個機構決定。
第47條 參議員和眾議員臨時空缺的填補
1.當任何人因議會解散以外之任何原因而空出其參議員席位時,總督應根據該空出席位者被任命時所依據的第36條中之同一規定任命一人填補該席位。
2.當任何人因議會解散以外之任何原因而空出其眾議員席位時,總督應在空缺出現後的九十日內,簽發一份可回呈的令狀,以選舉一人填補該席位。
第48條 立法權
1.在遵守本憲法之規定的前提下,議會可以為巴貝多的和平、秩序和良政制定法律。
2.在不損害本條第1.所規定之一般原則且遵守本條第3.之規定的前提下,議會可以依法確定參議院和眾議院以及兩院議員的特權、豁免權和權力。
3.任何法院在行使其民事管轄權時所簽發的傳票不應在參議院或眾議院內、或在參議院或眾議院開會時、或透過參議院或眾議院的議長、秘書長,或任何其他官員來送達或執行。
第49條 本憲法的修改
1.在遵守本條之規定的前提下,議會可以通過議會法律來修改本憲法。
2.在遵守本條第3.之規定的前提下,依本條之規定提出的對本憲法之以下規定進行修改的立法議案:
2.1.本條和第1條;
2.2.第二章;
2.3.第三章;
2.4.第28條、第32條、第35條至第39條、第41條、第41-1條至第41-5條、第42條、第48條、第60條第2.、第61條、第62條、第63條和第76條至第79條(第79條第7.除外);
2.5.第七章(第83條除外);
2.6.第八章;
2.7.第九章;
2.8.第十章中適用於第2.1.至2.7.所列之任何條款的任何規定,不應在議會任何一院被通過,除非在該議院關於該議案的最終投票中,該議案獲得了該議院不少於全體成員三分之二的贊成票。
3.如果某一議案是為賦予巴貝多與聯邦的任何其他成員組成聯盟或聯合的協定以效力的目的,或為在巴貝多與聯邦之任何其他成員之間建立某種其他形式的憲法聯合,而修改本條第2.中所列之任何條款,則在此範圍內,第2.之規定不適用於該議案。
4.依本條之規定提出的、不適用本條第2.的立法議案,除非在議會任何一院關於該議案的最終投票中獲得該院全體成員半數以上的贊成票,否則,不應在議會任何一院被通過。
5.在本條中:
5.1.所提及之本憲法或本憲法之任何具體條款,包括對本憲法或(視具體情況)該具體條款做出修改的任何其他法律;和
5.2.所提及之對本憲法或本憲法之任何具體條款的修改包括:
5.2.1.廢除本憲法或該具體條款(不論是否將之重新立法),或做出不同的規定來代替該條款;
5.2.2.修改本憲法或該具體條款(無論是通過刪除、修改或重寫其任何條款,還是在其中加入額外的條款或其他方式);和
5.2.3.在一段時間內暫停其適用或終止此種暫停適用。
6.任何議會法律不應被解釋為對本憲法做出了修改,除非該議會法律中闡明其是為此目的而通過的立法。
7.本條第2.中所列之條款,不應被解釋為包括附件一或附件二中的任何規定。
第50條 議會的程序規則
1.在遵守本憲法之規定的前提下,議會每一院均可規定自己的議事程序,並可為此目的而制定自己的議事規則。
2.在議會任何一院,即使其議員席位有空缺,仍可以處理事務;若有任何無權出席或參加議院議事程序的人出席或參加了議事程序,亦不影響該程序的有效。
第51條 參議院會議的主持
1.參議院會議由議長主持,議長缺席時,由副議長主持,若議長與副議長均缺席,由參議院選舉的參議員(大臣或政務次官除外)主持。
2.本條中所指之議長或副議長缺席的情形,包括指議長或副議長的職位空缺的情況。
第52條 參議院的法定人數
1.在參議院會期內的任何時間,如果有參議員提出異議,稱出席人數未達到法定人數,則在該議院議事規則規定的暫停期間之後,主持會議者確定出席人數仍未達到法定人數,其因此決定參議院休會。
2.為本條之目的,參議院的法定人數指除主持人外,有八位參議員出席會議。
第53條 參議院中的選舉
1.除本憲法另有規定外,提交參議院決定的所有問題均應由參議院出席會議並投票的成員半數以上的贊成票決定。
但是,主持人不應投票,除非對於某問題的決定,贊成票與反對票票數相等,則在此情況下,主持人應享有並行使投票權。
第54條 議案的提出等
1.在遵守本憲法的規定以及參議院或眾議院(視情況而定)的議事規則的前提下,議會任何一院的任何成員均可以向其所在議院提出任何議案或動議,以在該議院進行辯論,或向該議院提出請求,該議院應依其議事規則對議案或動議進行辯論或對請求做出處理。
2.在議會任何一院均可提出除財政法案以外的議案,但不可以在參議院提出財政法案。
3.除了依據由某位大臣簽署的內閣建議外,眾議院不應:
3.1.處理在主持人看來規定徵收任何稅或增加任何稅的稅率、規定從統一基金或任何其他公共基金中支付任何費用、或以減少其數額以外的其他方式對任何此種費用做出修改、或規定對欠巴貝多的債務做出和解或免除的任何議案(包括對某一議案的任何修正案);或
3.2.處理在主持人看來其效果旨在為實現前述之任何目的而做出規定的任何動議(包括對某一動議的任何修正案)。
4.參議院不應:
4.1.處理在主持人看來規定徵收任何稅或增加任何稅的稅率、規定從統一基金或任何其他公共基金中支付任何費用、或以減少其數額以外的其他方式對任何此種費用做出修改、或規定對欠巴貝多的債務做出和解或免除的任何議案或對某一議案的任何修正案(來自眾議院提交的議案除外);或
4.2.處理在主持人看來其效果旨在為實現前述之任何目的而做出規定的任何動議(包括對某一動議的任何修正案)。
第55條 對參議院有關財政法案的權力的限制
1.在遵守本憲法規定的前提下,如果某一財政法案已經眾議院通過,並在會期結束前至少一個月內提交給了參議院,而該議案在提交參議院後一個月內,在未作任何修正的情況下未獲參議院通過,則除非眾議院另行通過決議,儘管參議院未通過該議案,仍應將之提交給總督,以獲得其同意。
2.在將財政法案提交給參議院時,應在每一財政法案背面簽註由眾議院議長簽署的說明此議案為財政法案的證明;對根據本條第1.提交給總督以獲得其同意的任何財政法案,亦應在其背面簽註由眾議院議長簽署的說明此議案為財政法案且本條第1.之規定已獲遵守的證明。
第56條 對參議院有關財政法案以外之議案的權力的限制
1.如果財政法案以外的任何議案在眾議院連續兩次會期內均獲通過(無論議會在此兩次會期期間是否解散),並已在每一次會期結束前至少一個月被提交給參議院,而參議院在每一次會期內均拒絕通過該議案,則該議案在被參議院第二次拒絕後,除非眾議院另行做出決議,儘管參議院未通過該議案,仍應將之提交給總督,以獲得其同意。
但是,除非該議案在眾議院第一次會期內獲得通過至在眾議院第二次會期內獲得通過之間至少間隔七個月,否則,本項之前述規定不能生效。
2.為本條之目的,如果某一議案任一會期內由眾議院提交給參議院時,其與在前一會期內提交給參議院的前一議案完全相同,或者僅包含了一些經眾議院議長證實為自前一議案提交以來,由於時間的經過所作的必要修改或表明參議院在前一會期中對前一議案已作的任何修正的修改,則此議案與該前一議案應被視為同一議案。
3.眾議院在認為合適時,在其就前一會期內提交給參議院的前一議案被視為同一議案的議案提交給參議院時,可以提出任何修正建議,但並不將修正內容插入議案中,參議院對任何此種修正建議應予考慮,如果參議院同意通過這些修正建議,應被視為由參議院做出的修正並應經眾議院同意;但是,眾議院對該權力的行使不應影響在議案未獲參議院通過時本條之規定的適用。
4.在根據本條規定將議案提交給總督以獲得其同意時,應在議案中插入經眾議院議長證實的參議院在第二會期內對該議案所作的並已獲眾議院同意的任何修正。
5.在根據本條規定將議案提交給總督以獲得其同意時,應在議案上簽註由眾議院議長簽署的關於本條之規定已被遵守的證明。
6.本條之規定不適用於根據本憲法第49條的要求應獲兩院通過的議案。
第57條 與第54條、第55條和第56條有關的規定
1.第54條、第55條和第56條中的「財政法案」,是指在眾議院議長看來僅包含對所有或任何下列事項做出規定的公法案,即:稅的徵收、廢除、減免、變更或管理;為償還債務或為其他財務目的,從統一資金或任何其他公共基金或議會提供的資金中收取費用,或變更或廢除任何此種費用;給予皇室或任何機構或個人的撥款,或對任何此種撥款的變更或撤銷;公共資金的劃撥、收款、保存、投資、發行或帳目審計;任何貸款的籌集或擔保或貸款的償還,或者為任何此種貸款而提供的償債基金的設立、變更、管理或廢除;或者伴隨任何前述事項而發生的附屬事項;本項中的「稅收」、「債務」、「公共基金」、「公共資金」和「貸款」等用語不包括任何已徵的稅收、已發生的債務、任何地方政府,或為地方性目的而設立的機構已提供的基金、資金或已籌集的貸款。
2. 為第56條之目的,一項議案應被視為被參議院拒絕,如果:
2.1.該議案在未作修正的情況下未獲參議院通過;或
2.2.該議案在做出修正後在參議院獲得通過,但該修正未獲得眾議院的同意。
3.當眾議院議長的職務空缺或議長因任何原因不能履行本條第1.或第55條、第56條授予其的職責時,該職責應由副議長履行。
4.根據本憲法第55條或第56條由眾議院議長或副議長給予的證明在任何情況下均為確定性的,在任何法院均不受質疑。
第58條 對議案的同意
1.一項議案,只有在經總督以女王陛下的名義並代表女王陛下給予同意,並簽署該議案以表示此同意後,方可成為法律。
2.在遵守第55條和第56條之規定的前提下,一項議案,如果在未經任何修正的情況下獲得議會兩院的通過,或者在經做出兩院皆同意之修正的情況下獲得兩院通過,應提交給總督以獲得其同意,並且除非出現前述獲得兩院通過之情形,否則,不應將該議案提交總督。
3.當議案被提交給總督以獲得其同意時,總督應做出其同意或拒絕同意的表示。
第59條 效忠宣誓
1.議會任何一院的成員在依照巴貝多生效的任何法律規定的方式作效忠宣誓之前,不應參加議院的活動。
第60條 議會的會期
1.議會的每一屆會議應在總督指定的地點舉行,且於總督指定的時間開始。
2.在指定議會任何一屆會期的開始時間時,應使得一屆會期結束至下一屆會期首次會議之間間隔不超過六個月。
第61條 議會的休會和解散
1.總督根據首相的建議可隨時宣布議會閉會。
2.總督根據首相的建議可隨時宣布解散議會。
但是,如果首相的職位空缺,並且總督考慮到其未來不可能在合理的時間內任命一個能夠獲得眾議院半數以上成員信任的人就任該職位,其應解散議會。
3.在遵守本條第4.之規定的前提下,除提前解散外,議會應從任何一次解散後舉行的第一次會議之日起連續工作五年,隨後應處於解散狀態。
4.在巴貝多處於戰爭的任何時間,議會可以延長本條第3.規定的五年期間,一次延長的期間不應超過十二個月。
但是,根據本項延長議會存在的期間不應超過二年。
5.如果在議會解散至下一次緊隨到來的眾議員的大選期間出現了緊急情況,在首相看來,該緊急情況的性質使得有必要在大選舉行前召集兩院或任何一院舉行會議,則總督根據首相的建議,可召集該前議會的兩院舉行會議,並且,該議會因此應被視為沒有被解散(為第62條之目的除外),但是,在隨後舉行的大選中進行投票之日應被視為解散(為前述之目的除外)。
第62條 大選和參議員的任命
1.在每一次解散議會後,總督應簽發舉行眾議員大選的令狀,該令狀應在議會解散後九十日內回呈。
2.每次大選之後,總督應根據第36條之規定任命參議員。
第63條 巴貝多的行政權力
1.巴貝多的行政權力賦予女王陛下。
2.在遵守本憲法規定的前提下,巴貝多的行政權力由總督代表女王陛下直接行使或透過其下屬官員行使。
3.本條規定並不阻止議會將職責授予總督以外的人或機構。
第64條 內閣
1.設立巴貝多內閣,由根據第65條之規定任命的首相和其他不少於五位大臣組成。
2.內閣為首要的決策機構,承擔對巴貝多政府進行全面的指導和控制之責,並就此而向議會集體負責。
第65條 大臣的任命
1.當需要由總督任命首相時,總督應根據自己的裁量,任命一位在其看來最能獲得眾議院半數以上成員信任的眾議員擔任首相。
2.其他大臣應由總督根據首相的建議從議會兩院的成員中任命。
3.在議會解散至舉行下一次眾議員選舉期間,第1.和第2.的規定仍有效,如同議會未被解散一樣。
4.根據本條規定所作的任命應以加蓋公印的文書做出。
第66條 大臣職務的保有
1.發生以下情況時,首相的職務成為空缺:
1.1.其因議會解散以外的原因而不再是眾議員;
1.2.在議會解散後舉行的眾議員選舉之後,該選舉後組成的眾議院舉行第一次會議之前,總督基於自己的裁量告知首相,其將重新任命他為首相或將任命他人為首相;或
1.3.總督根據第2.之規定撤銷了對首相的任命。
2.如果眾議院通過一項獲得了眾議院全體成員半數以上贊成票支持的決議,認為應撤銷對首相的任命,而首相在該決議通過後的三日內未辭職或建議總督解散議會,則總督應以加蓋公印的文書撤銷對首相的任命。
3.發生以下情況時,首相以外的大臣職位成為空缺:
3.1.任命或重新任命某人擔任首相職務;
3.2.總督根據首相的建議,以加蓋公印的文書撤銷了對其的任命;
3.3.其因議會解散以外的原因,而不再是其被任命為大臣之日所屬之議院的成員;或
3.4.在議會解散後舉行的議會第一次會議之日,其不是議會任何一院的成員。
第67條 首相在特定情形下職責的履行
1.當首相因患病或不在巴貝多,而不能履行其職責時,總督可以加蓋公印的文書授權作為眾議員的任何其他大臣履行本憲法授予首相的職責(本條第3.授予的職責除外)。
2.總督可以加蓋公印的文書撤銷其依據本條所作的授權。
3.本條授予總督的權力,如果在其看來,由於首相患病或缺席而不可能獲得首相的建議,則由其依據自己的裁量行使;在任何其他情況下,其應根據首相的建議行使。
第68條 臨時大臣
1.首相以外的大臣因患病或不在巴貝多,而不能履行其職位職責時,總督可以加蓋公印的文書任命參議院或眾議院的一位成員為臨時大臣,並授權其履行該職位之職責。
但是,在議會解散至眾議院舉行下一次議員選舉之日的期間,本項規定具有效力,如同議會未被解散一樣。
2.在遵守本法第66條第3.之規定的前提下,臨時大臣任職應直至總督以加蓋公印的文書通知其因不能履行自己的職責,而致使其被任命的那位大臣已能夠恢復履行職責,或直至該大臣的職位成為空缺。
3.本條授予總督的權力應由總督根據首相的建議行使。
第69條 大臣所做的宣誓
1.首相以及所有其他大臣,在開始履行其職務之前,應按照本法附件一規定的形式在總督面前做效忠宣誓和正當履行職務的宣誓。
第70條 內閣的主持
1.在可能的情況下,首相應出席並主持所有的內閣會議。首相缺席時,由首相任命的其他大臣主持。
第71條 向總督告知有關政府事務
1..首相應保持使總督充分了解巴貝多政府的一般行為,並應向總督提供總督依其裁量所要求的與巴貝多政府有關的任何特定事項方面的資訊。
第72條 大臣的責任分配
1.在遵守本憲法規定的前提下,總督根據首相的建議,可以書面指示,將任何政府事務,包括對政府任何部門的管理分配給首相或任何其他大臣負責承擔。但是,其他大臣中的一位(其應被稱為總檢察長)應被委以政府首席法律顧問之職。
2.本條之規定並未授權總督再次授權任何大臣行使本憲法或任何其他法律賦予總督或該大臣以外之任何個人或機構的任何權力,或履行本憲法或任何其他法律賦予總督或該大臣以外之任何個人或機構的任何義務。
第73條 政務次官
1.總督可根據首相的建議,以加蓋公印的文書從參議員和眾議員中任命政務次官,以協助大臣們履行其義務。
在議會解散至眾議院舉行下一次議員選舉之日的期間,本項規定具有效力,如同議會未被解散一樣。
2.第66條第3.和第69條之規定應如同適用於大臣一樣適用於政務次官。
第74條 反對派領導人
1.設立反對派領導人,由總督以加蓋公印的文書任命。
2.在需要由總督任命反對派領導人的情況下,總督應從眾議員中任命其認為最能夠獲得那些不支持政府議員中的多數支持的人擔任;或者如果沒有這樣的人,總督應任命其認為能夠獲得此類議員中已準備支持一位領導人的最大單一集團支持的眾議員擔任。
在議會解散至眾議院舉行下一次議員選舉之日的期間,本項規定具有效力,如同議會未被解散一樣。
3.如果發生下列情形,反對派領導人的職位成為空缺:
3.1.在議會解散後舉行的眾議員選舉之後,在眾議院舉行第一次會議之前,其被總督告知,總督將任命另一人擔任反對派領導人;或
3.2.因議會解散以外的原因,其不再是眾議員;或
3.3.根據本條第4.的規定撤銷了對其的任命。
4.如果總督認為,反對派領導人已不再能夠獲得那些不支持政府的眾議員中的多數支持,或者(視情況而定)已不再獲得此類議員中已準備支持一位領導人的最大單一集團的支持,總督應撤銷對該反對派領導人的任命。
5. 總督在根據本條之規定行使其職責時,應基於自己的裁量行事。
但是,除了在本條第3.1.中提及的任何期間外,如果總督認為某人是否獲得了第2.中提及的支援存有疑問,則總督應根據眾議院議長的建議來決定此問題。
第75條 反對派領導人職務的某些空缺
1.如果在任何期間,由於無人既符合本憲法所規定的被任命為反對派領導人的資格又願意接受此任命,而導致該職位空缺,總督應:
1.1.根據自己的裁量來行使本憲法規定的其應依據反對派領導人的建議來行使的任何職責;和
1.2.根據首相的建議來行使本憲法規定的其應在與反對派領導人協商後依照首相的建議來行使的任何職責。
第76條 樞密院
1.設立巴貝多樞密院,由總督在與首相協商後以蓋有公印的文書任命的人組成。
2.樞密院享有本憲法或任何其他法律授予的權力以及賦予的義務。
3.根據本條任命的樞密院成員的職位在下列情況下成為空缺:
3.1.自其被任命之日起滿十五年或任命其的文書中規定的較短的期間;
3.2.其年滿七十五歲;或
3.3.總督在與首相協商後以加蓋公印的文書撤銷了對其的任命。
第77條 樞密院的活動
1.僅在總督基於自己的裁量做出授權的情況下,方可召集樞密院會議。
2.總督應儘可能出席並主持樞密院的所有會議。
3.在遵守本憲法之規定的前提下,樞密院可以規定自己的會議程序。
4.有關樞密院是否有效地履行了本憲法授予它的職責的問題不在任何法院受到調查。
第78條 赦免權
1.總督可以女王陛下的名義並代表女王陛下:
1.1.無條件地或根據合法的條件授予被認定犯有巴貝多法律所規定之任何犯罪的任何人以赦免;
1.2.授予任何人無限期地或在規定期間內暫緩執行因某犯罪而被科處的任何刑罰;
1.3.以一種更輕的刑罰來代替任何人因某犯罪而被科處的刑罰;或
1.4.全部或部分免除任何人因某犯罪而被科處的任何刑罰,或因某犯罪而應另外向國王繳納的任何罰金或沒收財產。
2.總督在行使本條第1.授予其的權力或任何其他法律授予其的免除應向國王以外之任何人繳納的任何罰金或沒收財產的任何權力時,應根據樞密院的建議行使。
3.如果任何人因犯有巴貝多法律所規定的犯罪而被處死刑,總督應要求承審法官提供一份關於該案的書面報告以及總督可以要求提供的來自於該案卷宗或其他來源的其他資訊,呈交樞密院,以便樞密院可就總督對該人行使本條第1.授予的權力提供建議。
4.第3.授予總督的要求提供資訊的權力應由總督根據樞密院的建議行使,或者在其判斷情況緊急以至於不可能在其必須採取行動的時間內獲得樞密院建議的情況下,總督可以根據自己的裁量行使。
5.個人有權直接或者通過其法律代表或其他代表就總督或樞密院根據本條規定行使其各自職責的情況提交書面陳述意見,但無權要求口頭聽審。
6.總督根據樞密院的建議可以加蓋公印的文書指示:本條第1.中所指的個人就相關罪行可向巴貝多以外的任何人或機構(樞密院中的女王陛下除外)申訴或諮詢,但應有時間限制;並且,如果由於此種指示的存在而對某人適用的時間限制到期,則總督和樞密院可根據本條規定對該人行使他們各自的職責,儘管前述與該人有關的申訴或諮詢尚未做出最終決定。
7.第6.的規定不應被解釋為與第11條第1.3.中提及的權利不一致。
第79條 刑事檢控專員職位的設立及其職責
1.設立刑事檢控專員,其職位為公職。
2.在遵守第79-1條之規定的前提下,刑事檢控專員在其認為合適時有權:
1.1.針對任何人實施違反巴貝多法律的任何犯罪,在軍事法院以外的任何法院提起和進行刑事訴訟程序;
1.2.接管或繼續進行已經由任何其他個人或機構提起的刑事訴訟程序;和
1.3.在做出判決前的任何階段終止由其自己或任何其他個人或機構提起,或進行的任何此種刑事訴訟程序。
3.刑事檢控專員根據本條第2.享有的權力可以由其本人行使,也可由其他人依照其給予的概括指示或特別指示行使。
4.在遵守第79-1條之規定的前提下,本條第2.2.和第2.3.授予公訴局的權力由其獨占享有,任何其他個人或機構均不享有。
但是,如果任何其他個人或機構已經提起了刑事訴訟程序,本項之規定不應阻止該個人或機構或者應該個人或機構請求且經法院同意撤回該訴訟程序。
5.在遵守第79-1條之規定的前提下,在行使本條授予的權力時,刑事檢控專員不受任何其他個人或機構的指示或控制。
6.為本條之目的,對在任何法院進行的任何刑事訴訟程序中做出的任何判決向任何其他法院或加勒比法院提出的任何上訴,或者為進行任何此種上訴程序之目的而作的判案陳述或法律問題保留,均應視為前述刑事訴訟程序之組成部分。
7.刑事檢控專員在按照本法附件一中規定的形式進行效忠宣誓和正當執行職務的宣誓並簽署宣誓後,方可開始履行其職位職責。
第79-1條 總檢察長可在某些犯罪案件中給予刑事檢控專員指示
1.總檢察長可在本條所適用的任何犯罪的案件中,就第79條授予刑事檢控專員之權力的行使,給予刑事檢控專員以一般指示或特別指示,刑事檢控專員應根據這些指示行事。
2.本條適用於:
2.1. 巴貝多法律規定的與下列問題有關的犯罪:
2.1.1.海盜行為;
2.1.2.交換或以其他方式買賣奴隸的行為;
2.1.3.國外徵募入伍;
2.1.4.意在妨礙巴貝多與外國之和平關係的出版物;
2.1.5.叛國、謀反、隱匿叛國或背叛行為;
2.1.6.煽動或煽動性集會;
2.1.7.官方秘密;
2.1.8.兵變或煽動兵變;
2.1.9.非法宣誓。
2.2.與巴貝多國際法上的權利或義務相關的立法規定的任何犯罪。
第79-2條 解釋
1.為本章之目的,
「《協議》」係指於2002年2月14日在巴貝多布里奇頓簽署的巴貝多作為一方當事人的設立加勒比法院的協議;
「法院」係指加勒比法院;
「區域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或「委員會」係指根據《協議》第5條設立的委員會;
「《條約》」係指設立加勒比共同體的修訂後的《委內瑞拉條約》,包括加勒比共同體單一市場與經濟,
1.1.該《條約》係於2001年7月5日在巴哈馬簽署;和
1.2. 巴貝多為《條約》一方當事人。
第79-3條 司法部門的建立
1.設立司法部門,包括:
1.1.協議設立的加勒比法院;和
1.2.最高法院和治安法院,
2.根據本憲法或任何其他法律行使司法管轄權。
第79-4條 加勒比法院
1.加勒比法院:
1.1.對以下與《條約》的解釋和適用有關的爭議擁有專屬的強制管轄權:
1.1.1.《協議》締約方之間的爭議;
1.1.2.《協議》任何締約方與共同體之間的爭議;
1.1.3.《協議》締約方的國內法院或裁判所提交的爭議;
1.1.4.個人根據《加勒比法院法》提出的聲請。
1.2.對以下事項具有專屬管轄權:
1.2.1.應締約方或共同體的請求就《條約》的解釋和適用提供諮詢意見;
1.2.2.當法院對某一事項是否具有管轄權發生爭議時,確定法院是否對該事項具有管轄權;和
1.3.對上訴法院做出的任何裁決來說,為終審上訴法院。
2.如果某一法院或裁判所正在審理某一爭議,該爭議的解決涉及《條約》的解釋或適用問題,則該法院或裁判所如果認為關於該問題的決定對於其就該爭議做出判決所必需,則應在其做出判決前將該問題提交加勒比法院決定。
3.加勒比法院應為高級存卷法院,且除議會另行做出規定外,應具有此種法院的所有權限。
4. 加勒比法院做出的有關巴貝多的裁決,應以與高等法院的裁決同樣的方式在巴貝多予以執行。
第79-5條 加勒比法院的組成
1.法院的法官由院長以及不超過九名的其他法官組成,其中至少有三人應具有國際法(包括國際貿易法)方面的專門知識。
2.法院對提交其審理的任何事項的裁決應以聽審案件的法官的多數意見做出。
3.院長可將法院分為不同的分庭進行開庭,法官可以在每一分庭聽審。
第79-6條 法官的任命
1.法院院長由《協議》締約方依照委員會的建議以符合資格的四分之三的多數票來任命。
2.院長以外的法官由區域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全體委員的多數票來任命。
3.院長與法官的任職資格由法律規定。
4.法院法官在以本法附件一中規定的形式作司法宣誓並簽署宣誓後,方可就任。
第79-7條 法官的任期
1.院長的任期為:
1.1.七年;或者
1.2.年屆七十二歲,或者在此之前辭職或退休,取兩者中較早者為準。
2.法官應任職直至年滿七十二歲,或者在此之前辭職或退休。
3.儘管法院院長或其他法官:
3.1.已經達到了本條規定要求其空出其職位的年齡;或
3.2.已在達到此年齡之前退休或辭職,但是,對於在其達到該年齡或者(視具體情況)退休或辭職之前已經開始由其處理的案件,其仍可作為法官開庭以對案件做出判決或處理與該案有關的任何其他事務。
第79-8條 法官的免職
1.僅在法官喪失履行其職責之能力(不論是由於疾病還是任何其他原因)或者行為不端時方可將法官免職,且免職必須依照法律的規定進行。
第79-9條 法官的辭職和退休
1.法官辭職或退休應依照法律的規定進行。
第80條 最高法院的建立
1.最高法院由上訴法院和高等法院組成,且分別享有本憲法或任何其他法律授予其的管轄權、權力和權限。
2.最高法院的法官由首席大法官以及議會規定數量的上訴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法官組成。
3.當有人實際擔任法官時,不應廢除任何法官職位。
4.最高法院為高級存卷法院,且除議會另有規定外,其應享有此種法院的所有權力。
第81條 法官的任命
1.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和其他法官由總督在與反對派領導人協商後,根據首相的建議,通過蓋有公印的文書任命。
2.法官的任職資格由當時生效的法律規定。
但是,儘管法律規定的任職資格在此後發生了變化,已被任命的法官仍可繼續擔任法官職務。
第82條 代理法官
1.如果首席大法官的職位空缺,或該職位的任職者正在履行總督的職責,或因任何其他原因而不能履行其職責,則在有人被任命擔任該職務並承擔其職責前,或(視具體情況)在該職位的任職者恢復履行其職責前,該職位的職責由總督根據首相的建議以加蓋公印的文書任命具有第81條第2.規定的被任命為最高法院法官之資格的人來履行。
2.如果上訴法院法官或高等法院法官的職位空缺,或任何此種法官被任命擔任首席大法官,或因任何其他原因而不能履行其職責,或首席大法官向總督建議最高法院的業務狀況有此需要,則總督可根據首相的建議以加蓋公印的文書任命具有第81條第2.規定的被任命為法官之資格的人來擔任法官;且任何依此被任命者應持續工作,直至總督根據首相的建議撤銷對其的任命。
3. 儘管某人的年齡已經達到了第84條第1.規定的要求就任者空出其職位的年齡,其仍可根據本條之規定被任命作為首席大法官或其他法官行事。
4.根據本條規定被任命擔任法官的任何人,儘管對其的任命已到期或已被撤銷,但是,對於在其作為法官之時已經開始由其審理的案件,其仍可作為法官開庭以對該案做出判決或者處理與該案有關的任何其他事務。
第83條 法官應做的宣誓
1.法官只有在按照本法附件一中規定的形式做了效忠宣誓和司法宣誓並簽署了宣誓後,方可開始就任。
第84條 法官的任期
1.在遵守本條以下之規定的前提下,擔任法官者在達到下列年齡時應空出其職位:
1.1.對於首席大法官以外的高等法院法官,年滿六十五歲;和
1.2.對於首席大法官和上訴法院法官,年滿七十歲。
1-1.儘管有第1.的規定,總督根據首相的建議可以允許:
1-1.1.除首席大法官以外的已經年滿六十五歲的高等法院法官;或
1-1.2.已經年滿七十歲的首席大法官或上訴法院法官,繼續任職,直至達到可由總督和高等法院法官或其他法官一致同意的更高年齡,但是,對於高等法院法官來說,不能超過六十七歲,對於其他法官來說,不能超過七十二歲。
2.儘管某人:
2.1.已達到本條規定的要求其空出其職位的年齡;或
2.2.在達到該年齡前已退休或辭職,
但對於在其達到該年齡之前或(視具體情況)在其退休或辭職之前已經開始由其審理的案件,其仍可作為法官開庭以對該案做出判決或處理與該案有關的任何其他事務。
3.僅在法官喪失履行其職責之能力(不論是由於身心疾病還是任何其他原因)或行為不端時,方可免除法官的職務;且免除法官的職務,應根據第4.的規定進行。
4.如果有關將某法官免職的問題,應總督根據第5.提出的請求,已由其提交給加勒比法院,並且加勒比法院建議總督該法官因為前述的無能力或行為不端應被免除職務,則總督應以加蓋公印的文書免除該法官的職務。
5.如果首相(在對首席大法官的情況下)或首席大法官在與首相協商後(在對其他法官的情況下)向總督建議,對於某法官應因前述的無能力或行為不端而被免職的問題應予調查,則:
5.1.總督應任命一個裁判庭,由主席和不少於二名的其他成員組成,主席和成員均由總督根據首相(在對首席大法官的情況下)或首席大法官(在對其他法官的情況下)的建議,從在聯邦某一組成部分具有不受限制的民事或刑事管轄權的法院中或對來自任何此種法院的上訴具有管轄權的法院中擔任或曾經擔任法官的人中選出;
5.2.該裁判庭應調查該事項,將查明的事實報告給總督,並就總督是否應請求將該法官免職的問題由總督提交給加勒比法院而向總督提供建議;和
5.3.如果裁判庭給予此建議,總督應因此請求將該問題提交。
6.附件二的規定應適用於根據第5.任命的裁判庭。
7.如果將法官免職的問題已經提交給根據本條第5.任命的裁判庭,總督根據首相的建議(在對首席大法官的情況下)或在首席大法官與首相協商後根據首席大法官的建議(在對其他法官的情況下),可以暫時中止該法官履行其職責。
8.如果:
8.1.裁判庭建議總督,不應請求將對法官免職的問題由總督提交給加勒比法院;或
8.2.加勒比法院建議總督,該法官不應被免職。
則任何此種暫停工作可由總督根據首相或首席大法官的建議(根據具體情況)隨時予以撤銷,且在任何情況下均不再有效。
9.本條之規定應不損害第82條第2.的規定。
第85條 上訴法院的組成
1.在遵守本條第2.之規定的前提下,根據本章第一節建立的上訴法院應由不少於在一起開庭的三位法官組成。
2.在審理針對下列裁決的上訴時,法官不應作為上訴法院的法官出庭:
2.1.該法官本人做出的任何判決或其作為合議庭成員之一的法庭做出的任何判決;或
2.2.該法官或在該法官面前對上訴人做出的定罪或量刑判決。
第86條 上訴的其他安排
1.儘管本章第一節中所包含的任何內容,議會仍可就以下事項做出規定:
1.1.執行巴貝多政府與聯邦一個或多個其他組成部分的政府之間訂立的有關設立由巴貝多與聯邦該一個或多個組成部分共用的上訴法院的協議,以及該上訴法院對就巴貝多任何法院的判決提出的上訴的審理和判決;或
1.2.聯邦任何其他組成部分建立的法院對就巴貝多任何法院的判決提出的上訴的審理和判決。
2.根據本條第1.制定的法律可以規定授予該款所指之法院的管轄權應全部或部分地排除依據本章第一節所設立的上訴法院的管轄權;在如此授予管轄權而排除該上訴法院之全部管轄權的任何期間,議會可以暫停設立該上訴法院的前述第一節之規定的適用。
3.本條第1.中所稱「巴貝多的任何法院」,包括依本章第一節設立的上訴法院。
第87條 與基本權利和自由有關的上訴
1.就高等法院行使本法第24條(與基本權利和自由的行使有關)授予其的管轄權做出的終局判決向上訴法院提出上訴,是當事人當然的權利。
2.就上訴法院在此種案件中做出的任何判決向加勒比法院提出上訴,是當事人當然的權利。
3.本條中的「上訴法院」是指根據第86條對審理就巴貝多任何法院的判決提出的上訴具有管轄權的法院,或者,如果沒有此種法院,則指根據本章第一節設立的上訴法院。
第88條 在其他案件中向加勒比法院上訴
1.議會可以規定,針對在可由議會規定的除第87條第2.中提及的案件以外的案件中:
1.1.根據本章第一節設立的上訴法院做出的判決;或
1.2.任何其他法院行使根據第86條第1.制定的法律授予的管轄權做出的判決,
可向加勒比法院提出上訴,上訴或者為當事人當然的權利,或者須經過做出判決的該上訴法院或其他法院的准許。
2.本憲法的任何規定都不影響加勒比法院對就本條第1.中所指之判決提出上訴給予特別准許的權利。
3.加勒比法院的判決為終局判決,不得對其向任何裁判所或其他法院提出上訴,或在任何裁判所或其他法院受到調查。
第89條 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的設立和組成
1.應設立巴貝多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由下列成員組成:
1.1.首席大法官,由其擔任委員會主席;
1.2.公共服務委員會的主席或由主席指定的在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的任何會議上代表他的公共服務委員會的其他成員;
1.3.根據本條第2.的規定任命的三位其他成員(以下稱為「被任命的成員」)。
2.被任命的成員由總督在與反對派領導人協商後根據首相的建議,以加蓋公印的文書,從聯邦某一組成部分的具有不受限制的民事和刑事管轄權的法院,或對來自任何此種法院的上訴具有管轄權的法院的現任法官或曾任法官中任命。
但是,在需要任命被任命的成員的情況下,如果按照前述程序進行任命的總督確信,找不到這樣一個合適的現任或曾任法官並且願意接受此種任命,則總督可以從曾經有權在巴貝多作為律師執業不少於十年且現已不再為執業律師的人中任命。
3.議會任何一院的成員或公職人員,不具有被任命為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成員的資格。
4.在遵守本條第5.之規定的前提下,在下列情形下,被任命的成員的職位成為空缺:
4.1.自其被任命之日起滿三年或任命其的文書規定的更短的期間;
4.2.其成為議會任何一院的成員或公職人員,或被任命為首席大法官或公共服務委員會的主席。
5.第105條的規定(與免職有關)應適用於被任命的成員。且所規定的機構,為該條第4.之目的,應為首相;為該條第6.之目的,應為首席大法官。
6.如果被任命的成員的職位空缺或該職位的就任者因任何原因而不能履行其職責,總督在與反對派領導人協商後,根據首相的建議,可以加蓋公印的文書任命一個具有被任命為被任命的成員之資格的人來履行該成員之職責;並且,任何依此被任命的人,在遵守第4.2.之規定的前提下,應持續履行職務直至某人被任命到該職位並承擔該職位之職責或(視具體情況)該職位的就任者恢復履行該職責,或者,直至總督根據前述規定程序撤銷了對他的任命。
7.自被任命的成員擔任該職務或以該職務的名義行事的最後之日起一年內,其不具有被任命擔任本憲法授權總督依照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的推薦或建議任命之職位的資格。
第90條 公共服務委員會的設立和組成
1.應設立巴貝多公共服務委員會,由主席和不少於三位且不多於五位其他成員組成,主席和其他成員由總督在與反對派領導人協商後根據首相的建議,以加蓋公印的文書任命。
2.議會任何一院的成員或公職人員,不具有被任命為公共服務委員會成員的資格。
3.在遵守第4.之規定的前提下,公共服務委員會成員職位在以下情況下成為空缺:
3.1.自其被任命之日起滿三年或任命其的文書中規定的更短的期間;
3.2.其成為議會任何一院的成員或成為公職人員。
4.第105條的規定(與免職有關)適用於公共服務委員會的成員。且為該條第4.和第6.之目的,規定的機構應為首相,但對於並不擔任委員會主席職務或在當時並不履行委員會主席職責的成員除外;為該條第6.之目的,規定的機構應為委員會主席。
5.如果公共服務委員會主席的職位空缺,或該職位的就任者因任何原因而不能履行其職責,總督與反對派領導人協商後,根據首相的建議為此指定委員會的其他成員之一來履行該職責,直至某人被任命至該職位並承擔該職位之職責,或直至該職位的就任者恢復履行該職責。
6.如果主席以外的公共服務委員會成員的職位空缺,或該職位的就任者因任何原因而不能履行其職責,總督在與反對派領導人協商後,根據首相的建議,可以任命一個有資格被任命為委員會成員的人來履行該職位之職責;任何如此任命的人,在遵守第3.2.之規定的前提下,應持續履行職務直至某人被任命至該職位並承擔該職位之職責,或該職位的就任者恢復履行該職責,或直至總督按照前述規定程序撤銷了對其的任命。
7.公共服務委員會的成員,自其擔任該職務或以該職務之名義行事的最後之日起一年內,其不具有被任命擔任本憲法授權總督依照公共服務委員會的推薦或建議任命之職位的資格。
第91條 警察服務委員會的設立和組成
1.應設立巴貝多警察服務委員會,由一名主席和不少於二名、不多於四名其他成員組成,主席和成員由總督在與反對派領導人協商後根據首相的建議,以加蓋公印的文書任命。
2.議會任何一院的成員或公職人員,不具有被任命為警察服務委員會成員的資格。
3.在遵守第4.之規定的前提下,警察服務委員會的成員職位在以下情況下成為空缺:
3.1.自其被任命之日起滿三年或任命其的文書中規定的更短的期間。
3.2.其成為議會任何一院的成員或公職人員。
4.第105條的規定(與免職有關)應適用於警察服務委員會的成員,為第105條第4.之目的,規定的機構應為首相,但對於並不擔任委員會主席職務或在當時並不履行委員會主席職責的成員除外,為第105條第6.之目的,規定的機構應為擔任主席職務者。
5.如果警察服務委員會主席的職位空缺,或該職位的就任者因任何原因而不能履行其職責,那麼,在某人被任命至該職位並承擔該職位之職責前,或者(視具體情況)在該職位的就任者恢復履行該職責前,總督應與反對派領導人協商後,根據首相的建議為此指定委員會的其他成員之一來履行該職責。
6.如果主席以外的警察服務委員會成員的職位空缺,或該職位的就任者因任何原因而不能履行其職責,總督在與反對派領導人協商後,根據首相的建議可以任命一個有資格被任命為委員會成員的人來履行該成員的職責;任何如此任命的人,在遵守第3.2.之規定的前提下,應持續工作直至某人被任命至該職位並承擔該職位之職責或該職位的就任者恢復履行該職責,或者直至總督按照前述規定程序撤銷對他的任命。
7.警察服務委員會的成員,自其擔任該職務或以該職務之名義行事的最後之日起一年內,其不具有被任命擔任本憲法授權總督依照警察服務委員會的推薦或建議任命之職位的資格。
第92條 委員會的程序
1.對於根據本章規定設立的任何委員會,總督可根據委員會的建議以制定法規或其他形式規定委員會的程序;且在經首相同意的情況下,總督可以賦予巴貝多政府的任何公職人員或機構以權利和義務,以履行委員會的職能。
2.在依本章規定設立的任何委員會的任何會議上,如果有三位成員出席,即為達到法定人數;如果出席的成員達到法定人數,委員會不因任何成員職位的空缺或任何成員缺席而喪失處理事務的資格,並且,即使有無權參加會議的人參加了委員會的會議,委員會的會議程序仍然有效。
3.在依本章規定設立的任何委員會的任何會議上提交決定的問題,應由出席委員會會議並投票的成員的多數票決定,如果對於任何問題的贊成票和反對票票數相等,則主持會議的成員有權並應當投決定票。
第93條 司法和法律官員的任命等
1.在遵守本憲法之規定的前提下,對本條所適用之職位的任命權以及對該職位的就職者予以免職和行使紀律管制的權力,在此授予總督根據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的建議行使。
2.本條之規定適用於任職者需具有議會規定的法律資格的公共職位(刑事檢控專員的職位除外)。
第94條 公職人員的任命等
1.在遵守本憲法規定的前提下,任命公職人員以及對擔任這些公職的人員予以免職和行使紀律管制的權力,在此授予總督根據公共服務委員會的建議行使。
2.在公共服務委員會建議將某人任命到任何公職之前,若該人正擔任某一職位,而對該職位的任命權由本憲法賦予總督根據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的建議或警察服務委員會的建議行使,則公共服務委員會應事先與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或警察服務委員會協商。
3.本條之規定不適用於:
3.1.總督個人工作人員的任何成員職位;
3.2.第93條適用的任何職位;
3.3.警察機關中的任何職位;
3.4.第100條適用的任何職位;
3.5.就調任任命權來說,第100-1條適用的任何職位;
3.6.刑事檢控專員的職位;和
3.7.審計長的職位。
第95條 根據第94條的授權
1.總督根據公共服務委員會的建議可以加蓋公印的文書指示:在遵守該文書中所規定之條件的前提下和範圍內,第94條第1.賦予總督的權力(免職的權力除外),在不損害總督根據該條行使這些權力的情況下,可由公共服務委員會的一個或多個成員或為此而指定的公職人員行使。
2.在將根據依照本條規定做出的文書進行任命的情況下,如果將被任命的人正擔任某一職位,而對該職位的任命權被授予總督根據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的建議或警察服務委員會的建議行使,則被前述文書授予任命權的人在做出任命前,應與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或警察服務委員會協商。
3.在對任何官員行使紀律管制的權力已經根據依照本條做出的文書行使了的情況下,對於該被行使了權力的官員,其可申請將案件提交給總督,已經採取的懲戒措施應因此停止生效,但懲戒措施包括暫停該官員履行其職位職責的除外,然後該案件應被提交給總督;在遵守第98條之規定的前提下,總督應根據公共服務委員會的建議對該官員採取措施。
第96條 警察機關成員的任命等
1.在遵守本憲法之規定的前提下,任命擔任警察機關中的職位以及對該職位的任職者予以免職和行使紀律管制的權力,在此賦予總督根據警察服務委員會的建議行使。
2.在警察服務委員會建議將某人任命到任何公職之前,若該人正擔任某一職位,而對該職位的任命權由本憲法賦予總督根據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的建議或公共服務委員會的建議行使,則警察服務委員會應事先與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或公共服務委員會協商。
3.議會可以對違反警察機關紀律的罪行以及對此種罪行可以科處的刑罰做出規定,本章所授予的對警察機關成員行使紀律管制的任何權力(包括將某一個成員免職的權力)應該根據這些規定行使。
第97條 根據第96條的授權
1.總督根據警察服務委員會的建議,可以加蓋公印的文書指示:在遵守該文書中所規定之條件的前提下和範圍內,第96條第1.賦予其的對於警察機關中巡官級別以下的職位的權力(免職的權力除外),在不損害總督根據該條行使這些權力的情況下,可以由警察服務委員會的一位或多位成員行使,或者由為此而指定的職銜不低於警長的警察機關中的官員行使。
2.在將根據依照本條做出的文書進行任命的情況下,如果將被任命的人正擔任某一職位,而對該職位的任命權被授予總督根據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的建議或警察服務委員會的建議行使,則被前述文書授予任命權的人在做出任命前,應與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或警察服務委員會協商。
3.在對警察機關中的任何成員行使紀律管制的權力已經根據依照本條做出的文書行使了的情況下,對於該被行使了權力的警察機關成員,其可申請將案件提交給總督,已經採取的懲戒措施應停止生效,但懲戒措施包括暫停該成員履行其職責的除外,然後該案件應被提交給總督;在遵守第98條之規定的前提下,總督應根據公共服務委員會的建議對該警察機關成員採取措施。
第98條 就紀律懲戒事務向樞密院上訴
1.在依本章建立的任何委員會建議任何公職人員應被免除職務或應對其以紀律管制的方式處以任何懲罰,總督依此建議行為之前,其應將該建議告知該公職人員,如果公職人員此後申請將案件提交給樞密院,則總督不應根據該建議行為,而應因此將該案件提交給樞密院。
總督根據委員會的建議,在將案件提交樞密院決定期間,仍然可以暫停該公職人員履行其職責。
2.在根據第1.的規定將案件提交樞密院後,樞密院對該案件進行評議,並應給予總督關於其對該公職人員應採取何種措施的建議,總督應根據此建議採取措施。
第98-1條 公共服務上訴委員會
1.應設立公共服務上訴委員會(以下稱「上訴委員會」),由總督在與首相和反對派領導人協商後任命的一名主席(應為法官或曾任法官)和二名其他成員組成,審理和裁決就以下決定提出的上訴:
1.1.服務委員會做出的有關懲戒公職人員的決定(免職的決定除外);
1.2.得到服務委員會授權的任何人做出的有關懲誡的決定。
2.上訴委員會中應有一名成員為已退休的公職人員。
3.第89條第2.至第6.和第92條第1.(有關任命資格、擔任公職的資格、服務委員會成員的任期以及服務委員會的程序方面的規定)應如同適用於服務委員會的成員一樣適用於上訴委員會的成員。
4.在履行其職務前,上訴委員會的成員應在總督或總督為此目的而指定的人員面前做就職宣誓並簽署宣誓。
5.儘管有第1.之規定,本條之規定不應被視為影響公職人員依照第98條請求將其案件提交給樞密院的權利。
6.在公職人員的案件已經由樞密院根據第98條做出決定後,就該事項不可再向上訴委員會提起任何進一步的程序。
7.第92條第3.的規定應適用於上訴委員會。
8.上訴委員會在依據本憲法行使其職責時,不受任何其他個人或機構的指示和控制。
9.上訴委員會可以透過法規的形式來規定:
9.1.其自己的審理程序;和
9.2.根據本憲法提出的上訴的程序。
10.上訴委員會在其認為有必要提交更多的證據時,可以:
10.1.命令在上訴委員會面前出示這些證據或者以宣誓書的形式提交;或
10.2.將事項交回給相關的服務委員會以收集這些證據,和:
10.2.1.基於重新認定的事項做出裁決;或
10.2.2.將具體的事實認定結論報告給上訴委員會。
11.在根據第10.2.將事項交回給服務委員會後,對該事項在實際可行或有必要的情況下,應如同初次聽審一樣做出處理。
12.在根據本條對上訴進行聽審後,上訴委員會可以:
12.1.維持、變更或修正被上訴的決定;
12.2.撤銷該決定;
12.3.以服務委員會本可能做出的任何其他決定代替之。
13.上訴委員會做出的每一決定均需取得其多數成員的同意。
14.上訴委員會可以透過法規或其他形式賦予政府任何公職人員或任何機構以權力和義務,以行使上訴委員會所承擔的職能。
第99條 常務次官和某些其他公職人員的任命
1.儘管有本章前面各條款的規定,
1.1.除第1.2.之規定外,任命擔任本條所適用之職位的權力在此授予總督根據相關服務委員會在與首相協商後做出的建議行使。
1.2.將具有相同薪金的常務次官調任至另一常務次官職位的權力,在此授予總督根據首相的建議行使。
2.本條規定適用於副總檢察長、局長、財政和計畫、內閣秘書、常務次官、警務處長首席機構官、首席人事官、首席培訓官、政府部的首席或副首席專業或技術顧問或官員(不論用何名稱)以及政府部的部長或副部長等職位。
3.在本條中,「相關服務委員會」係指:
3.1.對於警察機關中的職位,指警察服務委員會;
3.2.對於第93條適用的職位,在有關對擔任該職位者免職和行使紀律管制的權力上,指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和
3.3.對於本條適用的任何其他職位,指公共服務委員會。
第100條 海外首席代表和下屬工作人員的任命等
1.任命擔任本條所適用的職位以及將此職位的就任者免職的權力,由總督根據首相的建議行使。
2.就擔任本條所適用的職位以外之任何公職的任何人員,在為本條之目的而提出建議前,首相應與相關的服務委員會協商。
3.本條適用於巴貝多在任何其他國家或任何國際組織的大使、高級專員或其他首席代表的職位。
4.在本條中,「相關的服務委員會」係指:
4.1.對於擔任警察機關中的職位者,指警察服務委員會;
4.2.對於擔任第93條所適用的職位者,在有關對擔任該職位者免職和行使紀律管制的權力上,指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和
4.3.對於任何其他人員,指公共服務委員會。
第100-1條 調任至某些職位
1.調任至本條所適用之職位的權力,由首相行使。
2.本條適用的職位是:
2.1.為適當履行其職責而要求任職者居住在巴貝多境外的職位(第100條適用的職位除外);
2.2.由首相指定的負責巴貝多對外事務的部門中的職位。
第101條 刑事檢控專員的任命等
1.刑事檢控專員(本條中稱「專員」)由總督根據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的建議,以加蓋公印的文書任命。
2.只有具有被任命為法官的資格者,方可有資格擔任專員之職。
3.如果專員的職位空缺或該職務的就任者因任何原因而不能履行其職責,總督可根據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的建議,任命一人履行專員之職;任何依此任命的人,在遵守第4.之規定的前提下,應持續工作直至某人被任命至專員的職位上並承擔了該職位之職責,或(視具體情況)該職位的就任者恢復履行其職責,或者直至總督根據前述規定的程序撤銷了對該人的任命。
4.在遵守第5.之規定的前提下,專員在其年滿六十二歲時應空出其職位。
但是,總督根據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的建議,可以允許已經達到六十二歲的專員繼續任職直至達到總督與專員一致同意的更高年齡,但不應超過六十五歲。
5.第105條的規定(與免職有關)應適用於局長的職位,為該條第4.和第6.之目的,規定的機構應為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
第102條 審計長的任命等
1.審計長由總督根據公共服務委員會在與首相協商後給予的建議,以加蓋公印的文書任命。
2.如果審計長的職位空缺或該職位的就任者因任何原因而不能履行其職責,總督可根據公共服務委員會的建議,任命一人履行審計長之職;任何依此任命的人,在遵守第3.規定的前提下,應持續工作直至某人被任命至審計長的職位上並承擔了該職位之職責,或(視具體情況)該職位的就任者恢復了履行其職責,或者直至總督根據前述規定的程序撤銷了對其的任命。
3.在遵守第4.規定的前提下,審計長在年滿六十二歲時應空出其職位。
4.第105條的規定(與免職有關)應適用於審計長的職位,為該條第4.之目的,規定的機構應為首相或公共服務委員會的主席,為該條第6.之目的,規定的機構應為公共服務委員會。
第103條 養老金權利的保護
1.在遵守第104條規定的前提下,適用於對任何官員或其遺孀、子女、受贍養者或遺產代理人因該官員擔任公職而授予或支付任何養老金、報酬、退休金或其他類似津貼(在本條及第104條中稱為「獎勵」)的法律,應為在相關日期生效的法律,或任何以後的但並不會使該人利益減少的法律。
2.本條第1.中的「相關日期」係指:
2.1.對於在1966年11月30日以前授予的獎勵,為獎勵的授予日;
2.2.對於在或將在1966年11月30日或該日以後對在該日之前為公職人員的任何人授予的獎勵,為1966年11月29日;
2.3.對於向在1966年11月30日或該日以後成為公職人員的任何人授予將要授予的獎勵,為該人成為公職人員的日期。
3.如果某人有權在兩項或兩項以上法律中選擇哪一項法律適用於此,則其在行使選擇權時所指定的法律,為本條之目的,應被視為比其他的法律對其更為有利。
4.對因擔任公職而依法授予的獎勵(非從巴貝多某一其他公共基金中支付的獎勵),從統一基金中支付。
5.為本條和第104條之目的,擔任法官應被視為在公務部門工作。
第104條 養老金等的授予和撤銷
1.根據任何當時在巴貝多生效的養老金法律授予獎勵(根據該法律,作為被授予者的當然合法權利而有權獲得的獎勵除外)的權力,根據任何此種法律中與此方面有關的任何規定而扣留、減少或暫停授予依據任何此種法律應支付的任何獎勵的權力,由總督行使。
2.在遵守第5.和第6.規定的前提下,第1.賦予總督的權力,應根據相關服務委員會的建議行使。
3.相關的服務委員會不應向總督建議,對於某人因擔任或曾經擔任法官、刑事檢控專員或審計長職位而有資格獲得獎勵,因其犯有行為不端的罪行而不應被授予,或向總督建議應向該人支付的任何獎勵因此應被扣留、減少或暫停支付,除非該人因此行為不端之原因已被免職。
4.本條中的「相關服務委員會」係指:
4.1.對於可向某人授予或應向某人支付的獎勵,該人曾為公職人員,在其停止擔任公職之日之前,其正擔任:
4.1.1.法官;
4.1.2.刑事檢控專員;
4.1.3.第93條所適用的任何職位,關於對正擔任該職位者予以免職和行使紀律管制的權力,在行使前述授予的權力之日,
指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
4.2.對於可向某人授予或應向某人支付的獎勵,該人曾為公職人員,在其停止擔任公職之日之前,其為警察機關的成員,在此種情況下,指警察服務委員會;
4.3.在任何其他情況下,指公共服務委員會。
5.如果相關的服務委員會根據本條向總督建議,對於某人因擔任公職而根據任何養老金法律可以授予的任何獎勵,不應授予,或者對因擔任公職而依任何此種法律應予支付的任何獎勵應予扣留、減少數額或暫停支付,總督應將該建議告知該人或其遺產代理人,如果該人或(視具體情況)其遺產代理人申請將案件提交給樞密院,則總督應將該案件提交樞密院。
6.當案件根據第5.的規定被提交樞密院時,樞密院應審議該案件,並就相關服務委員會的建議是否應予維持、撤銷或變更而向總督提供意見,總督應據此意見行為。
7.本條中的「養老金法律」係指:與因某人擔任公職而應向其或其遺孀、子女、受贍養者或遺產代理人授予任何養老金、報酬、退休金或其他類似的津貼的任何法律。
第105條 對某些人的免職
1.在本憲法中規定,本條應適用於任何職位的情況下,除了根據本條的規定之外,就任該職位的人(在本條中稱為「該官員」)不應被免職或被暫停行使其職位職責;為第4.或第6.之目的,規定的機構,就任何職位來說,應為本條據以適用於該職位的本章中的條款為此目的而規定的機構。
2.僅在因喪失履行其職位職責的能力(不論是因為身心疾病還是任何其他原因)或品行不端,方可免除該官員的職務。
3.如果有關該官員將被免職的問題已被提交給根據本條任命的裁判庭,並且裁判庭已經向總督建議其應因前述的無能力或品行不端而被免職,則總督應將該官員免職。
4.如果規定的機構向總督建議,對於根據本條將該官員免職的問題應予調查,那麼:
4.1.總督應任命一個裁判庭,由一位主席和不少於二名其他成員組成,主席和其他成員由總督根據首席大法官的建議從聯邦某一地方具有不受限制的民事和刑事管轄權的法院或對來自任何此種法院的上訴具有管轄權的法院的現任法官或曾任法官中、或者有權在巴貝多作為律師執業已不少於十年的人中選任;和
4.2.該裁判庭應對該事項進行調查,將調查的事實向總督報告,並就該官員是否應因為前述的無能力或品行不端而被免職向總督提供建議。
5.附件二的規定適用於根據本條任命的裁判庭。
6.如果有關該官員將被免職的問題已根據本條提交給了裁判庭,總督根據規定的機構的建議,可以暫停該官員行使其職責,對任何此種暫停履行職務可由總督根據規定機構的建議隨時撤銷,並且,如果裁判庭建議總督不應將該成員免職,則暫停履行職務的決定在任何情況下均應停止生效。
第106條 保護委員會等免受法律訴訟
1.任何下列問題:
1.1.依本章建立的任何委員會是否有效地履行了本章賦予其的任何職責;
1.2.某人是否有效地履行了根據第95條或(視具體情況)第97條的規定委任給他的任何職責;或
1.3.此種委員會的任何成員或任何其他個人或機構是否有效地履行了與委員會工作有關或與第1.2.中所指之職責有關的任何其他職責,
均不在任何法院受到調查。
第107條 統一基金
1.應在巴貝多內為巴貝多建立統一基金,在遵守當時在巴貝多生效的法律之規定的前提下,所有的巴貝多的財政收入應歸入該基金中。
第108條 預算
1.負責財政的大臣在每個財政年度結束前應制作好下一財政年度的收入預算和公務部門開支預算,並將其提交給眾議院。
2.開支預算中應分別顯示需符合法定開支(規定於第109條第7.中)的額度以及需符合計畫記入統一基金的其他開支的額度。
第109條 開支的授權
1.對於每一財政年度,負責財政的大臣應在該財政年度開始前的最早的方便之時,向眾議院提出二份撥款議案,該議案根據幾個所要求的機構的有關領導(指示),議案中應包含計畫在該財政年度期間花費(通過法定方式花費的除外)的預算總額。
2.在遵守本條第4.和第6.之規定的前提下,眾議院投票通過的某一財政年度預算的額度應表明該財政年度公共開支的範圍和界限。
3.如果眾議院投票通過了某一財政年度的預算額度,在該年度結束時該額度存在未支出的餘額,則該餘額應歸零。
4.負責財政的大臣可以在必要時隨時製作補充的開支預算,並將其提交給眾議院投票表決。
5.對於所有根據本條第4.由眾議院投票通過的補充開支,負責財政的大臣可以在該財政年度結束前,隨時向眾議院提出補充撥款議案,該議案包含(在合適的標題下)該投票通過的總額度;在每一財政年度結束後,應儘快向眾議院提出一份包含還沒有被任何撥款議案所包括的額度的最終撥款議案。
6.提交給眾議院的顯示法定開支的任何開支預算的部分不在眾議院投票表決,該支出無須經議會進一步授權,應記入統一基金中。
7.為本條和第108條之目的:
7.1.「財政年度」係指在任何年份於4月1日或者議會規定的其他日期開始的十二個月的期間;和
7.2.「法定開支」是指依據本憲法和巴貝多在當時有效的其他法律的規定,從統一基金或巴貝多的一般收入和財產中支付的支出。
第110條 從統一基金中滿足支出
1.除非根據財政大臣親自簽署的或由財政大臣書面授權的某人親自簽署的委任狀的授權,否則,任何金額不應由統一基金支付;如此分配的金額應用於滿足根據第109條批准的公共開支,或在法定開支的情況下,用於法律指定的目的。
第111條 公共債務
1.巴貝多的公共債務,包括該債務產生的利息、該債務的償債基金和贖回金、因該債務的管理而附帶發生的費用和支出,從統一基金中支付。
第112條 總督和某些其他官員的薪酬
1.對本條所適用的職位的任職者應支付由任何法律規定的工資。
2.支付給本條所適用之職位任職者的工資從統一基金中支付。
3.對本條所適用之職位任職者應支付的工資、津貼以及其他任職條件,在其被任命後,不應做對其不利的改變;且為本項之目的,在某人的任職條件取決於該人自己選擇的情況下,該人所選擇的條件應被視為較其本來可能選擇的任何其他條件對其更為有利。
4.本條之規定適用於總督、法官、刑事檢控專員、審計長、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的成員以及公共服務委員會和警察服務委員會的成員。
第112-1條 公職人員和士兵的薪酬
1.對根據《文官編制法》和《國防法》設立的職務的任職者應支付的薪金和津貼,不應做對其不利的修改。
第113條 審計長職位的設立及其職責
1.應設立審計長,其職位為公職。
2.對最高法院、參議院、眾議院、政府的所有部門或機構(包括內閣辦公室、樞密院、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公共服務委員會和警察服務委員會以及政府控制的實體和法定機構,但不包括審計長的部門)的帳戶,應每年至少一次接受審計長審計,並做出審計長報告,審計長及其下屬工作人員在任何時間均有權獲取所有與這些帳戶有關的書籍、紀錄、報表和報告。
2-1.審計長可主動對政府各部門、法定機構以及政府控制的實體的財務管理狀況進行審查,包括這些部門、法定機構和政府控制的實體使用其資源來履行其職責的方式,以及使用這些資源的效率和效果。
3.審計長應向眾議院議長(如果議長的職位空缺或議長因任何原因而不能履行其職責,則向副議長)提交其根據本條第2.和第2-1.製作的報告,議長應將該報告提交給眾議院。
4.在根據本條第2.、第2-1.和第3.行使其職責時,審計長不受任何其他個人或機構的指示或控制。
5.(已被2007-10號法廢止)
6.本條的任何規定不應阻止審計長對下列職責的履行:
6.1.與政府帳目以及在巴貝多當時生效的法律規定的在巴貝多執行公共基金的其他公共當局和其他機構的帳目有關的職責;或
6.2.如此規定的與監督和控制巴貝多公共基金的支出有關的其他職責。
第114條 任命
1.在任何人已經空出了由本憲法設立的任何職位(包括根據第41條第1.、第64條第1.和第80條第2.設立的職位)的情況下,如果其具備資格,仍可再次根據本憲法的規定被任命、被選舉或以其他方式被選出擔任該職位。
2.如果根據本憲法授予任何人或機構對任何公共職位做出任命的權力,則儘管該職位可能正被他人擔任,在等待空出該職位期間,該他人正在休假,仍可任命某人到該職位上任職;如果有兩人或兩人以上因為根據本項所做的任命而擔任同一職位,則為履行該職位的職責之目的,最後一位被任命者應被視為該職位的唯一就任者。
3.第2.的規定對於法官職位如同對於公共職位一樣有效。
第115條 辭職
1.任何被任命、選舉或以其他方式被選出擔任由本憲法設立的任何職位(包括根據第41條第1.、第64條第1.和第80條第2.設立的職位)的人,均可辭去該職位,且除第40條第3.或第45條第1.另有不同規定外,辭職應以將親自書寫的辭呈提交給任命、選舉或選擇他的人或機構的方式來進行。
2.任何人以提交親自書寫的辭呈來表明的辭去前述任何職位的行為,在表明辭職的辭呈已被該辭呈所提交的人或機構收到,或由該人或機構授權接受辭呈的人收到,或受僱幫助該人履行其職位職責的人收到時,即生效。
第116條 達到法定年齡時空出職位
1.當某人達到本憲法規定的年齡而依本憲法的要求應空出其職位時,其在履行該職位職責時所實施的任何行為都並不僅僅因為其達到了該規定的年齡而無效。
第117條 解釋
1.在本憲法中:
1.1.「議會法律」係指議會制定的任何法律;
1.2.「聯邦」係指巴貝多、第8條所適用的任何國家以及任何此種國家的任何附屬國;
1.3.「統一基金」係指根據第107條建立的統一基金;
1.4.「議院」根據上下文的需要,指眾議院或參議院;
1.5.「法官」係指首席大法官、上訴法院的法官和高等法院的法官;
1.6.「法律」包括具有法律效力的任何文件和非成文的法律規則;
1.7.「效忠宣誓」係指附件一規定的效忠宣誓;
1.8.「議會」係指巴貝多議會;
1.9.「警察機關」係指根據1961年《警察法》建立的巴貝多皇家警察機關;
1.10.「公共職位」係指在公務部門中任何領薪的職位;
1.11.「公職人員」係指任何公共職位的任職者,包括被任命在任何此種職位上工作的任何人;
1.12.「公務部門」,在遵守第7.之規定的前提下,指巴貝多政府中承擔文官職能的皇家機構;
1.13.「會期」,對議會來說,指議會舉行會議的期間,於本憲法生效後或者在任何時間的閉會或解散後舉行第一次會議時開始,至議會閉會或者未經閉會而解散時結束;
1.14.「開會」,對議院來說,指該議院連續無休會地開會的期間,包括該議院各委員會開會的任何期間;
1.15.「議長」和「副議長」係指由眾議院隨時選出的分別作為眾議院的議長或副議長的眾議員。
2.為本憲法之目的,巴貝多的領土包括在1966年11月30日之前即已成為巴貝多領土組成部分的所有區域,以及可由議會宣布作為巴貝多組成部分的其他區域。
3.本憲法中所稱對任何職位的任命權,應被解釋為包括通過晉升或調轉而任命到該職位的權力,以及在該職位空缺或該職位的就任者不能(無論是因為缺席還是因為身心疾病或任何其他原因)履行該職位職責期間任命一人至該職位履行其職責的權力。
4.本憲法中以某一職位的名稱所指的該職位的任職者,應被解釋為包括在當時合法履行該職位之職責的任何人。
5.在某一職位的任職者不能履行該職位職責,本憲法指示任何人、或授權任何人或機構任命一人履行該職位之職責的情況下,受指示的人或透過行使憲法授權而任命的人履行該職責的有效性不應在任何法院因該職位的任職者不能履行該職責而受到質疑。
6.為本憲法之目的,不能僅因為一個人獲得了與公務部門有關的養老金或其他類似的津貼而認為其擔任公職。
7.本憲法中所指的公務部門不應被解釋為包括以下職位:
7.1.總督、首相或其他大臣、政務次官、反對派領導人、參議院的議長、副議長和參議員、眾議院的議長、副議長和眾議員或樞密院的成員;
7.2.司法和法律服務委員會、公共服務委員會或警察服務委員會的成員;
7.3.依據在巴貝多生效的任何法律設立的任何委員會或其他類似機構(無論是否設立為法人)的成員;或
7.4.除本憲法另有規定外,法官。
8.本憲法所指的將公職人員免職的權力,應被解釋為包括任何法律賦予的要求或允許該官員從公務部門退休的權力。
但是:
8.1.本項的任何規定都不應被解釋為授予任何人或任何機構要求法官、或刑事檢控專員、或審計長退休的權力;和
8.2.任何法律授予的允許某人從公務部門退休的任何權力,對於可以由總督以外的某人或機構根據本憲法設立的某一委員會的建議予以免職的公職人員,應授予總督根據公共服務委員會的建議行使。
9.如果本憲法授予做出任何公告、命令或給予任何指示的權力,該權力應被解釋為包括可以以類似方式行使的修改或撤銷任何此種公告、命令或指示的權力。
10.本憲法中關於任何人或機構在依照本憲法行使任何職責時不受任何其他人或機構的指示或控制的規定,不應被解釋為排除法院對有關該人或機構是否已根據本憲法或任何其他法律履行了該職責的問題行使管轄權。
11.1975年2月1日生效的《解釋法》和所有對法律的修改,經必要的修改,應適用於解釋本憲法和與其有關的其他法律的目的,如該解釋法適用於解釋的目的和適用於在前述法律開始適用後通過的巴貝多議會法律一樣。
效忠宣誓
我,____,宣誓:
我將忠實地並將根據法律誠實地忠誠於伊莉莎白二世女王陛下、她的繼承人和後裔。所以,上帝佑我。
總督正當履行職務的宣誓
我,___,宣誓:
我將在總督的職位上很好地、忠誠地為伊莉莎白二世女王陛下、她的繼承人和後裔服務。所以,上帝佑我。
首相或其他大臣或政務次官正當履行職務的宣誓
我,____,被任命為首相/大臣/政務次官,宣誓:
我將盡我所能,在需要的任何時間,為良好地管理巴貝多的公共事務自由地向總督(或其他在當時合法履行該職位職責的任何人)給予我的建議和意見,並且,我進一步宣誓:無論基於什麼理由,在任何時間,我將不披露特定的大臣或政務次官的建議、意見、觀點或投票,同時,除內閣授權並在良好地管理巴貝多事務所要求的範圍內,我將不直接或間接地披露內閣事務或議程,或我作為首相/大臣/政務次官而向我傳達的任何文件的性質或內容,或因我的上述身分而知悉的任何事項。我將在一切事務上做一位誠實且忠誠的首相/大臣/政務次官。所以,上帝佑我。
刑事檢控專員正當履行職務的宣誓
我,____,宣誓:
我將在刑事檢控專員的職位上很好地、忠誠地為伊麗莎白二世女王陛下、她的繼承人和後裔服務。所以,上帝佑我。
司法宣誓
我,____,宣誓:
我將在首席大法官/上訴法院法官/高等法院法官的職位上很好地、忠誠地為伊莉莎白二世女王陛下、她的繼承人和後裔服務,我將依據巴貝多法律和慣例無所畏懼、不偏袒、不帶個人感情或惡意地善待所有人。所以,上帝佑我。
加勒比法院法官的司法宣誓
我,____,在此宣誓(或莊嚴確認):
我將根據司法行為準則無所畏懼、不偏袒、不帶個人感情或惡意地忠實履行作為加勒比法院院長/法官的職責。所以,上帝佑我(在確認中省略此語)。
第1條
1.如果裁判所的成員死亡或辭去其職務,或喪失履行其職位之職責的能力,則另一具備裁判所成員資格的人可被任命代替其職位。
第2條
1.總督可以任命一個裁判所書記來記錄裁判所的活動,以及全面履行裁判所指示的與調查有關的義務。
第3條
1.如果裁判所的成員對在訴訟程序中出現的任何問題持贊成意見和持反對意見的人數相等,裁判所主席有權並應當投決定票。
第4條
1.裁判所可以規定自己的程序並為此目的制定規則。
第5條
1.裁判所的任何成員不應因其作為裁判所成員所做的任何事被提起任何訴訟。
第6條
1.裁判所應當享有最高法院享有的傳喚證人、要求出示文件和對出庭的人在經宣誓後予以詢問的權力。所有要求證人出庭或出示文件的傳票均應由裁判所的一名成員簽署,宣誓可以由裁判所的一名成員或由裁判所書記主持進行。
第7條
1.所有在裁判所開庭時被傳喚出庭、作證或出示文件的人,應在各個方面均如同證人服從最高法院簽發的傳票一樣,服從對他們送達的傳票;並且應如同他們在刑事訴訟中被公訴方傳喚出席最高法院一樣,在裁判所允許的情況下,有權獲得同樣的費用支付,但是,在裁判所認為合適的情況下,它可以全部或部分不同意支付這些費用。對這些證人支付費用的程序基本上與在最高法院對證人支付費用的程序相同。
2.對沒有充分的理由而拒絕或忘記在對其送達的傳票中規定的時間和地點出庭的人,出庭但是未經法庭允許即離去,或者沒有充分的理由而拒絕回答,或盡其所知和所信而充分地令人信服地回答裁判所,或經裁判所同意向其提出的所有問題;或者沒有充分的理由而拒絕,或忘記出示在對其送達的傳票中提及的在其占有或控制之下的文件的人,以及在裁判所的審理過程中故意侮辱裁判所成員或秘書;或者故意打斷裁判所審理程序的人,應處以五百美元以下的罰金,且由治安法官以簡易程序收取。
3.在法庭上給出證據的人不得被強迫自證其罪。每一個這樣的人,對於其在裁判所提供的任何證據,有權享有在最高法院提供證據的證人對於其在該法院提供的證據所享有的全部特權。
第8條
1.與調查相關的人在調查程序中有權聘請一名在巴貝多執業的出庭律師或事務律師作為其代理人。與調查有關的任何其他人經法庭准許也可以依此聘請代理人。
第9條
1.總督可以指示警察專員派遣警察出席法庭,在法庭的訴訟活動期間維護秩序,對證人發出傳票,並可以指示警察專員履行法庭指示的大臣義務。
第10條
1.總督可以指示:
1.1.如果有的話,對法庭的成員、書記和其他受僱與法庭的訴訟活動有關的人應支付的酬金;和
1.2.在根據本附件進行完質詢或懲罰程序後,出庭人對其他費用的支付。
2.根據第1.指示支付的任何金額據此從統一基金中支付。
第11條
1.除了受刑事檢控專員或法庭的指示外,根據本附件不應為任何懲罰啟動程序。法庭可以指示他們的書記或他們認為合適的其他人為這樣的懲罰啟動和繼續該程序。
第1條
1.全體選民在所有選區應儘可能平等。但是,任何選區中的選民應儘可能不超過選區數除選民總數所得結果的百分之一百一十五,不少於上述所得結果的百分之八十五。
第2條
1.諸如公路和河流這樣的自然邊界應被用在一些可能的地方。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一
國際法規全書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二
世界憲法大全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三
歐洲法規總攬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四
中國法規全書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五
萬教經書法典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六
全球刑事法典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七
全球民事法典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八
全球行政法典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九
全球食品法典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十
全球藥品法典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