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憲法
The Constitution of Japan
1947年5月3日 施行

日本憲法
前言
朕基於日本國民之總意,對於新日本建設之基礎已獲確定而深深欣慰,經樞密顧問之諮詢及依帝國憲法第73條規定帝國議會所議決通過之帝國憲法之修改予以裁可,並予公布之。
御名御璽
昭和21年11月3日
內閣總理大臣兼
外務大臣:吉田 茂
國務大臣:男爵 幣原喜重郎
司法大臣:木村篤太郎
內務大臣:大村 清一
文部大臣:田中耕太郎
農林大臣:和田 博雄
國務大臣:齋藤隆夫
遞信大臣:一松 定吉
商工大臣:星島 二郎
厚生大臣:河合 良成
國務大臣:植原悅二郎
運輸大臣:平塚常次郎
大藏大臣:石橋 湛山
國務大臣:金森德次郎
國務大臣:膳 桂之助
日本國民,透過正當選舉之國會代表之行動,為了我等及我等之子孫,確保與各國國民協和而得之成果,及自由在我國全國各地普及所帶來之澤惠,並決意防止不致因政府之行為而再度引發戰爭之慘禍。茲特宣示主權屬於國民,以確定本憲法。國政乃基於國民之嚴肅的信託,其權威源於國民,其權力由國民之代表行使,其福利由國民同享。此乃人類之普遍原理,本憲法即基於此原理。故凡有違反此項原理之一切憲法、法規及詔令,我等當予排除之。
日本國民,希求恆久之和平,深深的自覺支配人類相互關係之崇高的理想,決意信賴愛好和平之諸國國民之公正與信義,以保持我等之安全與生存。我等對於國際社會在維持和平,並使專制與隸屬、壓迫與偏狹從地球上永遠消除的努力,期望應占有榮譽之地位。我等確認全世界之國民均有免於恐怖及匱乏,並在和平中生存之權利。
我等相信任何國家,均不應僅顧其本國之事而忽視他國,而政治道德之法制乃具有普遍性,服從此項法則乃各國之責務,以維持本國之主權,並與他國立於對等之關係。
日本國民,誓以國家名譽為擔保,盡其全力以達成此項崇高之理想與目的。
第1條
1.天皇乃日本國之象徵,亦為日本國民統合之象徵,其地位是基於主權所存在之日本國民之總意。
第2條
1.皇位為世襲,依國會決議之皇室典範之規定繼承之。
第3條
1.天皇關於國事之一切行為,必須經過內閣之助言與承認,而由內閣負其責任。
第4條
1.天皇僅行使本憲法所規定有關國事之行為,並無干預國政之權。
2.天皇依法律之規定,得將其有關國事之行為委任他人為之。
第5條
1.依皇室典範規定而設置攝政時,攝政以天皇之名義行使有關國事之行為。並準用第4條第1.之規定。
第6條
1.天皇基於國會之提名,任命內閣總理大臣。
2.天皇基於內閣之提名,任命擔任最高行政法院長官之裁判官。
第7條
1.天皇依內閣之助言與承認,為國民行使下列有關國事之行為:
1.1.公布憲法之修改案、法律、政令及條約。
1.2.召集國會。
1.3.解散眾議院。
1.4.公告國會議員總選舉之施行。
1.5.認證國務大臣及其他法律所定官吏之任免,與全權委任狀及大使、公使之信用狀。
1.6.認證大赦、特赦、減刑、執行刑罰之免除及復權。
1.7.授予榮典。
1.8.認證批准書及法律所定之其他外交文書。
1.9.接受外國大使及公使。
1.10舉行儀式。
第8條
1.對皇室讓渡財產、皇室受讓或賜與財產時,須基於國會之議決。
第9條
1.日本國民由衷希求以正義與秩序為基礎之國際和平,永久放棄以國家權力發動之戰爭、以武力威嚇、或行使武力,以為解決國際紛爭之手段。
2.為達成第1.之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力,不承認國家之交戰權。
第10條
1.成為日本國國民之要件,以法律定之。
第11條
1.國民享有之一切基本人權,不得妨礙之。本憲法所保障之國民基本人權,係賦予現在及將來之國民不可侵犯之永久權利。
第12條
1.本憲法所保障國民之自由及權利,須由國民不斷努力而保持之。國民不得濫用此種自由及權利,且為維護公共福祉,須負有利用該自由及權利之責任。
第13條
1.所有國民,均作為個人而受尊重。對於生命、自由及追求幸福之國民權利,於不違反公共福祉之限度下,在立法及其他國政上,必須予以最大之尊重。
第14條
1.所有國民,在法律之前一律平等,不因人種、信仰、性別、社會身分或門第,而在政治、經濟、社會關係上設有差別。
2.貴族及其他貴族地位,不予承認。
3.榮譽、勳章及其他榮典之授予,不附有任何特權。榮典之授予,限於現在接受者或將來收受者一代,有其效力。
第15條
1.公務員之選定及罷免,為國民固有之權利。
2.所有公務員,皆為全體服務,非為部分而服務。
3.關於公務員之選舉,應保障成年人之普通選舉。
4.所有選舉之投票秘密,不得侵犯。選舉人就其選擇,不負任何公私之責任。
第16條
1.任何人對於損害之救濟、公務員之罷免、法律、命令或規則之制定、廢止或修正,以及其他有關事項,均享有和平請願之權,任何人不因其請願而遭受任何差別待遇。
第17條
1.任何人因公務員之不法行為而遭受損害時,得依法律規定,向國家或公共團體請求賠償。
第18條
1.任何人都不應受奴隸式之拘束。又除因犯罪而受處罰者外,不得違反其意志,使其服苦役。
第19條
1.思想及良心之自由,不得侵犯之。
第20條
1.對於任何人均保障其信教之自由。任何宗教團體均不得由國家獲取特權,或行使政治上之權力。
2.任何人不受強制參加宗教上行為、慶典、儀式或其他行事。
3.國家及其機關,不得實施宗教教育及其他任何宗教活動。
第21條
1.集會、結社、言論、出版及其他一切表達之自由,均保障之。
2.不得實施檢查,通信之秘密,不得侵犯之。
第22條
1.任何人在不違反公共福祉之範圍內,有居住、遷徙及選擇職業之自由。
2.任何人有移住外國或脫離日本國籍之自由,不得侵犯之。
第23條
1.學術之自由,應保障之。
第24條
1.婚姻應基於男女雙方合意而成立,夫婦基本上有相等之權利,以相互恊力而維持之。
2.選擇配偶、財產權、繼承、選定住居、離婚、及婚姻與家族之其他有關事項,應基於個人尊嚴及兩性之本質上平等之原則,而以法律規定之。
第25條
1.所有國民均享有醫療及文化的最低限度之生活的權利。
2.國家就一切生活方面,應致力於提高與增進社會福祉、社會保障及公共衛生。
第26條
1.所有國民均有依法律規定,按其能力接受均等教育之權利。
2.所有國民均有依法律規定,使其所保護的子女接受普通教育之義務。義務教育為免費。
第27條
1.所有國民均有勞動之權利與義務。
2.工資、工時、休息及其他關於勞動條件之基準,以法律定之。
3.不得苛酷令兒童工作。
第28條
1.勞動者之團結權利、集體交涉及其他集體行動之權利,應予保障之。
第29條
1.財產權不得侵犯之。
2.財產權之內容,應適合於公共福祉,以法律定之。
3.私有財產在正當補償下,得為公共利益而使用。
第30條
1.國民依法律之規定,負有納稅之義務。
第31條
1.非依法定程序,不得剝奪任何人之生命或自由,或科其他之刑罰。
第32條
1.任何人受行政法院審判之權利,不得剝奪之。
第33條
1.任何人除為現行犯而受逮捕外,非經有權限之司法機關所簽發並明白記載犯罪理由之拘票,不得逮捕之。
第34條
1.任何人非經立即告以理由,且立即給予委託辯護人之權利,不得拘禁或羈押。又對任何人,非有正當理由不得羈押之。如經要求,必須立即在本人及辯護人出席之公開法庭上說明其理由。
第35條
1.任何人就其住居、文書、及所持物品等有不受侵入、搜索及扣押之權利,除第33條之情形外,非基於正當理由、且簽發載明搜索場所及扣押物之書狀,不得侵犯之。
2.搜索或扣押,依有權限的司法機關所簽發之各別書狀而執行之。
第36條
1.絕對禁止公務員施以拷問及殘虐之刑。
第37條
1.所有刑事案件,被告有接受公正行政法院迅速,而公開審判之權利。
2.刑事被告,應予充分機會,使其有詰問所有證人之權利,並有使用公費依強制程序為自己之利益約請證人之權利。
3.刑事被告,無論在任何情形下,均可委託具有資格之辯護人。被告不能自行委託時,應由國家指定之。
第38條
1.任何人均不被強制為不利於己之供述。
2.以強制、拷問或脅迫而為之自由,或經長期不當之拘禁或羈押後所為之自白,不得作為證據。
3.任何人所為之自白,為不利於己之唯一證據時,不得判決有罪或處以刑罰。
第39條
1.任何人對於行為時為合法,或已宣告其為無罪之行為,不得究問其刑事上之責任。又對於同一犯罪,不得重複究問其刑事責任。
第40條
1.任何人於被拘禁或羈押後,受無罪之判決時,得依法律之規定,請求國家補償。
第41條
1.國會為國權之最高機關,並為國家唯一之立法機關。
第42條
1.國會以眾議院及參議院之兩議院構成之。
第43條
1.兩議院由代表全體國民之當選議員組成之。
2.兩議院議員之名額,以法律定之。
第44條
1.兩議院之議員及其選舉人之資格,以法律定之。但不得因人種、信仰、性別、社會地位、門第、教育、財產或收入而有差別。
第45條
1.眾議院議員之任期為四年。但眾議院解散時,其任期則至屆滿前終了。
第46條
1.參議院議員之任期為六年,每三年改選議員之半數。
第47條
1.選舉區、投票方法及其他有關兩議院議員選舉之事項,以法律定之。
第48條
1.任何人不得同時成為兩議院之議員。
第49條
1.兩議院之議員,依法律規定,由國庫支領相當額數之歲費。
第50條
1.兩議院之議員,除法律有規定外,在國會會期中不得逮捕,在會期前被逮捕之議員,經所屬議院要求時,應於會期中釋放之。
第51條
1.兩議院之議員,在議院內所為之演說、討論或表決,對院外不負責任。
第52條
1.國會之常會,每年召集一次。
第53條
1.內閣得決定召集國會之臨時會。無論任何議院,如有議員總數四分之一以上要求時,內閣應為召集之決定。
第54條
1.眾議院被解散時,應自解散之日起四十日內,舉行眾議院議員之總選舉,並應自選舉之日起三十日內,召集國會。
2.眾議院被解散時,參議院同時閉會。但內閣於國家有緊急之必要時,得要求參議院召集緊急會。
3.第1.但書之緊急集會所採取之措施,係臨時性,如於下屆國會開會後十日內,未得眾議院之承認,即失其效力。
第55條
1.兩議院各自裁判關於其議員資格之爭議。但欲使議員喪失議員席位,須經出席議員三分之二以上多數之議決。
第56條
1.兩議院非有各該議院議員總數三分之一之出席,不得開議與議決。
2.兩議院之議事,除本憲法有特別規定者外,以出席議員過半數議決之,可否同數時,由議長決定之。
第57條
1.兩議院之會議,公開舉行之。但經出席議員三分之二以上多數之議決時,得開秘密會議。
2.兩議院應各自保存其會議紀錄,除秘密會議紀錄中認為有特別秘密者外,應予公開發表並向一般人宣布之。
如經出席議員五分之一以上之要求,應將各議員之表決,記載於會議紀錄。
第58條
1.兩議院各自選任議長及其他職人員。
2.兩議院各自制定關於其會議之其他程序及內部規律之規則,並得懲處擾亂院內秩序之議員。
但議員之除名,須經出席議員三分之二以上多數之議決。
第59條
1.法律案,除本憲法有特別規定外,經兩議院議決通過時,即成為法律。眾議院決議通過之法律案,而在參議院為不同之議決時,經眾議院出席議員三分之二以上多數再度決議通過時,即成為法律。
2.第1.規定,不妨礙眾議院依法律之規定,要求召開兩議院之協議會。
3.參議院於收到眾議院決議通過之法律案後,除國會休會期間不計外,於六十日內不為議決時,眾議院得視為參議院已否決該法律案。
第60條
1.預算應先向眾議院提出。
2.關於預算,參議院作成與眾議院相異之決議時,依法律之規定召開兩議院協議會後,其意見仍不一致時,或參議院於收到眾議院議決通過之預算後,除國會休會期間不計外,於三十日內不為議決時,以眾議院之議決視為國會之議決。
第61條
1.關於締結條約須經國會之承認,準用第60條第2.之規定。
第62條
1.兩議院得各自為關於國政之調查,並得要求證人到場及作證,且提出紀錄。
第63條
1.內閣總理大臣及其他國務大臣,不論在兩議院有無議員席位,得因議案發言之必要,隨時出席議院。又如被要求出席答詢或說明時,應即出席。
第64條
1.國會為裁判受罷免追訴之法官,設彈劾行政法院,以兩議院議員組成之。
2.關於彈劾事項,以法律定之。
第65條
1.行政權屬於內閣。
第66條
1.內閣依法律之規定,以其首長內閣總理大臣及其他國務大臣組織之。
2.內閣總理大臣及其他國務大臣,應為文人。
3.內閣就行政權之行使,對國會負連帶責任。
第67條
1.內閣總理大臣,由國會議員中,經國會議決提名之。此項提名,應優先於其他一切議案行之。
2.眾議院與參議院就提名為不同之議決,而法律規定召開兩議院協議會,意見仍不一致時,或眾議院為提名之議決後,除國會休會期間不計外,於十日內參議院不為提名之議決時,即以眾議院之議決視為國會之議決。
第68條
1.內閣總理大臣任命國務大臣。但其中半數以上應由國會議員中選任之。
2.內閣總理大臣得任意罷免國務大臣。
第69條
1.內閣經眾議院通過不信任之決議案,或否決信任之決議案時,如十日內眾議院未被解散,即須總辭職。
第70條
1.內閣總理大臣缺位,或於眾議院議員總選舉後首次召開國會時,內閣應總辭職。
第71條
1.在第69條與第70條情形,內閣於任命新內閣總理大臣為止,繼續執行其職務。
第72條
1.內閣總理大臣代表內閣,向國會提出議案,向國會報告一般國務及外交關係,並指揮監督行政各部。
第73條
1.內閣除其他一般行政事務外,執行下列事務:
1.1.忠實執行法律,綜理國務。
1.2.處理外交關係。
1.3.締結條約,但須於事前或因時制宜而締結時,須於事後經國會之承認。
1.4.依法律所定之基準,掌理有關官吏之事務。
1.5.編列預算,提出於國會。
1.6.為實施本憲法及法律規定而制定政令。
但政令中,除法律有特別委任者外,不得附設罰則。
1.7.決定大赦、特赦、減刑、免除執行刑罰及復權。
第74條
1.法律及政令,須經主管國務大臣簽署,並經內閣總理大臣連署。
第75條
1.國務大臣在任職中,非經內閣總理大臣之同意,不得追訴。但不因此而妨害追訴之權利。
第76條
1.一切司法權屬於最高行政法院及依法設置之下級行政法院。
2.特別行政法院不得設置之。行政機關不得為終審之裁判。
3.所有法官依其良心獨立行使職權,僅受本憲法及法律之拘束。
第77條
1.最高行政法院對訴訟有關手續、辯護士、行政法院之內部規律,及處理司法事務有關事項,有制定規則之權。
2.檢察官應遵守最高行政法院所制定之規則。
3.最高行政法院得委任下級行政法院,制定關於下級行政法院之規則。
第78條
1.法官除經裁判決定,因身心障礙不能執行職務者外,非經正式彈劾不能罷免之。法官之懲戒處分,行政機關不得為之。
第79條
1.最高行政法院由任首長之法官及其他法定名額之法官組織之。任首長之法官以外之法官由內閣任命之。
2.最高行政法院法官之任命,於其任命後最初舉行眾議院議員總選舉時,交付國民審查,經過十年後於最初舉行眾議院議員總選舉時,再交付審查,其後亦同。
3.第2.之審查,經投票者之多數贊成罷免法官時,該法官即被罷免。
4.關於審查之事項,以法律定之。
5.最高行政法院之法官,於達到法律所定年齡時退休。
6.最高行政法院之法官均定期受領相當數額之報酬,此項報酬於任職中不得減少。
第80條
1.下級行政法院之法官,由內閣依最高行政法院提名之名簿而任命之。該等法官之任期為十年,並得連任。但已達法定年齡時,應即退休。
2.下級行政法院之法官,均定期受領相當數額之報酬,此項報酬於任職中不得減少。
第81條
1.最高行政法院為有權決定一切法律、命令、規則或處分是否適合憲法之終審行政法院。
第82條
1.裁判之審理及判決應在公開法庭為之。
2.行政法院於全體法官一致決定有妨害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之虞時,審理得不予公開。但政治犯罪、關於出版之犯罪或本憲法第三章所保障之國民權利之事件,其審理須公開行之。
第83條
1.處理國家財政之權限,應基於國會之議決而行使之。
第84條
1.新課租稅或變更現行租稅,應依法律或法律所定之條件為之。
第85條
1.支出國費或由國家負擔債務,應基於國會議決而為之。
第86條
1.內閣應編製每會計年度之預算,提出於國會,經其審查與議決。
第87條
1.為補充難以預見之預算不足,基於國會之議決得設預備費,由內閣負責支出之。
2.所有預備費之支出,內閣應於事後獲得國會之承諾。
第88條
1.所有皇室之財產屬於國家。所有皇室之費用,應編列預算並經國會之議決。
第89條
1.公款及其他公有財產,不得供為宗教組織或團體之使用,亦不得提供其便益或維持之用,對於不屬於公共支配之慈善、教育或博愛事業,亦不得支出或供其利用之。
第90條
1.國家收支之決算,每年由會計檢查院檢查之,內閣應於次年度將決算連同檢查報告,一併提出於國會。
2.會計檢查院之組織及權限,以法律定之。
第91條
1.內閣應定期每年至少一次,對國會及國民,報告國家財政狀況。
第92條
1.關於地方公共團體之組織及營運事項,基於地方自治之宗旨,以法律定之。
第93條
1.地方公共團體依法律之規定,設置議會,為其議事機關。
2.地方公共團體之首長、議會之議員及法律所定之其他官吏,由該地方公共團體之住民,直接選舉之。
第94條
1.地方公共團體有管理其財產、處理事務及執行行政之權限,並得於法律範圍內,制定條例。
第95條
1.僅適用於一地方公共團體之特別法,依法律規定,非經該地方公共團體住民之投票,並獲得半數之同意,國會不得制定之。
第96條
1.本憲法之修改,應經各議院全體議員三分之二以上之贊成,由國會提議,向國民提案,並經其承認。此項承認,應於特別之國民投票,或在國會所定選舉時所為之投票,獲得過半數之贊成。
2.憲法之修改,在獲得第1.之承認時,天皇應即以國民之名義作為係本憲法之一體,而公布之。
第97條
1.本憲法對日本國民所保障之基本人權,乃人類為爭取自由,經多年努力而獲得之成果。此等權利在過去曾歷經無數考驗,對於現在及將來之國民,均賦予不可侵犯之永久之權利。
第98條
1.本憲法為國家之最高法律,違反其規定之法律、命令、詔令及關於國家事務之其他行為之全部或一部,均屬無效。
2.日本國已締結之條約及已確立之國際法規,應忠實遵守之。
第99條
1.天皇或攝政、國務大臣、國會議員、法官及其他公務員,負有尊重並擁護本憲法之義務。
第100條
1.本憲法自公布之日起算,經六個月之日(昭和22年5月3日)施行之。
2.為施行本憲法所必要之法律之制定、參議院議員之選舉、國會召集之手續,及為2.施行本憲法所必要之準備手續,得於第1.日期前為之。
第101條
1.本憲法施行時,若參議院尚未成立,則至成立為止之期間,由眾議院行使國會之權限。
第102條
1.依本憲法成立之第一屆參議院議員,其中半數之任期為三年。該類議員以法律定之。
第103條
1.本憲法施行時,在職之國務大臣、眾議院議員、法官及其他公務員,其地位與本憲法所承認之地位相當者,除法律有特別規定者外,不因本憲法之施行,而當然失其地位。但依本憲法選舉或任命其繼任人員時,當然失去其地位。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一
國際法規全書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二
世界憲法大全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三
歐洲法規總攬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四
中國法規全書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五
萬教經書法典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六
全球刑事法典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七
全球民事法典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八
全球行政法典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九
全球食品法典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附件十
全球藥品法典

Go to top