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不列顛暨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憲法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
2000年 生效

大不列顛暨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憲法
大憲章
Magna Carta
1297年10月12日 修訂
英格蘭的自由和森林區的自由之大憲章;國王愛德華在該朝第二十五年確認。
受命於天的英格蘭國王兼愛爾蘭宗主、阿基坦公爵愛德華,[謹向所有的大主教、主教致敬],我們已經看到曾經的英格蘭國王、我們的父親亨利勳爵的,自由大憲章中的這些有關英格蘭自由的文字:
受命於天的英格蘭國王兼愛爾蘭宗主、諾曼第和阿基坦公爵、安茹伯爵亨利,謹向所有大主教、主教、修道院院長、傳教者、伯爵、男爵、郡長、蘇格蘭的市長、官員,以及向所有的土地管理人和其他將要看到現在這份憲章的忠實的臣民致敬:你們知道,為了拯救[…]我們的先覺者和繼承人、英格蘭的歷代國王的靈魂,為了提升神聖的宗教、改善我們的王國、磨礪我們的自由意志,以全能的神,上帝的榮譽,我們已經給予和同意所有的大主教、主教、修道院院長、傳教者、伯爵、男爵和我們這個王國的所有自由人,在我們的英格蘭王國永遠保有如下自由。
第1條 自由的確認
1.首先,為了我們和我們的子孫後代,我們已經向上帝應允,並由本憲章確認:英國國教應是自由的,並應享有她們所有的不可侵犯的權利和自由。為了我們和我們的子孫後代,我們也已經應允,給予我們王國的所有自由人那些已簽署的自由;他們和他們的子孫後代從我們和我們的子孫後代這裡擁有和保持。
第9條 倫敦的自由
1.倫敦城已經擁有所有古老的自由和[一直施行的]關稅。此外,我們決心要並且准予其他所有的城市、市鎮和五個港口的男爵和所有其他的港口擁有其自由和自由的關稅。
第29條 監禁、違背法律、司法的行政管理
1.任何自由人均不得被帶走或被關押,或被非法剝奪不動產所有權、自由、自由的關稅,或被剝奪法律的保護,或被放逐,或遭受其他任何方式的傷害;我們也將不會對其定罪,或譴責他,除非依據他的貴族作出的合法判決,或依據這片土地的法律。我們將不會出賣給任何人,我們將不會否定或拖延任何人的正義或權利。
憲章補充:
一般性保留;這些自由的遵守;有關本憲章和森林憲章的補充:
為所有大主教、主教、修道院院長、傳道者、聖殿騎士、醫院騎士團成員、伯爵、男爵和所有的人,精神的和世俗的,保留他們所有的自由的權利和他們在過去一直擁有的自由的關稅。並且前面所述的,我們已經應允在我們的王國內持有的所有的關稅和自由,我們和我們的後代均將遵守;並且]我們這個王國內所有人,精神的和世俗的,對於其他人,他們均將以同樣的方式遵守。並且為了這些我們賦予和應允的自由,和其他包含於我們的森林自由憲章的自由,大主教、主教、修道院院長、傳道者、伯爵、男爵、騎士、不動產持有人和其他的臣民,已經支付給我們其所有動產的十五分之一部分。並且我們已經在其他部分也應允他們,即我們或我們的後代均不應導致或做出任何將會侵害或破壞本憲章所包含的自由之事。並且若任何人引發了任何與這些承諾相牴觸的事,這些事均不能被推動、也不具有效力。以下是見證人:(名略)。
同樣地,為了我們和我們的子孫後代,我們,簽署並批准前面所述的賜予和應允,確認和增強所有這些,並通過現在這些內容的要旨更新:我們和我們的後代的意願和應允即是,[本憲章和]他的所有的單個的條款均應被篤定地、堅實地、並且不可侵犯地遵守;
並且若同一憲章內包含的任何條款到目前為止可能還沒有被遵守,我們決心要並且依據權威的皇家命令從今以後堅決予以遵守。
有關於此的證據,我們已經製作了一張特許狀。
我們的兒子T.愛德華在威斯敏斯特,於本朝第28年的3月28日。
自由憲章(1215年6月15日英王約翰簽署)
奉天承運,英格蘭國王兼領愛爾蘭君主、諾曼第與阿基坦公爵及安茹伯爵約翰,致意於諸大主教、主教、修道院院長、伯爵、男爵、法官、森林官、執行吏、典獄官、差人、管家吏及忠順之人民而昭告之日。
朕受天明命。繼承尊位。朝乾夕惕。惟恐失墜。我心恐憂。孰從安之。先帝威靈。孰從瞻之。憑何陰騭。福佑後嗣。以何嘉謨。歸榮上帝。巍巍教會。必有以崇。泱泱大國。必有以隆。用是殫精竭慮。獲求建樹立功。乃有坎特伯雷大主教斯提芬(其餘人名從略)等先獲朕心。首上奏議。眾謀僉同。憲章是制。諮爾臣民。其宜悉知聯旨。
第1條
1.開宗明義,根據本憲章,英國教會應予自由,其權力仍舊不動,其自由權不得侵犯。英國教會所認為最重要及最必需之選舉自由權,在朕與諸男爵發生不睦前,已由聯自動頒賜,凡此昭彰事實,本憲章及經請得教皇英諾森三世之同意者,茲一併認可之。朕與朕之後嗣當以誠意永久遵守本憲章,並頒賜一切增加之自由權於全國自由民,世代遵行。
第2條
1.任何伯爵、男爵或武士亡故時,其繼承人已達成年且欠有采地繼承稅者,應以繳納舊有之采地繼承稅而享受其遺產。伯爵之繼承人應繳一百磅,男爵之繼承人亦繳一百磅,武士之繼承人則繳一百先令。依照采地之舊習慣,所欠者少所納者亦少。
第3條
1.伯爵、男爵或武士之繼承人係未成年且受監護者,當其成年時,無須繳納采地繼承稅及不動產移轉稅而得享受其遺產。
第4條
1.未成年繼承人之土地管理人只應收取土地之相當獲益及相當之賦稅與勞役,但不得損傷並消耗人力或物力。如朕將該項土地委託執行吏或其他應負責為朕收取土地獲益之人保管。而其人使所保管之物受損傷或消耗的,朕得處以罰金,並將該項土地交與采地之端正人士二人,為朕或朕所指定之人收取獲益。如朕將該項土地之保管權授予或售予任何人,而其人使土地受損壞或消耗,其人即喪失該項保管權。該項保管權應即授予該采地之端正人士二人,為朕收取獲益。
第5條
1.此外,土地保管人於其保管期內,得取費於土地獲益內,將房屋、園地、魚塘、池沼、磨坊及其他附屬於土地之物,加以修葺與整頓。繼承人達成年時,該保管人應按耕耘時所需並就土地獲益所許可之範圍,將備有犁鋤及其他農具之全部田地歸還之。
第6條
1.繼承人得於不貶抑其身分之條件下結婚,惟訂婚前應通知其親族。
第7條
1.寡婦於本夫亡故後,應即取得其嫁資及遺產而不受留難,並無須以任何物報償之。寡婦於本夫亡故後,得留居夫宅四十日。在四十日內,寡婦所有財產應交與之。
第8條
1.寡婦自願孀居時,不得強迫其改嫁。惟該寡婦享有朕地或其他采地者,應以未得朕或其他貴族之許可前決不改嫁為擔保。
第9條
1.債務人之動產足以償債時,朕與朕之執行吏均不得強取其人之任何收入以抵擋債務,亦不得使該債務人之保人受扣押財產之處分。如該債務人未能償付債務且無清償之款,則其保人應負償債之責。保人願意時,得扣押該債務人之土地與收入,至該債務人償還保人前所代償之債務時為止。惟該債務人對於保人在債務上已無所負時,不在此限。
第10條
1.如任何人曾從猶太人處借得巨額或少數款項,而於償還該項借款前亡故,則當其繼承人未達成年時,該項債務不得負有利息。如該項債務歸朕所有,朕僅得收取契據上所載動產。
第11條
1.凡對猶太人欠有債務者亡故時,其妻應獲得其嫁資,無須償還該項債務。但如該亡故者遺有未達成年之子女,應按該亡故者所有遺產之性質,為其子女留備教養必需之費,所餘之款,除應納與貴族之報償外,始得以之償還債務。關於所欠非猶太人之債務亦應依照同樣規定辦理。
第12條
1.朕除下列三項稅金外,不得徵收代役稅或貢金,惟全國公意所許可者,不在此限:
1.1.贖回朕之身體時所需者;
1.2.朕之長子受封武士時所需者;
1.3.朕之長女出嫁時所需者。
為以上三項之目的所徵貢金之定額務求適當,關於倫敦市之貢金,應依同樣規定辦理。
第13條
1.倫敦市應保有其原有之一切自由權及自由風俗習慣,水陸皆然。朕並承認其他各城邑、市鎮、港口保有其自由權及自由風俗習慣。
第14條
1.為徵求關於賦課上述者外之貢金或代役稅之全國公意,朕應以詔書於規定日期(至少四十日內)及規定地點召集各大主教、修道院院長、伯爵及男爵。朕並應通過各郡長及執行吏召集其他各長官,召集之緣由,應於詔書內載明。召集後,前述事項應依出席人之同意,於指定之日進行討論,不以缺席人數阻延之。
第15條
1.自此以後,朕不得准許任何貴族徵收自由民任何貢金。惟:
1.1.贖回該貴族之身體時所需者;
1.2.該貴族長子受封武士時所需者;
1.3.該貴族長女出嫁時所需者。
不在此限。為以上目的所徵貢金之定額務求適當。
第16條
1.對於服務於武士采地或其他自由保有地之人,不得強迫其服額外之役。
第17條
1.民事訴訟不向國王法庭提起,應於指定地點受理之。
第18條
1.關於「強占土地」、「收回遺產」及「最後控訴」等訴訟之陪審裁判,除在土地所在地之郡法院外,不得舉行之。每郡應由朕派遣法官二人,每年四次,如朕不在國內,則由大法官代派,會同每郡所推舉之武士四人,於郡法院指定之日及地點舉行前項審判。
第19條
1.如上述之陪審裁判不能於郡法院指定之日舉行,則該日出席於法院之人中,應有酌留適當人數之武士及自由佃民,以便按事之大小給與相當裁判。
第20條
1.自由民犯輕罪者,應視其犯罪之程度科以罰金。犯重罪者,應視其罪之大少,沒收其財產,酌留給養必需之部分。對於商人,應依同樣手續辦理,惟免除其貨物。自由農人犯罪者,應同樣科以罰金,惟免除其農具。上述之罰金,除有鄰居正直之人宣誓證明外,不得科處之。
第21條
1.伯爵與男爵犯罪者只應由其貴族並視其犯罪之程度科以罰金。
第22條
1.牧師犯罪者,除依照上述諸人之處罰方法外,不得沒收其在俗之保有物。科以罰金時,不得視其牧師採錄之數額而定。
第23條
1.對於任何市鎮或個人,不得強迫其修築河上橋樑,惟歷來不負有築橋之責者,不在此限。
第24條
1.執行吏、巡察吏、檢驗吏或管家吏不得受理刑事訴訟。
第25條
1.全國各郡、百家村、小邑及社區,王室之湯沐邑除外;應維持舊有租金,不得增加額外費用。
第26條
1.凡受朕采地者亡故時,執行吏或管家吏如持有朕對於該亡故者索欠之特許證書,即得依公正人士之意見,按債務之價值,扣押並登記該亡故者之動產。但在清償該項債務前,該項動產不得移動。償債後所余之產,應交與受託執行遺囑之人,依照該亡故者之遺囑處置,如該亡故者未欠有債務,其遺產應用於該亡故者所指定之用途,但應酌留相當部分給予其妻室與子女。
第27條
1.任何自由民未立遺囑而亡故時,其遺產應由其親近之戚友依教會之意見分配之,但應核留一部分以償還該亡故者之債務。
第28條
1.凡巡察吏或其他管家吏,不得強取任何人之五穀或其他動產,惟各該官吏即刻出資購買或依出售者之意准其延期付款時,不在此限。
第29條
1.凡武士,為自願親自守衛或因正當理由不能親自守衛而由他人代為守衛城堡者,巡察吏不得向其強索守衛之酬勞。該武士奉命出征時,則在從軍期內,得免除守衛之責。
第30條
1.凡執行吏或管家吏,均不得強取任何自由民之馬匹或車乘以供運輸,惟經該自由民同意者不在此限。
第31條
1.朕或朕之管家吏,均不得強取他人之木材,以供城堡或其他私用,惟經城堡所有人同意者不在此限。
第32條
1.朕扣留重罪既決犯之土地之時間,不得超過一年零一日。逾期後,應收土地交還原有貴族。
第33條
1.自此以後,泰晤士河與美得威河及英國全境之堰壩或魚樑,除海岸者外,概應拆除之。
第34條
1.自此以後,凡強制被告歸還係爭土地否則應到國王法庭審訊之勒令不得施於任何人,以免自由民遭受普通訴訟之不公。
第35條
1.全國之度量衡概應統一。酒類、烈性麥酒及穀類之量器,應以倫敦夸脫為標準;染色布手、土布及鎖子甲布之尺度,應以織邊下之兩碼為標準;其他衡器亦如量器之規定。
第36條
1.自此以後,准予法庭訴訟之令狀應免費發給,不得索取或給予陋規。請求發給時,不得拒絕。
第37條
1.任何人以永久租佃、農役保有或特許享有取得朕之土地並以服軍役取得他人之土地時,朕不得因各該項永代之借地、服役之借地或特許享有之地產對於其繼承人或其取得他人之土地而有監督權。除該項永代之借地負有軍役外,朕亦不得監督各該項永代之借地、服役之借地或特許享有之地產。朕並不得因任何人以獻納弓、箭、刀、槍等軍器而取朕之土地,監督其繼承人或其以服軍役所得自他人之土地。
第38條
1.自此以後,凡未經提出可靠之證據者,管家吏不得單憑本人之主張將任何人置之於法。
第39條
1.凡自由民除經其貴族依法判決或遵照內國法律之規定外,不得加以扣留、監禁、沒收其財產、剝奪其法律保護權或加以放逐、傷害、搜索或逮捕。
第40條
1.朕不得對任何人濫用、拒絕或延擱權利或賞罰。
第41條
1.一切商人,除在戰時並為敵國之人外,均得遵陸道或水道安全出入、逗留或經過英國以經營商業,並得免繳一切苛捐雜稅,唯須遵從舊時正當之習慣。開戰時,如在英國尋獲敵國商人,在朕或朕之大法官得知在敵國被尋獲之本國商人之待遇狀況前,應加以扣留,但不得傷害其身體與貨物。如本國之商人在敵國安全無恙,則敵國之商人在英國亦得安全無恙。
第42條
1.自此以後,凡效忠於朕者,除在戰時為國家公眾幸福計不得不加以羈束外,均得遵陸道或水道安全出國或回國,但囚犯、被剝奪法律保護權者除外,對於敵國之僑民及商人,依前述方法辦理。
第43條
1.凡享有對於任何歸屬土地之領得權者亡故時,其繼承人得不另繳采地繼承稅,除對采地所有者之男爵服役外,得不服額外之役務。
第44條
1.對於居住於森林區之外之人,自此以後不得以普通傳票傳其至森林法庭前,惟其為森林區案件之被告或為因森林區案件被控告者之保人時,不在此限。
第45條
1.除具有法律知識並願遵守法律者外,朕不得任命任何人為法官、巡察吏、執行吏或管家吏。
第46條
1.凡已建立寺院並領得歷朝英王之寺院執照或享有昔時之寺產保有權之男爵,得於無人保管時保管各該寺院。
第47條
1.朕即位以來所劃之森林區及建為防禦工事之河岸,應即拆除之。
第48條
1.凡對於各郡之森林、苑囿及其守護人、森林官、管家吏與其僕役、河岸及其守護人之一切惡習與陋規,應由各邦所派宣誓之武士十二人立即馳往各該郡調查之,並於調查後四十日內完全革除之,務使不得再有此種弊端。調查並革除時,應先奏明朕,朕不在國內時,應稟明大法官。
第49條
1.朕應立即退還英國人民所交信物與文契,以作保全治安或忠實服務之保證者。
第50條
1.朕應完全解除傑勒得之親屬與戚族(人名從略)執行吏之職,務使彼等此後不復掌守此職。
第51條
1.君臣複歸於好後,朕應立即將所有挾戰馬與兵器來騷擾英國之外國兵士、弩手僕役、傭兵逐出英國。
第52條
1.任何人,未經其貴族依法判決而被強奪或取去土地、城堡、自由權或合法權利者,朕應立即將原物歸還之。如有對於此項事件之爭執發生,應依下列確保和平之男爵二十五人之意見裁決之。但對於原為任何人所有,未經其貴族依法判決而被朕父亨利王或朕兄理查王奪去,現歸朕所有,或歸他人所有;或應由朕予以擔保之物,朕當展緩至公定之十字軍東征時期歸還之。唯於朕誓師東征前已以訴訟解決或以勒令審理者,不在此限。但當朕參謁聖地後歸來時或因故中止東征時,朕應即公平處置之。
第53條
1.對於下列事件,朕應依照上條之規定處理或展緩處理之:
1.1.對於朕父亨利王或朕兄理查王所劃出之森林區之當拆除者與當保留者之公平處置;
1.2.對於屬於他人采地之土地之監督權(此種監督權朕已因某人以服軍役從朕處所取得之采地而享有之)者;
1.3.對於建立於其他貴族采地上之寺院(對於此種寺院該項采地之貴族得聲明有管轄權)。當朕參謁聖地後歸來時或因故中止東征時,朕應即對有關各該項事件之申訴者作公平之判決。
第54條
1.凡被婦人以本夫以外任何人之死亡控告者,不因此故受逮捕或監禁。
第55條
1.凡朕所科一切違法及不正當之罰金,概應免除之,或依照下列確保和平之男爵二十五人之意見或大多數男爵連同坎特伯雷大主教斯提芬及其所願與共同商議此事者之意見處置之。該大主教不能出席時,此事亦應照常進行。為上述男爵二十五人中有一人或數人與同一事件有關,則應撤換之,代以其餘男爵所選任之人。
第56條
1.凡威爾士人,未經其在英格蘭或在威爾士之貴族依法判決而被朕奪去之土地、自由權或他物者,朕應立即將原物歸還之。如有對於此事之爭執發生,應於英格蘭與威爾士間之邊境以其貴族之判決處置之;對於英格蘭人之產業,應依英格蘭之法律;對於威爾士人之產業,應依照威爾斯之法律;對於在英格蘭與威爾斯間之邊境之產業,應依照邊境之法律。威爾斯人對朕及朕之人民,亦應同樣辦理。
第57條
1.但對於原為威爾斯任何人所有,未經其貴族依法判決而被朕父亨利王或朕兄理查王奪去,現歸朕所有,或歸他人所有,或應由朕予以擔保之物,朕應展緩至公定之十字軍東征時期歸還之。唯於朕誓師東征前已以訴訟解決或以勒令審理者,不在此限。但當朕參謁聖地後歸來時或因故中止東征時,朕應立即依照威爾斯及上述諸區域之法律公平處理之。
第58條
1.朕應即歸還盧埃林之子及威爾斯人所交留之人質,以及作為和平擔保之一切信物與文契。
第59條
1.朕對蘇格蘭王亞歷山大,應歸還其姊妹、信物、自由權及合法權利,其辦法悉與朕所對待英國其他諸男爵者同。唯依照朕所得自亞歷山大之父,蘇格蘭先王威廉之敕書應另法辦理者,不在此限,對於此應以在英國宮庭之蘇格蘭貴族之意見處理之。
第60條
1.英國人民,無論其為僧侶或俗人,應依照朕諭告全國之應就朕所屬範圍對朕直隸之臣加以遵守者,就其所屬範圍對其家臣或奴僕,一律遵守前述之習慣與自由權。
第61條
1.朕為榮耀上帝,致隆邦家,並為泯除朕與諸男爵間之意見,作以上之讓步,深願彼等永享太平之福,茲再賜予彼等下述之保證。諸男爵得任意從國中推舉男爵二十五人,此二十五人應盡力遵守維護朕所頒賜彼等並以本憲章認可之和平與特權。如朕、朕之法官、管家吏或任何臣僕,在任何方面侵犯任何人之權利或破壞任何和平條款而被上述二十五男爵中四人發覺時,該四人應至朕前(如朕不在國內則至朕之大法官前)指出朕之錯誤,並奏請立即改正之。如朕,或朕不在國內時朕之大法官,自錯誤指出之日起四十日內不改正該項錯誤,該四人應將此事取決於其餘男爵,該二十五男爵得與全國人民以其權力對朕施抑制與壓力(即奪取朕之城堡土地與財產或以他法),至該項錯誤已依照彼等之意見改正時為止。對朕施抑制與壓力時,朕之身體及皇后、皇子與公主之身體不得侵犯。錯誤改正後,彼等應與朕復為君臣如初。英國任何人民願與諸男爵採取一致行動時,應宣誓服從上述二十五男爵之命令,並盡其全力與彼等共同施壓。朕對任何人之宣誓,應公然允許之,並不得阻止之。國中所有人民不願對該二十五男爵宣誓作施壓之行動者,朕應以命令使其宣誓。上述二十五男爵中任何人亡故、離國或因他故不能作上述之行動時,其餘男爵應依己意選舉其他男爵以代之,其宣誓方法與上述諸人相同。此外,上述之二十五男爵於進行受託執行之事件中出席討論,並對於某事發生爭論時,或其中若干男爵被召集後不願或不能出席時,則出席男爵之過半數所決定或宣布之方案,應認為與全體所同意者同為有效並有拘束力。上述之二十五男爵應宣誓竭誠遵守以上之規定,並盡其全力使全國遵守。朕不得由本人或通過他人從任何人處取得任何物,使上述之任何物權與自由權廢止或削減。如有此項取得之物,應作為無效,朕不得利用之。
第62條
1.朕已完全赦免並寬恕自爭鬥以來朕與臣民(僧侶與俗人)間所發生之氣憤與仇恨,以及自本朝十六年復活節至媾和日之期間臣民於爭鬥之際所犯一切罪過。朕並已命坎特伯雷大主教斯提芬爵士,杜柏林大主教亨利爵士及上述諸男爵與主事官潘特爾草定對於前項諾言與上述之讓步條件之鐵證,頒賜臣民以取信。
第63條
1.朕昭告,英國教會應予自由,英國人民應安然、泰然、全然享受欽賜之上述一切自由權、權利與特權,近及其身遠及後嗣,凡事凡地,永保有之。朕與諸男爵誓以善意遵守上述之規定,天鑒之。
作證者上列及下列諸人。
本朝17年6月15日頒於溫莎與斯坦斯之間之蘭尼米德之野。
(以下所列人名從略)
國民權利與自由和王位繼承宣言
An Act Declaring the Rights and Liberties of the Subject and Settling the Succession of the Crown
1689年10月25日 頒布
臣民權利和自由以及王位繼承宣言
鑒於貴族院之神職議員和世俗議員及下院議員集會於西敏斯寺,依法、充分並自由地代表本王國各階層之人民,茲於西元1688年2月13日,當面向他們的陛下,即被命名為和稱為威廉和瑪麗的奧蘭治親王和王妃,呈遞一份由前述貴族院議員和平民院議員制定的書面宣言,其文如下:
鑒於前任國王詹姆士二世,在其所僱用的諸多邪惡律師、法官和部長的助紂為虐下,竭力通過下列手段摧毀和根除本王國之新教、法律與自由:
篡奪並行使不經議會同意而放棄與中止法律及其執行之權力;
囚禁與指控諸多恭順地籲請其放棄所篡奪權力的、令人尊敬的高級教士;
以國璽簽發委任狀並敦促執行之以建立法庭,其稱為宗教訴訟法庭;
未經議會同意,為供國王之用而憑藉國王特權超越議會批准的或者可能批准之期限或者方式橫徵暴斂;
在和平時期不經議會同意而徵募並保有一支常備軍並違法駐紮軍隊;
迫使屬於新教之善良臣民解除武裝,同時又違法地武裝和僱用天主教徒;
侵犯選舉議會議員之自由;
就本屬於議會管轄權之事由向王座法庭起訴,以及其他各種專制和非法手段;
鑒於在過去幾年保持偏見、腐化和無能之人當選並辱沒審判之陪審員,尤其在叛逆罪審判中擔任陪審員之非自由地產保有者更是如此;
刑事案件中被羈押者被要求給付過高之保釋金,以致無法享受法律為臣民自由所提供之保障;
被科以過高之罰金;
被科處非法且殘酷之刑罰;
且在許多情形下,在據以對之科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的有罪判決或者判決作出前,就已作出科處罰金和沒收財產的授權和允諾。
所有這些完全且直接違反本王國既知之法律、制定法以及自由。
又鑒於前任國王詹姆士二世業已退位,王位因而出缺,奧蘭治親王殿下(其祈求萬能的上帝的旨意,拯救本王國於教皇和專制的權力)特(根據貴族院神職議員和世俗議員以及諸多平民院之領袖們的建議)命向新教徒之貴族院神職議員和世俗議員致函,並向諸多郡縣、城市、大學、市鎮以及五港同盟致另函,著其選任合適之人送往議會代表他們,於本年,即1688年,1月22日集會於威斯敏斯特宮並開會,以立法使其宗教、法律及自由免再遭受滅頂之災;據此函件遂行相關之選舉。
於茲前述貴族院神職議員和世俗議員以及平民院議員,因應他們各自收到之函件及選舉,現聚會於此,充分並自由地代表這個國家,以最為嚴肅的態度考量實現前述目的之最佳途徑,為維護和主張他們源遠流長的權利和自由乃首先(與其先人在類似情形下通常所為一樣)宣告:
自封之不經議會同意而以國王權威中止法律或 其執行的權力,為非法;
自封之以國王權威而中止法律或其執行的權力,如前任國王所篡奪和行使者,為非法;
設立此前之宗教訴訟法庭之委任狀及其他類似之委任狀和法庭,為非法且有害;
未經議會同意,憑藉國王特權而超越議會批准的或者可能批准的期限或者方式徵稅以供國王之用,為非法;
臣民有向國王請願之權,因此等請願而被囚禁或者指控的,為非法;
在和平時期,除非徵得議會同意,否則,徵募並保有一支常備軍,為非法;
屬於新教之臣民,有權依其條件、依法持有武器以自衛;
議會議員之選舉須為自由的;
在任何法院或者議會之外的其他地方不得對議會中的講演、辯論及議事自由提出指控和訴訟;
不得要求過高之保釋金,不得科以過高之罰金,亦不得科處殘酷且非常之刑罰;
應妥當選任陪審員,審判叛逆罪被告的陪審員須為自由地產保有者;
所有在有罪判決作出前作出之科處罰金和沒收財產的授權和允諾均為非法並無效;
為平民憤和為修改、鞏固及維護法律,應定期召開議會。
他們斷言、主張並堅稱前述主張,無論就全部而言抑或就個別而言,均為他們不容置疑的權利和自由,任何有損人民前述主張之法律斷言、判決、行為或者訴訟無論如何均不得產生效力或者成為先例;對此,主張他們權利,正如奧蘭治親王殿下之宣言所鼓勵他們的,乃是獲得充分補償和救濟的唯一手段。他們完全相信,奧蘭治親王殿下會進一步使其業已大力推進的事業更加完美,進一步解國於倒懸,也會保護他們所主張的權利免受侵害,保護他們的宗教、權利及自由免受他人的攻擊。
於是前述貴族院神職議員和世俗議員及平民院議員集會於威斯敏斯特宮,決議如下:威廉和瑪麗,即奧蘭治親王和女王,應為並被宣布為英格蘭、法蘭西、愛爾蘭以及它們所屬自治領的國王和女王,在其雙方有生之年暨一方駕崩後,在另一方有生之年,擁有前述王國及其自治領的王位和王室尊稱;在其共同生存期間,王權之專權和全權由奧蘭治親王以前述親王和王妃的名義享有並行使之;在其雙方都駕崩後,前述王國和自治領的王位和王室尊稱由前述王妃的嫡出之繼承人繼承之;若前述王妃無嫡出,則由丹麥之安妮公主及其嫡出之繼承人繼承之;若安妮公主駕崩且無嫡出,則由前述奧蘭治親王之嫡出之繼承人繼承之。貴族院神職議員和世俗議員及平民院議員請求前述親王和王妃悉數接受之。
所有法律要求為效忠宣誓或至尊宣誓而非下文規定之宣誓者,應為下文規定之宣誓,前述效忠宣誓和至尊宣誓廢止之:
誓詞:
「本人(宣誓人姓名)謹鄭重承諾、宣誓,本人將以至誠效忠威廉國王和瑪麗女王二位陛下。願主佑我!」
「本人(宣誓人姓名)謹宣誓,我由衷地憎惡、憎恨這不虔誠的、異端的、該詛咒的教義和觀點,即,所有被教皇和羅馬教廷的其他機關逐出教會或剝奪聖職的王子得由其臣民或者其他任何人處置或誅殺之,並以命令宣告該教義和觀點為瀆神和異端者。我並宣告,任何外國國君、個人、高級教士、政府或者統治者在本王國均無宗教或者世俗上之管轄權、權力、霸權、特權及權威。願主佑我!」
於是,兩位陛下,因應前述宣言中之貴族院的神職議員和世俗議員及平民院議員的決議和願望,接受了英格蘭、法蘭西、愛爾蘭及其自治領的王位和王室尊稱。
隨之,兩位陛下認為,前述貴族院神職議員和世俗議員及平民院議員,即議會兩院,應繼續開會,並經兩位陛下之御准就本王國宗教、法律及自由之安排作出有法律效力之規定,以免其在將來再受破壞;前述貴族院神職議員和世俗議員及平民院議員同意並遵照為之。
現,根據前述主張,前述貴族院神職議員和世俗議員及平民院議員集會於議會,以根據議會的權利而以合法形式制定之法律的權力批准、確認、確立前述宣言及其中所包含之條、款、事務和事項;謹祈求(他們的陛下)宣告並頒布,即,前述宣言中所斷言和主張之權利和自由之全部和任一均為本王國人民之真實的、源遠流長的與不容置疑的權利和自由,並應如此得到尊重、認可、宣判、看待和對待;前述權利之全部和任一,應依照前述宣言之明確規定而得到堅決和嚴格的維護和遵守;此後,所有官員和大臣均應按照同一宣言而服務於他們的陛下及其繼承人。
前述貴族院神職議員和世俗議員及平民院議員嚴肅地考量,他們曾如何祈求萬能的上帝,以其對這個國家無上的眷顧和仁慈,任命他們的陛下的王室成員至他們祖先的寶座之上並庇護之,使其能夠最為恰當地統治我們,對此他們由衷地給予其微不足道的感謝和讚美,現謹真誠地、堅定地、確實地與誠摯地思索,茲意識到、承認並宣布,國王詹姆士二世業已退位,他們的陛下已如前述接受了王位和王室尊稱;他們的陛下業已根據本王國的法律成為不僅過去是、現在是,依法也應是我們至高無上的君主和女王,即英格蘭、法蘭西、愛爾蘭及其所屬自治領的國王和女王,國王和女王最全面、正當以及完全地享有、兼有、聯合並獲得前述各王國之王國政府、王位及尊稱,以及所有榮譽、稱號、頭銜、王權、大權、權力、管轄權以及權威。
為了防止以任何自封之對王位的權利為由而引起本王國的紛爭和分裂,為了維護王位繼承的確定性,除上帝外,本國之統一、和平、安寧及安全全然係於之、賴於斯;前述貴族院神職議員和世俗議員及平民院議員謹祈求他們的陛下制定、確立並宣告:在其雙方有生之年暨一方駕崩後,在另一方有生之年,前述各王國及自治領之王位和王國政府以及其所有和附屬之前述尊稱、榮譽、稱號、頭銜、王權、大權、權力、管轄權以及權威之全部及其部分繼續由前述陛下共同或之一享有之;在其共同生存期間,王權和政府之權力全部、不容置疑地、完全並僅能由國王陛下以前述國王和女王的名義享有並行使之;在其雙方均駕崩後,前述王位及各項則應由女王陛下的嫡出之繼承人繼承之;若前述女王陛下無嫡出,則由丹麥之安妮公主及其嫡出之繼承人繼承之;若安妮公主駕崩且無嫡出,則由前述國王陛下之嫡出之繼承人繼承之。前述貴族院神職議員和世俗議員及平民院議員謹以前述所有人民的名義,最謙卑、最誠摯地,永遠臣服於其本人及子孫後代;並誠摯地保證:他們會支持、維護並保衛他們的陛下,以及此處所規定和包含的王位的限制和繼承規定,竭盡全力,以自己的生命和財產,反抗任何意圖不軌之人。
且鑒於經驗業已表明,由信奉天主教的王子或者與天主教徒締結婚姻關係之國王或女王進行統治不利於本信奉新教之王國的安全和福祉,前述貴族院神職議員和世俗議員及平民院議員謹請求他們的陛下立法規定,所有聽命於羅馬教廷或者教會或與之交好的,公開承認信奉天主教的或者與天主教徒締結婚姻關係之人,均不得且永遠無資格繼承、擁有與享有本王國和愛爾蘭及其自治領與它們之任一部分的王位和政府,於其境內亦不得享有、使用或者行使任何君主之權力、權威或者管轄權;反之,則應且因此而免除這些王國的人民忠誠之義務;在前述聽命於羅馬教廷或者教會或與之交好的,公開承認信奉天主教的或者與天主教徒締結婚姻關係之人自然死亡之後,王位和政府應傳給信奉新教之人並由其享有之,並由同樣之人繼承和享有之。
本王國之國王和王后,無論其於之後何時登上和接替本王國之王位,應在其登基後的第一屆議會會議的第一日,就座於其在貴族院之寶座,在集會於此的貴族院議員和平民院議員面前,或者在行其加冕禮時,在其加冕禮誓言監誓人面前,於其為前述宣誓(此應首先進行之)時,重申、贊同並高聲朗讀查理斯二世國王十三年制定之法律,即,《經由剝奪天主教徒出席議會任一院之會議以更有效地保護國王個人及其政府法》所規定之宣言。但若國王或者女王在其接任本王國之王位時不滿十二歲,則各該國王或者王后應於其加冕禮或者滿十二歲之後的第一屆議會的第一日會議上首先重申、贊同並高聲朗讀前述宣言。
所有國王滿意和喜歡者應以當前議會的權力予以宣告、頒布和確立,並成為、繼續成為及永遠為本王國之法律;且其應由他們的陛下,根據並經集會於議會的貴族院神職議員和世俗議員及平民院議員的建議和同意而以議會的權力宣告、頒布並確立之。
前述權力並進一步宣告和頒布:自本次議會會議起,即便是法律上的特許和特免均禁止之,相反,應使之無效並不發生效力,但是,其為該法律所容許者或者由當前議會會議通過的法律所特別規定者除外。
但是,不得以本法而質疑1969年10月23日前所給予的特許、許可以及赦免及使其無效,其具有並繼續具有本法通過之前的法律上之效力和效果,但不得使之不同。
人權法
The Human Rights Act 1998
1998年11月9日 議會授權女王頒布
為賦予受《歐洲人權公約》保障的權利和自由更進一步的效力,為使那些司法機關的任職者即歐洲人權法院法官作出決定,以及為達成相關目的,制定本法。
本法根據本屆議會的授權,經上議院和下議院的建議和同意,由最卓越的女王陛下頒布,全文如下:
第1條 公約權利
1.本法中的「公約權利」係指以下條文中所陳述的權利和基本自由:
1.1.〔公約〕第2條至第12條,以及第14條;
1.2.第一議定書的第1條至第3條;以及
1.3.〔第十三議定書的第1條〕,結合〔公約〕第16條至第18條解讀。
2.為達成本法的目的,除有限制或保留的以外,條款均為有效(參見第14條和第15條)。
3.公約權利條款列於附表一。
4.若其認為適合反映與英國相關的議定書之效力,〔國務大臣〕可以通過命令修改本法。
5.第4.中的「議定書」係指〔公約〕所附的議定書:
5.1.聯合王國已經批准的;或
5.2.聯合王國已簽署並旨在批准的。
6.在與聯合王國相關的議定書生效前不得根據第4.以命令形式作出修正案並使其生效。
第2條 公約權利的解釋
1.法院或法庭裁決與公約權利相關的問題時,一定要考慮:
1.1.歐洲人權法院的判決、決定、聲明或諮詢意見;
1.2.委員會根據〔公約〕第31條所採納的報告中提出的意見;
1.3.委員會根據〔公約〕第26條或第27條第2.作出的相關決定;或
1.4.部長理事會根據〔公約〕第46條作出的決定,
無論上述決定何時作出或給出,只要根據法院或法庭的意見,與產生該問題的訴訟相關。
2.任何判決、決定、聲明或意見所需之證據,應在訴訟中以法定程序規則提交任何法院或法庭。
3.本條中「規則」係指法院的規則,或在法庭訴訟情形下依據本條規定的目的而制定的規則:
3.1.由司法大臣或國務大臣制定的除蘇格蘭外均適用的任何訴訟規則;
3.2.由國務大臣制定的適用於蘇格蘭的訴訟規則;或者
3.3.由北愛爾蘭部制定的適用於北愛爾蘭法庭的如下訴訟規則:
3.3.1.處理移送事項;以及
3.3.2.因第3.1.下制定的規則尚未生效。
第3條 法律的解釋
1.只要有可能,主要立法和次級立法必須以與公約權利相一致的方式得以審議和生效。
2.本條:
2.1.適用於任何時候制定的主要立法和次級立法;
2.2.不影響任何不一致的主要立法的有效性、繼續適用或執行;
2.3.不影響任何不一致的次級立法的有效性、繼續適用或執行,若(忽略任何廢除的可能性)主要立法阻止消除該不一致性。
第4條 不一致性宣告
1.第2.適用於法院決定主要立法的規定與公約權利是否一致的任何訴訟。
2.若法院充分相信該條法律與一項公約權利不一致,法院可以對此發布一份不一致性宣告。
3.第4.適用於法院決定根據主要立法的授權制定的次級立法的規定與公約權利是否一致的任何訴訟。
4.若法院充分相信:
4.1.該條規定與公約權利不一致;並且
4.2.(忽略任何廢除的可能性)相關的主要立法阻止消除該不一致性,法院可以發布一份不一致性宣告。
5.本條所稱的「法院」係指:
5.1.最高法院;
5.2.樞密院的司法委員會;
5.3.軍事法院上訴庭;
5.4.在蘇格蘭,預審法院或最高民事法院之外的開庭審理案件的高等刑事法院;
5.5.英格蘭、威爾斯或北愛爾蘭的高等法院或上訴法院;
5.6.在由家庭法庭庭長、高等法院的副大法官或高等法院的一名普通法官審理的任何案件中的保護法院。
6.本條下的宣告(「不一致性宣告」):
6.1.不影響其涉及的規定的有效性、繼續適用或執行;並且
6.2.對訴訟雙方當事人不產生約束力。
第5條 國王介入的權利
1.當法院在考慮是否發布一份不一致性宣告時,國王有權依據法院的規則被告知。
2.第1.適用於以下任何一種情況:
2.1.王室大臣(或由其提名的人);
2.2.蘇格蘭行政院的成員;
2.3.北愛爾蘭的部長;
2.4.北愛爾蘭部,
有權依據法院的規則被告知,並作為一方當事人加入訴訟。
3.第2.下的告知可以在訴訟中的任何時間作出。
4.因第2.下的被告知而成為刑事訴訟當事人(蘇格蘭除外)的,可以依許可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挑戰訴訟中作出的任何不一致性宣告。
5.第4.中:
「刑事訴訟」包括軍事法院上訴庭受理的所有訴訟;以及「許可」係指發布不一致性宣告的法院或最高法院所允許的許可。
第6條 公共機構的行為
1.公共機構以與公約權利不一致的方式實施行為的,屬非法。
2.第1.不適用於以下行為,若:
2.1該行為作為主要立法的一條或多條規定的結果,公共機構不得以不同的方式行為;或
2.2.主要立法的,或依據主要立法制定的一條或多條規定,無法以與公約權利相一致的方式被解釋或賦予效力,公共機構如此行事旨在使這些規定生效或執行這些規定。
3.本條中的「公共機構」包括:
3.1.法院或法庭;以及
3.2.任何發揮公共性質職能的特定個人,
但不包括議會或履行與議會事務相關職能的個人。
4.(刪除)
5.關於一項特別的行為,若其行為屬私人性質,則不能僅憑第3.2.定義一個人為一個公共機構。
6.「一項行為」包括一項未實施的行為,但不包括以下未履行的事項:
6.1.向議會提出,或遞交,一項立法建議;或
6.2.制定任何主要立法或補救法規。
第7條 訴訟
1.個人認為一個公共機構已經(或有意)以第6條第1.定義的一種不合法的方式實施行為,可以:
1.1.依據本法向適當的法院或法庭提起訴訟起訴該機構;或
1.2.僅在其是(或將是)該不合法行為的受害者時,依賴任何法律訴訟中相關的一項或多項公約權利。
2.第1.1.中的「適當的法院或法庭」係指依據規則確定的法院或法庭;並且指控一個權力機構的訴訟包括反訴或類似的訴訟。
3.如訴訟是依據一份司法審查的申請提起的,僅在申請人是(或將是)該行為的受害者時,才被認為與該不合法行為有充分的利益關係。
4.若訴訟是在蘇格蘭以申請司法審查而提起的,只要他是(或將是)該行為的受害者,申請人應被認為對於該不合法行為有權利和利益起訴。
5.第1.1.下的訴訟必須在以下時限屆滿前提出:
5.1.從被控訴的行為發生之日起一年內;或
5.2.法院或法庭公平地考慮所有情況後確認的更長的期限,
但上述規定受有關程序規定更為嚴格的時間限制的規則制約。
6.第1.2.中的「法律訴訟」包括:
6.1.由公共機構提起的或在其授意下提起的訴訟;以及
6.2.對法院或法庭的判決提起的上訴。
7.基於本條的立法目的,若就某一非法行為向歐洲人權法院提起訴訟,僅在此人為〔公約〕第34條所指的受害人時,才可成為非法行為的受害人。
8.本法中任何行為均不構成刑事犯罪。
9.本條中的「規則」係指:
9.1.有關蘇格蘭以外的法院或法庭受理的訴訟,由司法大臣或國務大臣依據本條規定的立法目的制定的規則,或法院的規則;
9.2.有關蘇格蘭的法院或法庭受理的訴訟,由國務大臣依據上述立法目的制定的規則;
9.3.有關北愛爾蘭的法庭受理的訴訟:
9.3.1.處理移送事項;以及
9.3.2.因第9.1.下制定的規則尚未生效,由北愛爾蘭部依據上述立法目的制定這些規則,並且包括依據〔1990法院與法律服務法〕第1條以命令形式作出的法律規定。
10.制定規則時,必須考慮第9條。
11.為確保法庭依據第6條第1.的規定對公共機構的一項不合法(或將為不合法)的行為(或擬定實施的行為)能夠(向當事人)提供一次適當的救濟,有權為特定法庭制定規則的部長大臣,可以在他認為的必要程度上以發布命令的形式增加:
11.1.該法庭可准許的減輕或補救方式;或
11.2.該法庭可准許的任何理由。
12.依據第11.下達的命令可包含部長大臣作出該命令時認為適當的、附帶的、補充的、間接的或過渡性的條款。
13.「部長大臣」包括北愛爾蘭部相關的(部長大臣)。
第8條 司法救濟
1.若法院發現公共機構任何一項不合法(或將為不合法)的行為(或擬定實施的行為),法院可以在其權限內公正地、適當地允許減輕或補救,或發布命令。
2.但在民事訴訟中,只能由有權判定損害或命令支付賠款的法院判定損害賠償。
3.除非考慮了該案件的所有情況,否則法院將不得判定損害賠償,包括:
3.1.(該法院或其他任何法院)就有爭議的行為准許任何減輕或救濟,或發布命令;以及
3.2.(該法院或其他任何法院)就該行為作出的的任何判決的所有後果,法院確信裁定的賠償金是為向勝訴方提供公正的賠償所必需的。
4.在決定:
4.1.是否裁定損害賠償;或
4.2.賠償金額時,法院必須考慮歐洲人權法院依據〔公約〕第41條判定賠償金時所適用的原則。
5.被判定賠償損害的公共機構將:
5.1.在蘇格蘭,依據〔1940(蘇格蘭〕法律改革法及其他規定〕第3條的立法目的,該公共機構在損害賠償訴訟中,對個人的損失或損害負有責任,被裁定賠償;
5.2.基於〔1978民事責任法〕的立法目的,對有關獲得賠償的個人所遭受的損害承擔責任。
6.本條中:
6.1.「法院」包括法庭;
6.2.「損害」係指公共機構的不合法行為導致的損害;以及
6.3.「不合法」係指第6條第1.定義的不合法。
第9條 司法行為
1.可以依據第7條第1.1.提起的有關司法行為的訴訟僅有:
1.1.行使上訴權;
1.2.申請(在蘇格蘭稱請願)司法審查;或
1.3.規則規定的諸如此類的其他情形。
2.這不影響任何阻止法院接受司法審查的法律規則。
3.本法中基於善意對司法行為提起的訴訟中,不能裁定賠償,除非在〔公約〕第5條第5.所要求的程度上對個人進行賠償。
4.第3.允許的損害賠償裁決是針對國王作出的;但除非有非訴訟方的適當的個人加入訴訟,否則不得判決賠償。
5.本條中:
5.1.「適當的個人」係指對相關的法院負責的部長大臣,或由其任命的個人或政府部門;
5.2.「法院」包括法庭;
5.3.「法官」包括法庭的成員,治安法官和有權行使法院管轄權的書記員或其他官員;
5.4.「司法行為」係指法院的司法行為,並且包括由法官指令完成的或代表法官完成的行為;以及
5.5.「規則」與第7條第9.含義相同。
第10條 採取救濟行為的權力
1.本條適用於,若:
1.1.一項法律規定已經依據第4條規定被宣布為與公約權利不一致,並且若存在上訴:
1.1.1.所有可以上訴的個人已經書面聲明,他們將不提起上訴;
1.1.2.已經超過上訴時效,而且在時效期內沒有提出過上訴;
1.1.3.在訴訟時效期內提起的上訴已經得到裁定或被撤回;或者
1.2.考慮在本條規定生效後歐洲人權法院在起訴英國的訴訟中作出的判決,在一名內閣閣員或女王陛下的樞密院看來,一項法律規定與英國承擔的公約義務不一致。
2.若一名內閣閣員認為有依據本條規定提起訴訟的強制性理由,他可以按照其認為消除不一致性所必需的程度發布一項修改法律的命令。
3.在次級立法的情況下,若一名內閣閣員認為:
3.1.有必要修改制定有爭議的次級立法所依據的主要立法,以便消除不一致性;並且
3.2.有依據本條規定提起訴訟的強制性理由,他可以按照他認為必需的程度發布一項修改主要立法的命令。
4.本條規定還適用於在次級立法有爭議的規定中,其因與一項公約權利不一致,由部長大臣依據附表二第2段第2句提出建議,已經被撤銷或宣布無效。
5.若該法律為樞密院令,第2.或第3.賦予的權力由女王陛下的樞密院行使。
6.本條中的「法律」不包括教會集會的規則,也不包括英格蘭國教的總集會的規則。
7.附表二對救濟命令已作出進一步的規定。
第11條 現有人權的保護措施
1.個人對公約權利的援引不限制如下權利:
1.1.依據在聯合王國任何一部分領土已經通過或發揮效力的任何法律賦予他的任何其他權利或自由;或者
1.2.他提出任何主張的權利,或除依據第7條至第9條規定提起訴訟的權利。
第12條 表達自由
1.本條規定適用於法院正在考慮是否允許任何救濟且允許該救濟可能影響公約權利中表達自由的行使的情況。
2.若救濟措施所針對的個人(被告)既沒有出席也沒有人代表其出席,法院不能判決此種救濟措施,除非:
2.1.申請人已經採取所有可行的措施通知被告;或者
2.2.具有被告不應被告知的強制性理由。
3.判決前禁止公之於眾的救濟措施不能被允許,除非法院確信申請人很可能證明不應允許公之於眾的理由。
4.法院對表達自由這項公約權利必須給予特別的尊重,並且當訴訟涉及被告主張的資料,或呈現給法庭的新聞的或文學的或藝術的資料(或與這些資料相關的行為),是:
4.1.在以下程度上:
4.1.1.這些資料已經(或將要)成為公共可獲得的;或
4.1.2.是(或將是)為公共利益將被公之於眾的資料;
4.2.任何相關的隱私條款。
5.本條中:
5.1.「法院」包括法庭;並且「救濟」包括任何補救或命令(刑事訴訟中的除外)。
第13條 思想、良心和信仰自由
1.若法院對任何本法下產生的問題進行的判決可能影響一個宗教組織(其本身或其成員集體)行使思想、良心和信仰自由這項公約權利,法院必須對該權利的重要性給予特別的關注。
2.本條中的「法院」包括法庭。
第14條 限制
1.本法中「特定限制」係指:
英國〔公約〕對中的條款,或〔公約〕的任何議定書的條款,基於本法的立法目的由[國務大臣]通過發布一條命令特指的任何限制。
2.(刪除)
3.若一項特定限制被修改或取代,其即不再為一項特定限制。
4.但是第3.不阻止國務大臣根據第1.行使其權力以針對相關的條款制定新的特定限制的命令。
5.在其認為能適當反映(以下事項時),國務大臣必須通過命令制定對附表三的修改:
5.1.任何限制命令;或
5.2.第3.的效力。
6.在聯合王國提議制定一項限制命令的預期過程中制定一項指定命令。
第15條保留
1.本法中的「特定保留」係指:
1.1.英國對〔公約〕第一議定書第2條的保留;以及
1.2.英國對〔公約〕條款,或〔公約〕任何議定書的條款,基於本法的立法目的[國務大臣]以命令形式作出的任何其他保留。
2.第1.1.提到的保留內容列舉在附表三第二部分。
3.若一項特定保留被全部或部分撤銷,則該項保留將不再為一項特定保留。
4.但第3.不阻止國務大臣根據第1.2.行使權力以針對相關條款制定一項新的特定保留。
5.在其認為能適當反映(以下事項時),國務大臣必須通過命令制定對法律的修改:
5.1.任何特定命令;或
5.2.第3.的效力。
第16條 特定限制的時效
1.若沒有被聯合王國撤銷,則根據本法的立法目的,一項特定限制的效力將在指定該限制的命令作出當日起五年後終止。
2.此期限前的任何時間:
2.1.受第1.約束;或
2.2.在本項下通過一項命令延長,到期後,國務大臣可以通過命令再延長五年。
3.根據第14條第1.作出的命令將在一個以供參考的期限內有效,除非上、下兩院已經通過一個決議同意該命令。
4.第3.對以下事項不產生效力:
4.1.根據該命令已經完成的任何事情;或
4.2.根據第14條第1.制定一項新命令的權力。
5.第3.中「以供參考的期限」係指從命令作出當日起四十日內。
6.計算以供參考的時間,以下任何時間不能計算在內:
6.1.議會解散或休會的時間;或
6.2.兩院四日以上的休會期。
7.若聯合王國撤回一項特定限制,在其認為需要反映此撤回時,國務大臣必須通過命令制定對該法律的修改。
第17條 對特定保留的定期審查
1.相關的部長必須依下列要求審查第15條第1.提到的特定保留:
1.1.自第1條第2.生效之日起五年內;以及
1.2.若該指定仍然繼續生效,則自有關該指定的最後一次報告根據第3.遞交之日起五年內。
2.相關部長必須以下期限審查其他特定保留(若有):
2.1.自指定該保留的命令第一次生效之日起五年內;以及
2.2.若該指定仍然繼續生效,則自有關該指定的最後一次報告根據第3.遞交之日起五年內。
3.部長根據本條進行審查時必須準備一份關於審查結果的報告,並分別向上、下議院遞交報告的複本。
第18條 歐洲人權法院的任命
1.本條中的「司法職位」係指:
1.1.在英格蘭和威爾斯,上訴法院的常任法官,高等法院的法官或巡迴法官;
1.2.在蘇格蘭,最高民事法院的法官或郡治安法官;
1.3.在北愛爾蘭,上訴法院的常任法官,高等法院的法官或地方法院的法官。
2.擔任上述司法職位者可以成為歐洲人權法院的法官,並無須放棄他的職位。
3.但當他是歐洲人權法院的法官時,不得要求其履行所擔任司法職位的職責。
4.在他任歐洲人權法院的法官期間:
4.1.上訴法院的常任法官或高等法院的法官,根據(1981高級法院法)第2條第1.或第4條第1.(法官的最高人數)的立法目的,不計入相關法院的法官人數,也不計入該法律第12條第1.至第6.(薪酬等)意義上的〔高級法院〕的法官;
4.2.最高民事法院的法官,根據(1988最高民事法院法)第1條第1.(法官的最高人數)的立法目的,不計入相關法院的法官,也不會被視為(1973司法行政法)第9條第1.3.(薪酬等)意義上的法官;
4.3.北愛爾蘭上訴法院的常任法官,根據「1978(北愛爾蘭)司法法」第2條第1.或第3條第1.(法官的最高人數)的立法目的,不計入相關法院的法官,也不計入(1973司法行政法)第9條第1.4.(薪酬等)意義上的北愛爾蘭〔司法法院〕的法官;
4.4.巡迴法官不計入(1971法院法)第18條(薪酬等)意義上的法官;
4.5.郡治安法官不計入「1907(蘇格蘭)治安法院法」第14條(薪酬等)意義上的法官;
4.6.北愛爾蘭地方法院的法官不計入「1959(北愛爾蘭)地方法院法」第106條(薪酬等)意義上的法官。
5.若郡治安法院的院長被任命為歐洲人權法院的法官,「1971(蘇格蘭)郡治安法院法」第11條第1.(郡治安法院院長的暫時任命)將適用,當他在歐洲人權法院供職時,其國內法院職位將視為空缺。
6.附表四規定有關作為歐洲人權法院法官的國內司法職位的擔任者的養老金。
7.按照其對任何已經完成歐洲人權法院法官任期的司法職位的擔任者的適當考慮,司法大臣或國務大臣可以通過命令制定這些過渡性條款(尤其包括臨時增加法官的最高人數的規定)。
7-1.以下規定適用於依據第7.作出有關第1.1.列舉的任何司法職位擔任者的決定:
7-1.1.在決定適合制定何種過渡性條款前,命令的發出者必須諮詢英格蘭和威爾斯的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
7-1.2.在發出命令前,命令的發出者必須諮詢英格蘭和威爾斯的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
7-2.以下規定適用於依據第7.作出有關第1.3.列舉的任何司法職位擔任者的決定:
7-2.1.在決定適合制定何種過渡性條款前,命令的發出者必須諮詢北愛爾蘭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
7-2.2.在發出命令前,命令的發出者必須諮詢北愛爾蘭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
7-3.英格蘭和威爾斯的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可以提名一名「(2005憲政改革法)第109條第4.意義上的司法職位的擔任者」,履行其依據本條承擔的職能。
7-4.北愛爾蘭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可以提名以下任何人履行其依據本條承擔的職能:
7-4.1.「2002(北愛爾蘭)司法法」附表一列舉的職位的擔任者;
7-4.2.上訴法院的常任法官(如上款的法律第88條所定義的)。
第19條 不一致性聲明
1.在任何一院負責法案的內閣閣員必須在法案二讀前:
1.1.作出一個聲明,即他認為法案中的條款與公約權利是相一致的「一致性聲明」;或
1.2.作出一個聲明,即儘管他不能作出一份一致性聲明,但政府仍然希望議會通過本法案。
2.必須書面作出該聲明,並且以部長認為合適的某種方式出版。
第20條 本法中的命令等
1.內閣閣員依據本法發布命令的任何權力以發布行政條例的方式行使。
2.司法大臣或國務大臣依據第2條第3.或第7條第9.制定規則(法院的規則除外)
的權利通過行政條例行使。
3.依據第14條、第15條或第16條第7.制定的任何行政條例必須遞交議會。
4.司法大臣或國務大臣不能依據第1條第4.、第7條第11.第16條第2.作出任何命令,除非該命令的草案已經遞交議會兩院且獲得批准。
5.依據第18條第7.或附表四制定的任何行政條例,或第2.所適用的行政條例,根據議會各院的決議得予以廢除。
6.北愛爾蘭部有以下權力:
6.1.依據第2條第3.3.或第7條第9.3.制定規則,或者
6.2.依據第7條第11.作出命令,通過基於「1979(北愛爾蘭)法定規則令」的立法目的制定的法律規定行使上述權力。
7.任何依據第2條第3.3.或第7條第9.3.制定的規則應受否定決議制約;並且「1954(北愛爾蘭)解釋法」第41條第6. 「(受否定決議制約)的含義」應如同該制定規則的權力是由北愛爾蘭議會的一部法律授予的一般適用。
8.北愛爾蘭部不能依據第7條第11.作出命令,除非該命令的草案已經遞交北愛爾蘭議會且獲得批准。
第21條 解釋等
1.本法中:
1.1.「修改」包括廢除和適用(附帶或不附帶修改的條款);
1.2.「相關的部長」係指主管一個被適當授權的政府部門的內閣閣員「(1947王權訴訟法)含義上的」;
1.3.「委員會」係指歐洲人權委員會;
1.4.「公約」係指由歐洲理事會於1950年11月4日在羅馬同意的自此在英國生效的(歐洲人權和基本自由保護公約);
1.5.「不一致性宣告」係指依據第4條發表的宣告;
1.6.「內閣閣員」與(1975內閣閣員法)中的內閣閣員具有相同的含義;
1.7.「北愛爾蘭大臣」包括北愛爾蘭的首席大臣和代理首席大臣;
1.8.「主要立法」係指任何:
1.8.1.一般的公共法律;
1.8.2.地方的和個人的法律;
1.8.3.私法;
1.8.4.教堂集會的規則;
1.8.5.英國國教總議會的規則;
1.8.6.樞密院令:
1.8.6.1.為執行女王陛下的王權而作出的;
1.8.6.2.依據(1973北愛爾蘭憲法)第38條第1.1.作出的,或為與(1998北愛爾蘭法)的規定一致而作出的;或者
1.8.6.3.為修改上述第1.8.6.1.、第1.8.6.2.或第1.8.6.3.中提到的一種法律作出的;並且包括依據主要立法作出的命令或其他條例,且其運行是為使得主要立法的一個條款或多個條款生效或修改任何主要立法(但威爾斯部長、威爾斯首席大臣、威爾斯國會政府的法律總顧問、蘇格蘭行政院的成員、北愛爾蘭的部長或北愛爾蘭部作出的除外);
1.9.第一議定書」係指於1952年3月20日在巴黎通過的附於〔公約〕後的議定書;
1.10.「第十一議定書」係指1994年5月11日在史特拉斯堡通過的附於〔公約〕後的議定書重構〔公約〕建立的控制系統;
1.11.第十三議定書」係指2002年5月3日於維爾紐斯通過的附於〔公約〕後的議定書(有關在所有情況下徹底廢除死刑);
1.12.「救濟令」係指依據第10條發布的命令;
1.13.「次級立法」係指任何:
1.13.1.除以下內容外的樞密院令:
1.13.1.1.為執行女王陛下的王權而發布的;
1.13.1.2.依據(1973北愛爾蘭憲法)第38條第1.1.發布的,或為與(1998北愛爾蘭法)的規定一致而發布的;或
1.13.13.為修改主要立法定義中提到的一項法律發布的;
1.13.2.蘇格蘭議會的法律;
1.13.2.1.威爾斯國民大會的措施;
1.13.2.2.威爾斯國民大會的法律;
1.13.3.北愛爾蘭議會的法律;
1.13.4.依據(1973北愛爾蘭國會法)第1條建立的議會措施;
1.13.5.北愛爾蘭國會的法律;
1.13.6.命令、規則、條例、計畫、委任狀、內部條例或其他根據主要立法制定的條例(其運行是為使得主要立法的一個條款或多個條款生效或修改任何主要立法的除外);
1.13.7.命令、規則、條例、計畫、委任狀、內部條例或其他根據主要立法制定的,上述第1.13.2.、第1.13.3.、第1.13.4.或第1.13.5.提到的,或根據一項僅適用於北愛爾蘭的樞密院令制定的條例;
1.13.8.命令、規則、條例、計畫、委任狀、內部條例或其他由蘇格蘭行政院的一名成員、[威爾斯的部長、威爾斯的首席大臣、威爾斯國會政府的法律總顧問]、北愛爾蘭的一名部長或北愛爾蘭的一個部門,為代表女王陛下執行女王陛下的權力或其他行政職能而制定的條例;
1.14.「移送事項」與(1998北愛爾蘭法)中的「移送事項」具有相同含義;以及
1.15.「法庭」係指任何可以受理法律訴訟的法庭。
2.第2條第1.2.和第1.3.所指的條款是〔公約〕中的條款,因為它們在第十一議定書生效時立即產生效力。
3.第2條第1.4.引述之〔公約〕第46條所指的條款包括〔公約〕第32條至第54條,因為它們在第十一議定書生效時立即產生效力。
4.第2條第1.中提到的委員會的報告或決定,或部長委員會的決定包括依據第七議定書(過渡性條款)第5條的第3.、第4.和第6.規定作出的報告或決定。
5.(刪除)
第22條 簡略標題、開始、適用和程度
1.本法可以被引用為1998年《人權法》。
2.第18條、第20條和第21條第5.,以及本條自本法通過之日起生效。
3.本法的其他條款自國務大臣通過命令指定日起生效;基於不同目的可以指定不同的日期。
4.第7條第1.2.適用於由公共權力機關提起的或受鼓動提起的訴訟,無論有爭議的行為何時發生的;但不適用於該條款生效之前發生的行為。
5.本法約束王權。
6.本法適用於北愛爾蘭。
7.(刪除)
第2條 生存權
1.每個人的生存權均應依法受到保護。任何人均不得被故意剝奪生命,除非執行法院依據他的罪行依法對其作出的處罰判決。
2.當其為絕對有必要使用武力所造成的結果時,剝奪生命不應被視為違反本條規定:
2.1.為保護任何人免受非法的暴力;
2.2.為合法逮捕某人或防止被合法拘留的人逃跑;
2.3.為鎮壓騷亂或暴動合法採取的行動。
第3條 禁止酷刑
1.任何人均不得受到酷刑或受到不入道或喪失體面的對待或懲罰。
第4條 禁止奴隸和強迫勞動
1.任何人均不得被約束為奴隸或被奴役。
2.任何人均不得被要求進行強迫的或強制的勞動。
3.基於本條的立法目的,「強迫的或強制的勞動」這一用語不包括:
3.1.任何在正常的拘留過程中,或在附條件的解除拘留期間,根據(公約)第5條的規定被強制要求完成的工作;
3.2.任何具有軍事特徵的服務,或在一些國家認可基於良心自由拒絕服兵役的情況下,取代強制性軍事服務的強制性服務;
3.3.在發生危及生命或共同體福祉的緊急情況或災難的情況下,任何強制性服務;
3.4.任何構成普通公民義務組成部分的工作或服務。
第5條 自由和安全的權利
1.任何人均有自由和個人安全的權利。任何人不得被剝奪自由,除非有以下情況,並且根據法律規定的程序:
1.1.經有管轄權的法院定罪後合法拘留的人;
1.2.由於不遵守法庭的合法秩序,或為確保使其履行法律規定的任何責任,被合法逮捕或拘留的人;
1.3.合理地懷疑某人實行了犯罪行為,或為防止他實行犯罪行為或在實行犯罪行為後潛逃,為將其送交有管轄權的法律機構而對其實施的合法的逮捕或者
拘留;
1.4.基於教育督導的目的通過合法命令拘留的青少年,或為將其送交有管轄權的法律機構而將其合法拘留的青少年;
1.5.為防止傳染性疾病傳播而對某人予以合法拘留,或對精神失常者、酗酒者、吸毒者或流浪者的合法拘留;
1.6.為阻止其未經授權進入一個國家,或由於其行為被認為應被驅逐出境或引渡回國而予以合法逮捕或拘留。
2.任何被逮捕的人均應被即時用其理解的語言告知其被逮捕的原因以及對其提出的控告。
3.根據本條第1.3.的規定,任何被逮捕或拘留的人應立即被交給依據法律行使司法權的法官或其他官員,並應有權在合理的時間內被審訊或在候審期間被釋放。但釋放可以附加保證出庭受審的條件。
4.因逮捕或拘留被剝奪自由的任何人均應有權提起訴訟;法院應在其提起的訴訟中迅速判決其被拘留的合法性,若拘留不合法,則命令將其釋放。
5.由於違反本條規定而成為逮捕或拘留受害者的任何人應有獲得可強行執行的受償權。
第6條 接受公平審判的權利
1.裁決個人的公民權利和責任或對其提起的任何刑事控訴時,每個人均有權在合理的時間內接受由一個依法成立的、獨立的、中立的法庭公平、公開的審理。
判決應被公開地宣布,但基於道德的利益、公共秩序或一個民主社會的國家安全,如青少年的利益或當事人要求保護其私生活,或在特別的情況下即法院認為公眾將損害到公正判決而嚴格地且在必要的程度上,可以拒絕媒體和公眾旁聽全部或部分審判。
2.被控告刑事犯罪的每個人均應被假定無罪,直到依據法律證明其為有罪。
3.被控告刑事犯罪的每個人均享有以下最基本的權利:
3.1.即時詳細地以其理解的語言被告知對其提出控告的性質和原因;
3.2.擁有足夠的時間和便利條件準備其辯護;
3.3.親自或通過其自己選擇的法律援助者為自己辯護,或者,若他沒有足夠能力支付法律援助費,而基於司法利益的要求,其應被提供免費法律援助;
3.4.詢問對其不利的證人,並獲得對其有利的證人與對其不利的證人出庭和受詢問的同等條件;
3.5.若他不能理解或講法庭上使用的語言,應被提供免費的翻譯幫助。
第7條 法無規定不受處罰
1.依據當時的國家法律或國際法律,其作為或不作為不構成一項刑事犯罪的,任何人均不得被判決構成任何刑事犯罪。也不應對其處以比當時適用於其犯罪行為的處罰更重的處罰。
2.本條不影響任何人因其作為或不作為而受到的審判和懲罰,只要根據一個文明國家當時認可的法律的一般原則其行為是有罪的。
第8條 私生活和家庭生活受尊重的權利
1.每個人均享有私生活和家庭生活及其住宅和通信受尊重的權利。
2.公共機構不應干涉這些權利的行使,除非根據法律,且在一個民主社會中基於國家安全的利益、公共安全或國家的經濟福祉,為防止騷亂或犯罪、保護健康或道德或保護其他權利和自由而有必要介入。
第9條 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
1.每個人均享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權利,這種權利包括改變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獨自地或在一個共同體中與他人共同公開地或私下地表明其宗教或信仰的自由,做禮拜、傳教、信奉和進行儀式的自由。
2.表明個人宗教或信仰的自由應僅受法律規定的限制約束,並且是在一個民主社會中,基於公共安全的利益,為保護公共秩序、健康或道德,或為保護權利和他人的自由所必需的。
第10條 表達自由
1.每個人均享有表達自由的權利。這種權利應包括發表觀點的自由,接收和傳授資訊和思想時不受公共機構干涉並且不論國界的自由。本條不阻止國家要求廣播、電視或電影公司申請許可證:
2.由於行使上述自由附帶義務和責任,因此應受法律規定的程序、條件、限制或懲罰的約束,並且是在一個民主社會中,基於國家安全的利益、領土的完整或公共安全,為阻止騷亂或犯罪、保護健康或道德、保護他人的聲譽或權利、阻止秘密資訊的披露或維護司法權威和中立所必需的。
第11條 集會和結社的自由
1.每個人均享有和平集會的自由和與他人結社的自由,包括組織和加入保護其個人利益的工會的權利。
2.不應對行使這些權利加以限制,除非法律規定的,並且是在一個民主社會中,基於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的利益,為阻止騷亂或犯罪、保護健康或道德、保護其他的權利和自由所必需的。
本條規定不阻止對武裝力量的成員、警察或國家行政機構的成員行使這些權利加以合法的限制。
第12條 結婚的權利
1.達到婚齡的男人和女人有結婚和組成家庭的權利,但須依據規定該權利行使的國家的法律行使。
第14條 禁止歧視
1.應確保列舉在《公約》中的個人享有的權利和自由不因以下任何理由受到歧視,諸如性別、種族、膚色、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觀點、國籍或社會出身,以及一個國家的少數民族、財產、出生或其他身分。
第16條 對外國人政治活動的限制
1.第10條、第11條和第14條規定的內容不應被視為阻止締約國對外國人的政治活動加以限制。
第17條 禁止濫用權利
1.(公約)中的所有規定不得被解釋為任何國家、群體或個人有權從事任何摧毀上述任何權利和自由或比(公約)所規定的更大程度地限制上述權利和自由的活動或行為。
第18條 限制行使權利的限度
1.本(公約)所允許的對上述權利和自由的限制不應適用於除已經規定的目的之外的其他目的。
第1條 財產的保護
1.每個自然人或法人均有權和平地享有其所有物。任何人均不得被剝奪其所有物,除非基於公共利益並受法律規定的條件和國際法的一般原則約束。
2.但是前述條款不應以任何方式損害一個國家根據一般利益,或為確保繳納稅金,或為其他的出資或懲罰而執行其認為有必要控制財產的使用的法律的權利。
第2條 受教育的權利
1.任何人均不得被剝奪受教育的權利。在行使任何認為與教育和教學相關的職能時,國家應尊重父母的權利,以確保教育和教學與他們自己的宗教和哲學信念一致。
第3條 自由選舉的權利
1.締約國在合理的間隔時間內,並在確保個人對立法中的選擇自由發表意見的條件下,通過無記名投票舉行自由的選舉。
第三部分 第十三議定書的第1條
1.廢除死刑
1.1.死刑應被廢除。任何人均不得被宣告或執行此種刑罰。
第1條 命令
1.一項救濟命令可以:
1.1.包含附帶的、補充的、結果的或過渡性的條款,只要作出命令的人認為適當;
1.2.可以從作出命令當日之前的某一日開始生效;
1.3.對特殊職能的代表團作出規定;
1.4.對不同的案件作出不同的規定。
2.第1.1.授予的權力包括:
2.1.修改主要立法的權力(包括除包含不一致規定以外的主要立法);以及
2.2.修改或廢除次級立法的權力(包括除包含不一致規定以外的次級立法)。
3.可以作出與立法產生同樣程度效力的救濟命令。
4.任何人均不得僅因一項救濟命令的追溯力而被認為構成一項刑事犯罪。
第2條 程序
1.不得作出任何救濟命令,除非:
1.1.該項命令的草案在作出後六十日內已經由議會各院的決議批准,自該草案遞交給議會兩院之日起算;或者
1.2.在命令中宣布,作出該命令的個人認為。因為緊急事件有必要在草案獲得批准前作出該項命令。
第3條 命令的草案
1.草案不得根據第2條第1.1.遞交,除非:
1.1.提議作出命令的人已經向議會提交了一份包含提議的命令的草案及要求的資訊的文件;以及
1.2.自本款要求的文件遞交之日起,六十日的期限已經結束。
2.若已經在法定期限內進行了陳述,依據第2條第1.1.遞交的草案須附帶一份包含以下內容的聲明:
2.1.陳述的一份摘要;以及
2.2.作為陳述的結果,若提議的命令已經改變,則細節亦應改變。
第4條 緊急情況
1.若一項救濟命令「原始命令」是在其草案未獲批准的情況下作出的,作出命令的人必須在命令作出後向議會遞交,且附帶要求的資訊。
2.若陳述已經在六十日的期限內作出,從原始命令作出之日起算,作出命令的人必須(在該期限結束後)向議會遞交一份包含以下內容的聲明:
2.1.陳述的一份摘要;以及
2.2.作為陳述的結果,若他認為對原始命令進行改變是適當的,則細節亦應改變。
3.若第2.2.適用,作出聲明的人必須:
3.1.作出一份取代原始命令的進一步救濟命令;以及
3.2.向議會遞交一份替換命令。
4.若自原始命令作出之日起一百二十日的期限結束,議會各院仍未通過一項決議批准原始的或替換的命令,該命令停止生效(但不影響之前已經根據任何一項命令或作出一個新的救濟命令的權力完成的任何事宜)。
第5條 定義
1.本附表中:
1.1.「陳述」係指由作出(或提議作出)命令的人關於一項救濟命令(或提議的救濟命令)進行的陳述,並且包括任何相關的議會報告或決議;以及
1.2.「要求的資訊」係指:
1.2.1.對該命令(或提議的命令)試圖消除的不一致性的一個解釋,包括相關的宣告、裁決或命令的詳情;以及
1.2.2.關於依據第10條提起訴訟的理由和根據該條款作出一項命令的一份聲明。
第6條 計算期限
1.基於本附表的立法目的計算任何期限,下列情況消耗的任何時間不計算在內:
1.1.議會解散或中止;或
1.2.上、下兩院四日以上的休會期。
第7條
1.本條適用於有關:
1.1.作出的任何救濟命令,以及提議作出的這樣的一項命令的任何草案:
1.1.1.由蘇格蘭部長大臣作出的;或
1.1.2.由女王陛下的樞密院在下放的權力內「(1998蘇格蘭法)含義上的」作出的;以及
1.2.與這樣的一項命令(或提議的命令)關聯的遞交給議會的任何文件或聲明。
2.本附表有關任何這樣的命令(或提議的命令)、文件或聲明具有效力,並受以下修改約束。
3.任何有關議會、議會各院或議會兩院,均指蘇格蘭議會。
4.第6條不適用,並且取而代之的,基於本附表的立法目的,計算任何期限時,不應將蘇格蘭議會解散期或超過四日以上的休會期計算在內。
第二部分 保留
1.簽署現有的第一議定書之時,我宣布,鑒於英國《教育法》的某些規定,英國只能在與有效教導和訓練的條款相一致的程度上,以及避免不合理的市政開支範圍內接受第2條第2.確認的原則。
1952年3月20日
歐洲理事會的英國常駐代表提交
第1條 作出有關養老金命令的職責
1.相關的部長必須通過命令,對有關養老金發放或有關任何作為歐洲人權法院的法官的司法職位的擔任者作出規定。
2.一項養老金命令應包括作出命令的部長認為為確保以下內容有必要規定的條款:
2.1.一位歐洲人權法院的法官,在其被任命為歐洲人權法院法官之前是法官養老金計畫的成員之一的,有權繼續作為該計畫的成員;
2.2.如其未被任命為歐洲人權法院法官而斷續作為清官養老金計畫成員所應享有的待遇;
2.3.在其作為歐洲人權法院法官的同時,依據該計畫得到支付的權利繼續參照他之前已經被支付的薪酬(除第18條第4.外)支付其作為國內司法職位的持有者繼續服務的酬勞。
第2條 捐資
1.一項養老金命令可以並且尤其要規定:
1.1.一個作為該命令的結果依然是計畫的一名成員支付的任何捐資,但將不是通過扣除其工資支付,也不是通過扣除其作為歐洲人權法院的法官的工資支付;以及
1.2.此種捐資可以由計畫的管理員所決定的方式進行收集。
第3條 其他制定法的修改
1.若部長大臣作出該命令時認為有必要或有利於確保任何與之相關的任何計畫適當的執行,一項養老金命令可以修改一部養老金法律的任何條款或根據一部養老金法律制定任何條款。
第4條 定義
1.本附表中:
1.1.「相關的部長」係指:
1.1.1.有關任何只能在蘇格蘭行使審判權的司法職位,國務大臣;以及
1.1.2.司法大臣;
1.2.「歐洲人權法院的法官」係指作為歐洲人權法院的法官服務的司法職位的持有者;
1.3.「法官養老金計畫」係指根據一部養老金法律建立的一個計畫;
1.4.「養老金法律」係指:
1.4.1.1959(北愛爾蘭)郡法院法;
1.4.2.1961(蘇格蘭)地方司法官養老金法;
1.4.3.1981法官養老金法;或
1.4.4.1993法官養老金和退休法;以及
1.5.「養老金命令」係指根據第18條第1.作出的命令。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